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舉太多了

柯文哲日前批判性地說,台灣選舉太多了。的確台灣給人的感覺是好像年年都在搞選舉,有選舉那一年固然是忙得不可開交,沒選舉的年份也在為選舉做準備,參選人耽溺其中,享受豪賭的樂趣;老百姓就苦不堪言了,天天都要被迫聽那些言不由衷的選舉語言。

去過賭場的人都知道,參加賭局的人無論輸贏都沉醉其中,暫時忘卻人生各種苦,但是旁觀者久了之後必覺無聊。這就是心理上的處境差距,尤其是對賭博厭惡或沒興趣的人,更覺度時如年。然而參賭者知道陪賭者的心情嗎?不知道,即使知道也管不了那麼多,當下痛快勝過一切。

親人為支持誰翻臉

台灣的選舉歇斯底里不僅像賭博,還把自己情緒傳染給選民,這是比賭博更糟的事。這種情緒感染讓平靜遠離,躁動氾濫,恩怨情仇一湧而上,於是父子反目、夫妻吵架、朋友翻臉,只因為無聊膚淺的選舉爭執,這份威力也非賭博所能望其項背。賭博固然會造成傾家蕩產,甚至家破人亡,但不至於造成外溢效應影響社會秩序。台灣特殊的選舉文化有如大地震,範圍廣大,餘震不斷,尤其在認同分裂的台灣,選誰很多不是根據理念和政策,而是根據藍、綠、紅、黑、白的顏色偏執做出投票決定,由於是非理性,情緒衝突更嚴重。

選舉有許多好處,能強化認同。台灣的自我認同能夠如此強大,多次選舉功不可沒,每一次的選舉就是一次的認同教育。由於選舉強調「接地氣」,遂強化了地方和國族的認同,也使選民對民主機制的核心-公平選舉,更加鞏固。

別用選票宣洩情緒

但是理性選民並不多見,佔多數的還是非理性選民,他們根據好惡、利益、情緒和直覺投票,如何理性?奇怪的是所有非理性的投票行為,最終會出現一個集體理性的結果。自李登輝以降,國、民兩黨形成輪流執政的結果,顯現出理性的選擇,是民主神祕又絕妙的特質。

理想的民主是每一位公民都仔細研究候選人的政見,為自己的利益投下理智的一票,如此社會就能取得利益的最大公約數。如果選民都非理性投票,往往將選票當作宣洩情緒的工具,而忽略投錯票的代價。

民主的缺陷就是人性的缺陷。台灣選舉氾濫是新興民主社會的普遍現象,當選民偏執經過時間的矯正,選舉熱就會降溫,那時理性會抬頭,讓我們的民主更趨理智和成熟。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