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宇硕:中梵协议将使教廷失去道德感召力


                                                           2018年2月14日罗马教皇方济各在周三公开接见日活动后,离开圣彼得广场。路透社

 

 

(法广RFI 瑞迪)来自不同途径的消息显示罗马天主教教廷与北京已经接近达成共识,可能很快会就中国主教任命问题签署协议。这一消息引发各界关注,一方面,因为自1951年以来,中国与梵蒂冈就不再有外交关系,而主教任命问题一直双方修复关系的一个核心难题。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教廷近日接受了七名中国爱国教会任命的主教,不仅其中有两名主教此前曾被教廷逐出教会,而且,教廷要求两名忠于教皇的地下天主教会的主教让位给爱国教会的主教。针对这一消息,香港一些信仰天主教的大学教授、讲师、研究人员、人权工作者、律师等近日联合发起《就圣座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可能达成之协议致全球主教团公开信》,并公开征集联署签名。香港教友为何关心梵蒂冈这项针对中国内地信徒的协议呢?公开信发起人之一、香港政治学者郑宇硕先生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

地下教会神父和主教过去吃了很多苦

 

郑宇硕:“香港教友当然关心天主教会的发展,另外,也是因为感到国内的教友不能随便、轻易地发言。所以我们想在香港为他们多发声。”

 

“发声的主要原因有两个:第一,我们觉得教廷与北京的协议对不起国内的地下教会。地下教会的教友,特别是那些神父、主教等,过去多年、甚至几十年,吃了很多苦。他们不妥协,不退让。现在有这样一个协议他们感受到很大委屈,甚至有一点被出卖的感觉。所以,我们认为,教廷应该重视他们的感受。”

 

“第二点原因是一个比较重大的问题,我们认为,天主教会在国内,它的吸引力、它的号召力在于它能对国内普通人提供一个心灵上的慰藉,给那些心灵生活上感到空虚的人提供一个慰藉。教会的吸引力在于此。但这样与威权主义的政府妥协,教会就不再有道德的感召力了,对那些精神空虚的人没有吸引力了。现在来教会的人主要是生活在底层、生活很困苦的人,或者是知识分子中对社会主义不满、对党的威权主义不满的人,那(教廷)与这样的政府妥协,对这些人就没有感召力了。”

 

中国政府对地下教会的打压加强了

 

法广:但是,爱国教会的信徒是否对得到罗马教廷的承认也有某种期待呢?

 

郑宇硕:“我们不认为爱国教会的信徒对教廷这样的设计有很大的期待,也没有听说他们有这样的要求。基本上爱国教会对这样的问题没有什么立场,他们总是得听北京政府说话。北京政府在这些外交上的问题上当然有重大的决定权,这也不是爱国教会能说话的正常范畴了。”

 

“当然,教廷可能认为有这样一个委任主教的协议,就很快能(与中国)建交了。建交以后,有正式的外交承认、有正式的外交关系,可能对天主教会能提供更好的保护,能对传教提供更多方便......但我们不认同这样的看法。我们认为,我们可以看到北京政府这些年对地下教会的打压是加强了,而不是减轻了。它(北京政府)基本上是不认同教会的,基本上认为教会是一个威胁 共产党是无神论者。”

 

“而且,如果这样,基本上就是让爱国教会主持教会,爱国教会控制人事的安排。这对传教事业反而会是一种打击。”

 

北京只是表面维持教廷任命主教的权利

 

法广:是否可以说:教廷方面的想法主要在教义、信仰层面,而北京方面的意图更多是政治考量?

 

郑宇硕:“教廷方面的考量我们刚才已经解释过了,教廷大概是因为有信心,这些教徒一旦忠于(罗马)教会,长期来说,教廷应该比共产党更有吸引力,更能巩固教徒的信仰。但我们认为,没有这样的协议,教廷对圣徒会有更大感召力。”

 

“北京方面的考量有很多方面。第一当然就是,它认为与教廷建交对台湾的外交是一种打击。而且,对开展中美洲、南美洲等拉美地区的外交关系是一大助力。何况,现在基本上是教廷让步,(北京)要求的东西,教廷都给了,它(北京)只是表面上维持教廷委任主教的权利,事实上主教人选是它控制的。”

 

根据公开信联署网站公布的消息,公开信上网后,2月14日和15日连续两天遭到阻断服务式网络攻击。而多个发动攻击者的网际网络协定也就是(IP)位址來自天津。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