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欲出重手保護知識產權 中國急徵救火隊長出山料理

川普1月30日發表國情咨文(美聯社)
川普1月30日發表國情咨文

蕭洵

川普總統在國情咨文演講中再度強調了其貿易政策的核心– 公平和互惠。當他宣稱美國“經濟投降時代”已經終結時,北京方面則傳出消息,“救火隊長”王岐山將重新出山料理日趨緊張的美中經貿關係。

川普就任總統後,沒有像競選時所說的那樣即刻將中國定為貨幣操縱國,也沒有對自中國進口的商品徵收45%的高關稅。川普入主白宮的第一年裡,美中經貿關係雖非和風細雨,但川普相對和緩的姿態卻也在北京意料之外。

川普對習近平公開表露出個人好感,或許還抱希望北京在對付朝鮮方面給予合作,讓雙方能夠坐下談貿易問題。但即便是有了新的對話機制,雙方仍然談不攏,對話不歡而散。

川普訪華,兩國簽下的貿易大單並沒有得到從前那樣的效果。盛宴過後,川普政府加緊對中國在貿易問題上施壓。接近年底,美國支持歐盟不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在世貿組織部長會議聯合歐盟和日本抨擊中國政府通過乾預扭曲市場、對外國公司進入中國市場設限、並強制外國公司轉讓知識產權。在這期間,商務部頻繁對進口自中國的產品展開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雙反”調查)。

川普政府針對中國的貿易行動並沒有留在2017年。進入新的一年,美國在新的國防戰略報告中明確將中國稱為戰略競爭對手,指其以掠奪性的經濟威嚇其鄰國。

但直到近期,北京的官員和智庫的專家似乎仍不相信川普會對中國在貿易上動真格的。過往的經驗是,美國考慮到維持雙方關係的穩定,在貿易方面的威脅從來沒有真的兌現。

但是,美國智庫已經開始告誡中國,過往經驗放在川普身上不靈了。2018年,美中經貿關係注定將有摩擦。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亞洲經濟高級顧問馬修·古德曼在該智庫近日舉行的年度亞洲預測討論期間對美中貿易關係走向表示悲觀。

古德曼說:“我認為暴雨將至。眼下的驚雷表明暴雨真的將來臨。在我看來,當下的問題是,如何走出風暴?中國人將作何反應?”

古德曼一周前在北京時,感覺到中國人看起來知道將發生什麼,但似乎並沒有完全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他說:“他們將會做出一些比較衝動的反應。或許他們現在應該要深思熟慮。”

進入2018年,川普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正在進行的針對中國強迫美國公司轉移知識產權的調查,將考慮加入重罰手段。他還表示,在他發表國情咨文演講時,將會談到貿易問題。

川普所說的是去年夏天由美國貿易代表依照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款對中國在知識產權方面的不當行為所進行的調查。從世界貿易組織1995年成立建立起爭端解決機制以來,美國基本上沒有動用過該法第301條款對貿易夥伴進行調查。

但是,川普政府正在打破所有此前的禁忌,探尋各種可能的方式,對他所說的“不公平”的貿易行為予以回擊。川普和其貿易官員對於多邊機制有很深的疑慮,並多次批評世貿組織對美國不公平,甚至稱其偏離了重心。

至今,川普政府採取的貿易動作並沒有脫離現有體系。密集的調查和貿易救濟行動也沒有顯現出消減的跡象。當下各方都在觀察中國將如何回應美國的貿易制裁動作,以及雙方以牙還牙的爭執,有多大可能會激化成為災難性的貿易戰。

川普在對國會發表首次國情咨文演講前,宣布了主要針對來自中國的進口太陽能電池板徵收高關稅的決定。他是在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對自中國進口的太陽能電池板的第201條款調查作出終裁併提出製裁意見後,作出最終決定的。

這個此前極少採用的依據1974年貿易法第201條款授權,在確定外國湧入的產品對美國的產業造成事實上的傷害後,總統有權採取關稅或其他制裁手段保護本國產業。

這樣的貿易調查和救濟行動曾被小布什政府用於保護美國的鋼鐵業。但那次貿易制裁行動顯示出其局限性和可能引發的負面效果。川普政府再度啟用201條款調查,和其所說的將窮盡可能保護美國商業的態度是一致的。

儘管在發表國情咨文演講期間,川普未像一些分析預測的那樣就貿易政策加以詳述,也沒有提及與中國的貿易。但他說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將強化貿易執法,預示著接下來在發布針對中國迫使美國公司轉移知識產權的調查報告時,會有貿易制裁動作。

川普怎樣出手,中國又作何回應?雖然各方至今仍謹慎樂觀地認為雙方即便有更頻繁的貿易摩擦,尚不至於導致貿易戰。但現在誰也不敢就此下定論。

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閉幕式之後,王岐山離開會場,這是他最後一天擔任中紀委書記和政治局常委(2017年10月24日)。
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閉幕式之後,王岐山離開會場,這是他最後一天擔任中紀委書記和政治局常委(2017年10月24日)。

在川普做國情咨文演講前夕,北京方面傳出的消息顯示,習近平已經開始採取危機管控措施。一些跡像明確了此前已經退休的習近平政治盟友王岐山將再度出山。中國官員透露,王岐山此次使命將是處理日益棘手的美中關係。

華爾街日報援引中國高層官員所透露的消息說,習近平正在考慮王岐山的去向,其中包括出任國家副主席。本週一,69歲的王岐山出人意外地當選人大代表,被廣泛視作其再度出山所走出的第一部。

該報從熟悉領導層想法的官員處了解到,王岐山在國內長期處理緊急事務,有“救火隊長”之稱。報導認為,王岐山出山處理中美關係,表明川普任內兩國關係非常不穩定。

華爾街日報報導還從中國官員口中了解到雙方存在的根本性分歧。中國官員說,去年川普訪華期間氣氛友好,但盛宴過後,美方立場更加強硬,令中方感到意外。一位知情人士說,近期習近平的經濟副手和美方官員會面時,雙方在談判內容上顯露出根本性分歧。

相關人士說,美國希望談判機制在擴大美國公司中國市場准入的具體辦法,但中國堅持強調要建立起一套機制,稱這樣將有助於雙方同向而行。但美國對建立這樣的機制不感興趣,川普要的不是對話和談判,他要有重大突破,要實際行動,否則就是製裁措施。

川普接下來的兩張牌怎樣打,關乎其貿易政策的走向。

繼針對中國生產的太陽能電池板的201條款調查作出決定,川普還將在近期宣布針對進口鋼、鋁產品依據1962年貿易擴展法第232條款進行國家安全調查,以及依照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款針對中國迫使外國公司轉移知識產權的不公平貿易調查將採取什麼貿易制裁手段。許多人認為,如果有貿易戰,最有可能的誘因就是301條款調查。

川普將怎樣用301條款調查向中國施壓?中國會怎樣反應?雙方都在研判由此引發衝突可能的代價,同時考慮怎樣進行報復。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國際商業問題專家威廉·萊茵施在近期該智庫的一次討論中說,他了解到美方已經就上述301條款調查作出結論,正在就可能造成的經濟損失進行評估。針對川普此前所說的“重罰”,萊茵施說如果追溯此前15年而非2年,當然會有巨額數字,或許可能超過1萬億美元。他說,關鍵要看採取什麼行動。

萊茵施列舉出5種可能的行動:投資限制、關稅、世貿組織訴訟、技術出口限制,以及(針對工程科技人員的)簽證限制等。

萊茵施說:“目前無法判斷的是他們會走多遠。你可以想見,對於任何一屆政府,不僅是本屆,都會面對從溫和到極端的各種選項。”

因而,川普政府最終決定動硬的,或是打算走較溫和的路子,將會導致不同結果,或陷入貿易戰,或僅僅表現為更多的摩擦。

中國的應對方式將取決於川普採用的貿易制裁手段強硬程度。經濟分析機構凱投宏觀最近發布的《中國觀察》報告,分析了中國會怎樣去打一場貿易戰。

該分析說:“如果他們僅僅是對關稅和投資設限,那不算什麼新招。自中國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後,美國歷屆政府都針對個別產業進行過有針對性的保護措施,一方面對部分美國製造商提供保護,一方面針對外來競爭帶來的更廣泛的保護行為施壓。

川普還將面臨對另一項針對進口鋼材和鋁材進行的國家安全調查作出決定。貿易專家指出,這方面的貿易制裁將觸及敏感的政治問題。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貿易專家加里·哈夫鮑爾在日前有關美中經貿關係的一個討論中對這項232條款調查進行了分析。他說,雖然中國出口到美國的鋼產品僅有20億美元,僅占美國進口鋼材的一小部分,但產能過度的中國鋼產業向其他地區傾銷的產品,會對鋼材全球價格造成影響,進而對美國利益造成影響。但是,哈夫鮑爾告誡,如果針對中國就此作出製裁措施,該措施將會對向美國出口鋼材的其他盟國造成傷害,因此必須考慮到可能因此造成的政治上的代價。

美國國內的專家看到,川普政府要求中國作出更大的讓步,但考慮到中共的底限,希望中國完全放開外國公司准入,提供公平競爭環境,幾乎沒有可能。

凱投宏觀在分析報告中指出,國家對本國公司通過補貼和市場保護進行支持,在加上以中國市場為誘餌提出技術轉讓的要求,是中國經濟模式的核心,中國不會輕易予以放棄。

當談及川普政府對中國的要價時,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國際商務問題專家萊茵施表達了疑慮。他說:“我擔心的一點在於,本屆政府想要的是(中國)系統性改變。他們不想要小打小鬧。我想他們的著重點是對的。但是他們想要中國作出系統性改變是不可能的,會因為美國人想要的系統性改變的結果將危機共產黨對國家的控制,那是他們不可能放棄的。”

他對接下來雙方較量的結果不看好,認為難有“歡樂結局”,除非川普政府大幅降低其預期目標,這在眼下也是不可能的。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中國問題專家司考特·肯尼迪說,美中關係有著非常艱難的一面,歷屆政府都為此感到頭痛。他說,本屆政府相信自己有優勢勝出中國,而中國同樣認為自己比美國有優勢,能夠勝出美國,或者孤立美國。接下來會看到的是美方的針尖對中方的麥芒,打來打去,雙方卻都沒有一個明確的解決問題的逃脫方案,今後幾個月這場爭端會更加不忍卒睹。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