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面人」魯煒的要害與中國官場的陽奉陰違

【未普評論】「兩面人」魯煒的要害與中國官場的陽奉陰違(粵語部製圖)

未普

2月13日,中紀委宣布,中宣部原副部長、中央網信辦原主任魯煒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並移送有關國家機關依法處理。這個曾經不可一世的「中國網絡沙皇」徹底終結了他的政治生命。不過,很多人不明白,魯煒被雙開到底是為了什麼?

中紀委監察部網站歷數魯煒的種種罪狀,口氣史無前例的嚴厲。該網稱他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陽奉陰違、欺騙中央、目無規矩、肆意妄為、妄議中央、理想信念缺失、毫無黨性原則、對黨中央極端不忠誠、「四個意識」個個皆無,「六大紀律」項項違反,是典型的「兩面人」,政治問題與經濟問題相互交織的典型,性質十分惡劣、情節特別嚴重。但魯煒究竟因何事而被雙開,中國官方並未給出所以然。

不過要說魯煒「對黨中央極端不忠誠」,多少有點冤枉他。

魯煒執行習近平嚴控網絡的指示,不可謂不忠誠。他長期浸淫在中共宣傳部門,非常明白習近平執政下的宣傳口號,要寧緊勿鬆,而他就是這麼做的。2013年4月,魯煒任國家網信辦主任,令各大網絡平台封殺大V級人物、封鎖微信微博、出台各項言論管制法規,還要求網絡名人承擔社會責任,宣傳正能量。他在2013年8月提出「七條底線」要網絡名人遵守,這「七條底線」指的是:法律法規底線、社會主義制度底線、國家利益底線、公民合法權益底線、社會公共秩序底線、道德風尚底線和信息真實性底線。這和習近平在2013年年初出台的「七不講」,頗有點兒異曲同工之處。

在面對海外批評中國關閉Facebook時,魯煒的回應也頗有一點習近平的風格,蠻而無理。

魯煒說:「我們沒有關過境外的任何一家網站。你的網站在你家裡,我怎麼可能跑到你家去關你家的網站呢?」「中國歷來都是好客熱情的,但是誰到我家作客,我是有選擇的……我沒有辦法改變你,但是我有權利選擇朋友……」

這讓人聯想起習近平任副主席時對海外批評說,「有些吃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劃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飢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但是如果據此就說魯對習忠誠,也說不過去。魯煒做的幾件事,據說令習近平非常不爽。《明報》報道,魯煒在2014年10月舉行的文藝工作座談會上,向習近平推薦網絡作家周小平和花千芳,習近平後來應當得知,周花二人社會口碑極差。這無疑給習近平添堵。2014年11月舉行的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魯煒找外國人冒充專家學者營造「萬邦來朝」的盛況。魯煒支持媒體人柴靜拍攝紀錄片《穹頂之下》,該片在2015年2月兩會前播出,被認為給兩會添亂。

但如果這些事件再加上每個貪官都有的貪腐淫亂,讓魯煒被雙開,似乎還是有一點兒牽強。現在海外在傳,2016年兩會期間,「無界新聞網」刊出倒習信,令習極為不滿。據傳,魯煒涉嫌參與了要習近平下台的公開信,甚至涉嫌涉入政變集團。這種說法目前並沒有任何證據,但要魯對此負責而下台,應是順理成章。此外,魯打著習近平的旗號擴大自己的影響,讓非正常的政治勢力介入網信辦工作,也構成了罪名。

如果把魯煒的忠與不忠結合起來,魯煒的真正問題就清楚了,當面是人背後是鬼,表面忠誠,背地搞小動作,這應當就是中紀委所說的「兩面人」。經濟腐敗、生活淫亂和「政治腐敗」是魯煒下台的原因。其中,「陽奉陰違、欺騙中央」和典型的「兩面人」,是魯煒案的要害。

至於另一種說法就上不了中紀委的台面了。魯煒的下台是因為他對網信辦副主任徐麟進行排擠,而徐麟是習近平的親信。魯煒與徐麟鬥,定然沒有香餑餑吃。

總之,如果有人認為,魯煒下台會讓中國的互聯網政策有所鬆動,那就大錯特錯了。「網絡治理」和「網絡主權」是習近平高壓治國的應有之義,魯煒其實是一個忠誠的執行者。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