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制度如此优越,人民为什么如此贫穷?

读大学的时候,我问过教我们《资本论》的老师一个问题:既然社会主义制度是优越的,为何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都是贫穷的?教《资本论》的老师姓刘,现在已经退休了。他的回答是:这是帝国主义封锁的结果。其实,这个结论不能说服我。为了应付考试,我也没继续跟刘老师纠缠。但是,这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我。

前些年一直忙于打拼,没有仔细思索这个问题。直到前两年我读了哈耶克的《致命的自负》,关于这个问题才有了稍微清晰的认识。《致命的自负》这本书的副标题,就是《社会主义的谬误》。从题目就可以看出,这本书主要就是讲社会主义这个制度的荒谬在哪里的问题。

我们知道,哈耶克的思想主要是他对本世纪一系列巨大的政治灾难做出最深切的反思后形成的,这些政治灾难包括两次世界大战、德国建立起来的暴虐统治、苏联中国等国的社会主义实践等等。所以,在这本书里哈耶克严厉地批判了列宁和斯大林社会主义模式“以暴力和强制来推广所谓理性”的“非理性”。

马克思主义者认为人类社会的发展是有规律的,这些规律是可以被掌握的。根据这些规律,人类就可以运用自己的理性构建更加合理的社会,所以,马克思主义者认为有必要推翻自发出现的资本主义社会,用理性来建立更加合理的社会主义社会。但是,哈耶克却坚决反对这种观点,他认为:那些妄图运用自己的理性来建构社会秩序的马克思主义者犯了一个错误——致命的自负。因为人类社会的秩序的起源、进化和未来发展都超越了个体理性的认识能力,人们不能对于自己的理性认识过于自负,这种自负是致命的,按照马克思主义者的理性去改变现有的社会将把人类带向贫困和死亡。

社会主义制度之所以是错误的,这是因为因为没有一个全能的上帝,能够对所有的需求生产了解,任何机构都不能完成这样的事情。而能够做这件事情的,只能是拓展秩序,而拓展秩序不能是有人事先设计好的,只能是在人类发展的过程中形成的。哈耶克说过:“扩展秩序”是人类文明建立与发展的力量。这种秩序一旦被干涉甚至破坏,就会引发一系列灾难,波及到道德根基。

人类有能力改造社会结构吗?社会主义一定能战胜资本主义吗?其实,资本主义所代表市场经济不是某个人的发明,不是某种顶层设计导致,而是一种不知不觉当中发展起来的经济现象。市场经济之所以壮大起来,就像生物的适者生存一样,这个扩展秩序类似于生物的进化,它是在进化者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进行的,而且实践证明,这种进化会越来越好、越来越完善。扩展的秩序也有类似的性质,它自有其活力与个性,它自身会不断完善,因为它是一种适应当时人类发展水平的经济制度;但是社会主义是一种人造的制度设计,这种设计的初衷就是否定市场经济,而这种制度根本就是空想,马克思主义者根本就没有能力来改造这个世界!当人类面对各种问题的时候,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各个方向去尝试。就像基因突变的无方向性,最终让一系列规则胜出,这样形成的制度才是具有生命力的。马克思主义者推崇的社会主义恰恰不具备这个特点。

换而言之,市场经济的“私有财产”、“看不见的手”、“每个人追求个人的幸福”,使得整个社会成为一个整体,虽然缺少一个目标,不够理性,但更类似于人类的生物本能;而“社会主义者”相信理性的力量,因此他们相信,计划经济作为一个整体,拥有一个整体的目标,可以调动整个社会的资源为整体目标而服务,是能够使得全社会的福祉最大化的,而实际这是不可能的。

哈耶克力赞“扩展秩序”,他认为这个处于理性和本能之间的社会发展自发产生的规则,之所以引导社会的发展,是社会主义的人为设定所不能及的。因为没有人能够知道所有的信息,这不仅是因为信息太过庞杂,是因为很多信息也是在过程中不断变化的。比如人们的决定,人们也不可能安排出超过自己认知范围的决定和安排;而扩展秩序却不是,遵循这个规则,我们不需要知道具体的目标,一切自然会向好的地方走去。就像遵循贸易和分工的规则一样,我们不知道为谁服务,但这会让每个人更好。基于这个逻辑,哈耶克极力反对社会主义,认为那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毒瘤。

对于哈耶克的这个思想,我是认可的,社会主义企图设计一切,不仅要设计经济制度、法律体系,还包括文学、电影、新闻等等。但事实却是:人是有局限性的,不可能提前预知规划。斯大林曾于1936年发布了全新的、精心构思的宪法,让国际与国内都欢呼这一事件,但是,它变成了大清洗的序曲。

大家还记得当年毛泽东所谓“按需分配”制度吧?举国吃大锅饭、挣工分,貌似会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实际上又怎么样?根本行不通。因为全部资源产品“按需分配”这个理念本身就是不可行的。因为人的欲望是无限的,一旦人的欲望得不到控制,就会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譬如大跃进的食堂,开始大吃,不久,资源枯竭,大家一起挨饿。即使是按马克思主义者所说的,到了共产主义的时候,人类生产力高度发达,那时候也一定会有资源紧缺的问题。因为不光是一些原材料资源是有限的,而且就算可以找到替代品之类的解决原材料资源的问题,每个社会也总会存在稀缺产品。就像人们刚刚发明炼铁术的时后,因为铁矿石有限,且不能进行大规模生产,因此铁在一段时间内是相当稀缺的资源一样。也就是说,不管人类的技术水平如何提高,总有供不应求的产品。所以,社会主义是永远做不到“按需分配”的,除非将需求限制到最低。那么,需求限制到最低,不就是贫穷吗?

最要命的是按照社会主义者的思路来涉及政治制度,极容易产生极权主义。奥威尔的《动物庄园》就是个辛辣的讽刺,至于说《1984》中,更是幻想了一个超级逼真和恐怖的极权主义。当民众将最终安排的权利交到某个人的手中,所有的一切他都可以安排,这个人就可以蒙蔽大众,培养势力,修改历史,甚至监视他的人民,对可能对他的极权造成哪怕是间接威胁的都予以思想改造,甚至修改语言,让不方便其极权统治的情感和思想找不到途径来表达。《1984》描述的是一个噩梦,但是,从前苏联到前东欧,现实也的确在验证《1984》的语言。因为人毕竟是靠不住的,人都会有欲望、都会追求利益,这本身并没有错是人的天性,重要的是,你不能给他为所欲为的机会,这就需要制度的设计,而这种设计不是社会主义者自己能设计的,必须是通过“扩展秩序”来达到的。家庭和私财促进了文明和社会的发展,资本家养活了更多的无产者,反私产的只是致命的自负,“没有财产的地方亦无公正”。

社会主义本质其实是所有财富都归于国家,譬如我们,我们这个政府几乎是全球最富的政府,完全没有像美国政府会因为没钱而关门的危险。然而,中国的人民却非常穷。政府的钱,不是用于民生,而是用于形象工程、巨型工程、援外……等等。中国人创造财富,但却不会富起来,因为这是由于社会主义的分配机制决定的。一个国家的问题,归根到底是政治体制的问题。当政治体制以集权制度出现时,反创造性的计划经济自然而然更容易将财富控制到少数权力者手中,按他们的喜好去支出,而非会用于大众,这就是社会主义的本质。

按照市场经济形成的规则,人类发展过程中最核心的目的,就是让更多人生活有所保障。怎么做到这点?那就是要有一套制度保障大多数人的利益,包括他们的欲望、自由。社会主义“理所当然激起了最伟大的憧憬”,但是,实际上没有给人民财富,大量的财富集中到了政府手里,由少数人分配,这就是哈耶克在《致命的自负》中极力反对的。

荷尔德林说:“是使一个国家变成人间地狱的东西,恰恰是人们试图将其变成天堂。”这就是我们的悲哀。

呼兰胖子,博客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