修憲為「習」權但製造更大危機

劉銳紹

中共建議修憲,刪除國家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此舉實為習近平度身訂做,也是中國政治的大倒退,惡果甚多。

一、為什麼說這是大倒退?

回顧近年一些歷程,即一目了然。包括:

(1)1980年,鄧小平作《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講話,其後多次強調「我們官僚主義多,機構重疊、臃腫。這事還涉及到黨如何領導,黨政要適當分開」、「把一個國家、一個黨的穩定建立在一兩個人的威望上,是靠不住的」。

(2)1982年修訂憲法,指明國家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

(3)1986年10月,成立中央小組研究黨政分開。初時叫「黨政分家」,但後來認為不能完全割裂,以免大幅削弱黨的控制;儘管如此,仍要分清黨和國家的權力。這被視為中共願意嘗試現代化管理模式。

(4)1987年,中共十三大正式提出「黨政分開、下放權力……其中以黨政分開最為關鍵」。此外,黨章接受了「重大事情讓人民知道」、「重大事情經人民討論」的意念,被視為中共開始承認人民知情權。上述消息成為國際大新聞;一年後,着手研究《新聞法》(但「六四」後胎死腹中)。

(5)其後逐步裁撤政府部門內的黨組。

(6)江澤民掌權後,按其需要(以年齡界線弄走政敵)落實退休制,並有「七上八下」(即67歲續任,68歲退任)的共識。

(7)胡錦濤按制度和共識全退。

(8)習近平掌權後,中央黨校放話:如領導人能幹和健康許可,為何一定要「七上八下」?其他喉舌也表示根本沒有「七上八下」的共識,更沒有形成制度。其後,人事部門研究平民的退休年齡在2022年由60歲延至65歲,換言之領導人的退休年齡可延至75歲。上述均可為習近平主政10年後繼續掌權鋪路。

可見刪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否定了鄧小平和「不斷開放」的主張,是謂大倒退。

二、為何在這時建議刪任期限制?

官方和建制的表面理由(日後將有更多類似輿論)是:需要穩定和強大領導,帶領中國建設現代化強國;國家主席之位可讓習近平加強國際活動(總書記的身分不方便),帶領中國躋身世界強國之林;要「依法治國」就要「名正言順」,諸如此類……

但這些乃外衣而已,實際是政治盤算。習近平在十九大進一步鞏固權力,正好趁如日中天之勢快刀斬亂麻,迅速掃除5年後續任國家主席的障礙。否則如果出現變數,例如經濟大波動,則可能被其他力量趁機凝聚、反攻倒算。當年「大躍進」引致經濟崩潰,毛澤東陷於被動,險變政治危機;1988年趙紫陽奉命「闖物價關」,經濟大起大落,李鵬趁機奪取中央財經小組組長之位。這些都是經濟危機轉化為政治危機的先例,習近平如今修憲也是要繼續集權、預防不測。

其實,從另一個角度看,如果他一面努力搞好經濟、提升綜合國力,一面着手推動真正的政治改革、逐步強化人民應有的權利,他將超越前人功績。可惜,他現在用築堤堵路的方法,並走上「終身制」的回頭路,令人想起袁世凱和張勳。

三、未來局勢將如何發展?

以下情况都可能出現,必須警惕。

(1)日後無論政治決策或其他決策,可能更會「一言堂」。領導層能否廣納眾議?減少決策風險?未知數將會加大。換言之,決策失誤的機會也會加大。屆時,領導層將繼續掩飾責任,或加強打壓來維持管治。長遠而言,只會推高反彈和爆發的臨界點。

(2)習近平目前掌控一切,但其他力量會否從此「旁觀世態,靜掩柴扉」,甚至坐以待斃?還是伺機而動?屆時會否出現更大的政治動盪?不得而知。其實,鄧小平提出任期限制,可緩解領導人接班的矛盾(但不能真正解決),但習近平卻按其需要「破舊立新(規矩)」,反正道而行,日後要麼他成功繼續高壓,要麼只會製造更多潛在危機,剛性壓迫導致剛性斷裂。

(3)對香港而言,習近平對一國兩制的耐性已減,政治部分更已不斷收窄,而一國兩制能否成功,跟中國能否富強而開明有密切關係。富強容易開明難,已是眼前事實,未來「兩制」的空間將更受壓。所以,香港人須充分認識中國的封建土壤仍厚,眼前正是封建管治的模式和意識與包括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在內的現代文明的矛盾,而此刻反文明的王權文化再現。所以,雖然前路維艱,但須同時看到後續發展的各種可能性,絕對不能放棄。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