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霾磚」藝術家:人生願望是遊行


堅果兄弟(圖)用44萬辣度的辣椒製成食用及自衛用的「不服再噴」噴霧。


堅果兄弟戴上狼面具(箭嘴示)在店舖內與客人合照互動。(受訪者提供)


參加活動的楊小姐將辣椒防狼噴霧噴在麵內調味。(受訪者提供)



曾以北京霧霾製成磚頭的內地行為藝術家堅果兄弟,最近亦關注#MeToo事件中女性被性侵的議題,新年前他在深圳開辦了一天的「防狼噴霧川麵館」,自製可食用又能防狼「不服再噴」噴霧,派給參加者。他在接受本報訪問時透露,他人生願望就是參加遊行,對於一個「什麼都不能反對」的社會,他唯有選擇用自己方法發聲。

明報記者 方嬋珠

關注#MeToo 深圳開「防狼麵館」

「性騷擾性侵,整個社會都是同謀。」37歲的堅果兄弟上月在深圳開辦了一天的「防狼噴霧川麵館」,採用雲南德宏辣度達44萬的「象鼻涮涮辣」辣椒(世上最辣的卡羅萊納死神辣椒,平均辣度在150萬以上),製作成既能食用又可防狼的兩用「不服再噴」噴霧。

自製可食用防狼噴霧

堅果兄弟解釋,2011年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學生聲援「佔領華爾街」行動,警員近距離使用胡椒噴霧,激起學生及市民反對。他說胡椒噴霧本是用來保護市民,但對警察來說變成「不服(從)再噴」的工具。「有時使用噴霧的不一定是正義的一方。」而在性侵這件事上,被侵犯的、正義的一方為何不能表現強勢一些?他認為一個在內地成長的女性,遇到性騷擾機率很高,她們應擁有搭地鐵也不會被沒收的自衛防狼噴霧。

擬深圳灣搭浮橋跑到香港

除了「不服再噴」噴霧,堅果兄弟亦有驚人之舉,比如說他計劃4月1日在深圳灣海面上搭建一道7公里長的浮橋,然後從橋上跑到香港。「他有點腦洞大開」,堅果兄弟的「前員工」徐小姐說。徐小姐2015年曾參加堅果兄弟發起「無意義公司」活動,負責坐在深圳灣海邊兩小時,仔細思考如何把流走的時間偷回來,其後獲時薪100元人民幣報酬。她形容堅果兄弟是「特別」的人,對身邊的事很敏感,「他以自己的行為去表達看法,做了很多有影響力的活動」。

2011年堅果兄弟舉辦了人生的首個行為藝術活動,籌辦「30天就倒閉書店」。2015年他拖着吸塵機在北京天安門、地鐵、大街小巷收集了共100天塵埃霧霾,再將之壓縮加工成磚頭。吸霧霾活動不但吸引媒體及市民注意,也引起官方關注。「(他們)打電話來威脅我不要被外媒利用。」堅果兄弟說,當時他正接受挪威傳媒訪問,當局「問我想表達什麼」,聊了10多分鐘,他開始不耐煩,討厭相關部門用逼問的口脗,「我沒有義務接受他(們)的質問」,最後他着當局人員去查資料。

嘆不能直呼反對 藉藝術「遊行」

堅果兄弟表示,他的創作均源自生活,包括普通人面對什麼問題,關心什麼事。他說深圳不能遊行,自己亦未曾參與過遊行,「我不能在街上大聲說我反對,我要用特殊的語言表達」。堅果兄弟說,自己有反對的權力,卻沒有反對的自由,行為藝術是對生活的反對,另一種遊行。他希望在中國「成為能遊行、能說話的人,一個不自我審查的人」。堅果兄弟記錄了超過200個大大小小的創作意念,並題為「假的證明我真的這樣活過」,期望能結集出版。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