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前學生領袖終審得直 維持原審法院判決

2018年2月6日,雙學三子上訴得直後離開法庭。(林國立攝)
2018年2月6日,雙學三子上訴得直後離開法庭。(林國立攝)

香港三名前學生領袖衝擊政府總部東翼廣場的案件終極裁決,在終審法院上訴得直,維持原審法院的社會服務令及緩刑的判罰,三人當庭釋放。他們表示能重獲自由是正面的事,但終審庭的判決確立了上訴庭對公民抗命嚴苛的判刑指引,是民主運動輸了一仗。(林國立 報道)

黃之鋒、羅冠聰及周永康三人上訴得直後,步出終審法院見記者,羅冠聰表示,能以自由之身離開法院是正面的事,但終審法院在判詞中,同意上訴庭指重奪公民廣場行動是暴力,又接納了上訴庭定出嚴厲的量刑指引,香港民主運動輸了一仗。

羅冠聰說︰香港的民主運動是輸了一仗,因為在今次的判決中,終審法院的判決都依然是認為,重奪公民廣場案是暴力的,當這些同類的案件出現時,要用上訴庭這麼嚴苛的判刑指引,即使我們今天能從這大門走出來,但其實我們和平公民抗命社會運動和平的示威集會,未來面對超乎比例監禁的刑期,這風險依然存在。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宣讀裁決時表示,上訴庭判詞定下新指引,非法集會案件涉及暴力,而被告有一定參與及鼓勵他人參與時就應該加刑,當案件涉及到暴力,便不會將公民抗命視為求情因素,以監禁警惕社會不能用暴力,但今次案件情況獨特,不適宜將上訴庭訂的新指引,追溯到今次案件,所以裁定三人上訴得直,維持原判,羅冠聰和黃之鋒判社會服務令,周永康判緩刑。

黃之鋒形容,今次的判決是以糖衣包裝的嚴厲判決,令日後的公民抗命行動,承受判監的風險。

黃之鋒說︰我會形容今次的結果是一個糖衣包裝的嚴厲判決,這刻我的心情依然沉重,一來我仍然有另一宗案件等候上訴庭的審訴和裁決,我有機會重返監獄服刑,第二終審法院完全接納,上訴庭為公民抗命行動定下的,極其嚴苛的量刑準則。

周永康就表示,法庭認為重奪公民廣場案是暴力,但對特區政府和北京的制度暴力輕輕帶過,社會應該反思,甚麼才是真正的暴力。

周永康說︰為何會發生這次的案件,為何會發生重奪公民廣場行動,為何會有之後的雨傘運動,所有的抗議佔領,種種的反抗都是因為政府長達兩年的虛假諮詢,和人大的暴力831決議,如果沒有這些事情在前,是絕對不會有之後的重奪公民廣場行動,以及隨之而來的雨傘運動,在制度暴力面前,大部份香港人是用極其和平和克制的方式去反抗,最後換來的結果,是一把掌打向香港人,但這個制度暴力我們今日看到,是被輕輕放過。

根據香港法例,若被判監超過三個月,未來五年都不能參選,今次上訴得直,令羅冠聰和黃之鋒重新獲得參選資格,但羅冠聰就表示,他個人的參選的大門就已經關上,他更關注的是,日後社會抗爭行動,會隨著判監風險提高變得更保守。

羅冠聰說︰我的政途的綠燈早已關掉,當周庭被取消資格,甚至當我被剝奪議員資格時,我的仕途已不在我自己的規劃中,我更憂慮的是整個社會的氣氛更保守,對於市民示威遊行集會的限制,會變得更嚴苛,大家都慢慢接受了,我們本身就應該要被限制和底線。

前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及前常委羅冠聰,在2014年9月號召市民衝入俗稱公民廣場的政總東翼前地,被控非法集會及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會罪成,黃之鋒及羅冠聰被判社會服務令,周永康判緩刑,律政司其後申請刑期覆核,去年8月上訴庭改判三人即時監禁六至八個月。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