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沃苏勒亚洲电影节 : 王小帅影片关注低端人口与迁徙

第24届法国沃苏勒亚洲电影节放映“冬春的故事”(RFI)

中国电影导演用艺术家的敏感,在大规模经济或政治迁徙中把个案提炼加工出来,让观众对决策、对政治理想、对人生的周期、对个人的追求之间的关系,从微观的、个案故事的层面有了更丰富的参照,从而体会复杂思考的乐趣。这是艺术对财富分配越来越失衡、 “低端人口” 越来越多的当代社会的贡献。

第24届法国沃苏勒亚洲电影节向中国导演王小帅致敬, 在1月31日到2月6日期间放映王小帅的12部作品。

低端人口与迁徙, 这是1月31日放映的几部影片中我们可以发现的主题, 这几部影片分别是 “冬春的日子”、“十七岁的单车”、 “二弟”、 “我十一”。

“冬春的日子” 讲的是一对艺术家夫妇幸福在情爱的天伦之乐里,但是女主角在日常的经济压力下选择分手去美国投奔想象中的富裕。“十七岁的单车” 讲的是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中国贫困农村的少年在北京受尽欺负,而欺负他的城里人是一些优越感十足,但实际上也是在经济的困顿中不自觉地参与了与农村移民的纠纷的人。“二弟” 讲的是福建到美国的移民中社会阶层的再分化的故事,主人公是一位偷渡后被遣送回老家,成为最失败的人之后,又冒着生命危险再偷渡回美国的故事。“我十一”是中国文革期间被集体迁徙的战略重点工业家庭的故事。

从这些片子里面,我们可以看到王小帅作为艺术家的一面。他在情绪塑造、以情动人的电影叙事手段里面,虽然复杂度在不断的演变,但是善于把电影要推动的批判性主题放进一个日常的、人们熟悉的、接地气的环境和情节里;在美好的、性感的挣扎中,让核心批判在轻悲剧的忧郁里、在回味里,渐渐地深入到意识里。王小帅用的不是直接的、图腾的、图解的批判,而是在对感情的导演中,迂回地让观众接近核心。这种方式和王小帅喜欢用的一些配件式的气氛营造,像与电影主题有一点关联的广播,渐渐形成了王小帅的艺术系统。

 
 在主题处理上,王小帅虽然没有用低端人口这个词,但是无论是国际移民还是地区移民,无论是上个世纪70年代还是二十一世纪,影片讲述的都是在政治上没有参与权,或是在世界性的和地区性的财富分配中没有在经济上享受到美好生活的人。低端人口其实来自于社会学术语,讲的是社会经济地位指标比较低的人。在王小帅的电影出品之后很多年,这个术语走出了学科变形成有民粹添加剂的歧视性标签。中国电影导演用艺术家的敏感,在大规模经济或政治迁徙中把个案提炼加工出来,让观众对决策、对政治理想、对人生的周期、对个人的追求之间的关系,从微观的、个案故事的层面有了更丰富的参照,从而体会复杂思考的乐趣。这是艺术对财富分配越来越失衡、 “低端人口” 越来越多的当代社会的贡献。

作者:法广 RFI 安东尼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