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的暗火與隱患

特朗普在國情咨文中對貿易逆差提出警告,美國開始對中國一些商品提高關稅,但貿易戰全面開打概率不大。特朗普要與中國經濟一爭高下,「北京模式」對戰「特朗普模式」難以避免。


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表國情諮文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國情咨文中,對貿易逆差提出警告,認為這是不平等的貿易,認為自由貿易的前提是對等與公平。他以受害者的身份,對中國點名攻擊,但沒有展示實際的證據。他將中國稱為對手(Rivals),並表示未來面對這些危險,美國必須採取措施,而「無與倫比的力量是我們防禦的最可靠手段」。

他較早時在瑞士達沃斯論壇罕見地展現「軟實力」,用和風細雨的方式推銷「美國優先」,就在他來達沃斯之前,他對中國拉開了被視為是「貿易戰前哨戰」的序幕:白宮批准對太陽能電池和洗衣機徵收大範圍關稅。根據總統行政命令,在未來三年中對進口洗衣機徵收高達百分之五十的關稅,在未來四年中,對進口太陽能電池板徵收最高達百分之三十的關稅。

這是美國對華發動貿易戰的第一步,屬於鷹派的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正在領導另一項針對中國的知識產權機制調查,特朗普早在一月十七日就表示,基於此調查將對中國開出「巨額罰單」;這還沒有完結,針對中國出口美國之鋼材和鋁材的安全調查也在路上,相關行業要求總統在四月份做出決定。

對中國展開貿易戰爭是特朗普的大選承諾,但他在當選後的一年時間裏推遲了「大棒政策」,主要理由是兩個,一個是優先消滅伊斯蘭國激進主義,一個是聯合中國阻遏朝鮮核危機的加深。如今,前者目標基本已經達成,後者雖然仍處於嚴厲制裁的階段,但因為出現了朝韓和解的跡象和平昌冬奧舉行在即,危機稍有緩解。因此,對中國動手已經勢在必行,而中國二零一七年對美貿易順差再創紀錄以及中國GDP達到百分之六點九,七年來首次出現提速的跡象,更加堅定了特朗普採取行動。

特朗普對華進行貿易戰,真的能一舉成功?還是造成嚴重的兩敗俱傷?而探討中國反制措施可能性的建議也層出不窮。比如,中國可以向世貿組織提起申訴,而世貿組織對美國的保護條款本來就不認同,更何況這次要求開徵關稅的破產企業並非「美國國內企業」,大股東本來就是中國人,以及德國在美國的子公司,特朗普徵稅的法律基礎並不存在。更有論者認為,中國是特朗普支持州的農產品進口國家,如果中國進行反制,特朗普的基本盤就會動搖。更現實的想法是,如果特朗普真的對中國動真格,中國可以採取多種反制措施,比如棄波音訂單而就歐洲的空客,限制進口美國牛肉,號召中國消費者抵制美國汽車和零件,繼續出售美國國債等等,那特朗普的日子不會好過。

如果仔細分析就會發現,特朗普明白對華貿易戰也會傷到自身,但鑑於選舉承諾,而且要在這麼低的支持率上幫共和黨打贏年底的中期選舉,勢必要做出一種對華強硬的政治姿態。事實上,中國太陽板對美國的直接出口已經從二零一一年的接近百分之六十,下降到二零一七年前十一個月的百分之十一,受到關稅打擊的程度已經有限。因此,特朗普為防別人誤判,明確說不會對中國啓動貿易戰,他自己也不反對自由貿易,其追求的是對美國「公平的貿易」,換句話說,他作為商人總統,自然要通過「强硬姿態」提升談判籌碼,拿到對美國有利的「商貿合同」。在打響對華關稅戰之後,特朗普在達沃斯論壇竟然一改原來的魯莽姿態,深情表白「美國第一並不意味著美國獨自而行」,「自由貿易必須公平和互惠」,「美國要促使廣泛共享的繁榮和鼓勵」,與他剛執政時的姿態大相徑庭。

北京當然表態要向世貿申訴,反擊特朗普的關稅壁壘。另一方面,習近平「第一經濟智囊」劉鶴借達沃斯論壇,釋放出新的、力度更大的改革措施,其中包括金融改革、保護知識產權、擴大進口等,正好是回應白宮對中國的指責,主動化解特朗普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的藉口。不僅如此,《人民日報》旗下的微信公眾號「俠客島」發出長文《特朗普,你變了》,高度讚揚特朗普上台一年的經濟成績。這些信息都表明中國並不想與美國展開針鋒相對的「貿易戰」,而是期待在與美國的互動中,化被動為主動,「用實際行動推動經濟全球化進程」。

現實層面來看,北京不但用「太極拳」手法回應特朗普的關稅政策,同樣遭到特朗普洗衣機關稅打擊的韓國三星、LG等大企業,更要到美國設廠來化解危機。中國人民也沒對特朗普的關稅政策反應激烈,上證等股市在特朗普宣布高關稅翌日上升就是明證。

中美貿易戰雖然有硝煙,但只是暗火,而沒有出現熊熊烈焰,全面開打的概率並不大。不過,特朗普擺明姿態要與中國經濟一爭高下,那「北京模式」與「特朗普模式」的競爭交鋒,在二零一八年肯定難以避免。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