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教授文章针锋相对,党内斗争胜负未定

 

在人大教授周新城撰文发出《共产党把自己的理论经典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后,清华教授许章润发出《保卫改革开放,新年期许》的文章。

两位教授,二篇文章针锋相对,大有来头。当下的知识分子大多惊若寒蝉,连最为敢言的自由派知识分子都已噤声,包括左派毛粉,又谁敢这样明码标价不顾身家性命作出自选动作呢。

两位教授所发的文章从其站在的立场上来看都是正确的。周新城的文章所表述的思想立场直接来源于马克思的经典著作《共产党宣言》。对于共产党来说,消灭私有制是不二的目标。周教授还借用习近平的话:要不忘初心,消灭私有制。但是整个共产主义的实践结果消灭私有制完全失败了。中国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邓小平提出不问姓社姓资,不管白猫黑猫会拖老鼠就是好猫,重新退回到共产党消灭的私有制。也就是民间所说的一觉回到解放前。从而释放了强大的创造能量,使中国经济快速崛起。

重新回到私有制,因着政治体制没有作出相应的变化,产生了若干重大的社会问题。首先是化公为私。各级党政领导通过空手套白狼的方式,将公企化为私企,消灭私有制的共产党人自己成了资本家地主。那些撑握国家经济命脉的企业,虽然仍然为国企但基本由权贵子弟掌握,成为公私不分的企业。与此同时是整个原为公有企业的劳动者沦为赤贫。在农村土地承包下的农民,土地也成为权贵予取予夺的财产。大批农民进城成为低端人口,从而产生了尖锐对立的社会矛盾。

习近平上台后,希望逆转社会状况,但开出的药方却是倒行逆施,回到那个被历史证明行不通的,给社会带来巨大灾难的公有制社会。五年来的倒退触目惊心,新开张的五年已是打土豪分田地的二次革命了。回到过去?还是保卫改革成果,成了中国性命攸关的大问题。许教授的文章是这样说的:

在“改革开放”这面大旗下,过去四十年间,基于现代性方案、旨在解决“中国问题”而逐渐凝聚成型的基本共识,不少已然遭到颠覆或者抛弃。例如,全体国民政治上和平共处而非敌我两分的国族理念,着重于民生而非仅只国家主义光荣政治的价值导向,集体领导的权力配置与逐步走向政治改革而非重归个人崇拜与强化威权统制的大转型进路设计,内政导向的富强国策及其以建设与发展为中心而非过早大投入介入全球治理的立国路线,积极融入并建设现代世界体系而非东怼西怼的国家理性,凡此种种,这几年间均且多所修正,甚至名存实亡。

可以说许教授上面的这段话,较为准确地概括了习近平对改革开放的逆向路线。如何改变这一局面,保卫改革成果,许教授作了新的社会各阶级分析。首先他认为工农联盟这一基础早已名存实亡。二,温饱有余的市民阶级,已被党国的各种杂碎的心灵鸡汤所麻醉。政治后裔(红二代)成为改革开放红利最大的获得者,已经丧失了政治感。三,希望放在中产阶级身上,改革保卫战是中产阶级必须担负的政治责任。实际上中国的中产阶级一如许教授所分析的市民一样,也为心灵鸡汤所麻醉。当然,当他们自身的利益受到侵害时会不会清醒,还得加以时日。

许教授的文章最后是对习近平的呼吁:既集权,请办大事。他所指的大事,既不是武统台湾,也不是成为国际领导,而是司法独立,强化人大功能,容忍多元媒体。这无疑是在与虎谋皮,既然目前的倒退是习一手指挥的,怎么可能指望他来办民主大事?

许教授的这篇文章可以说是近来最好的一篇政治论文,如果说他代表了某种政治势力,或者干脆是背后势力的宣战书,那么这是一个值得令人鼓舞的信号。现在又到了清未改革与革命赛跑的时候。改革可以是革命性的改革,革命也可以改良式的革命。

 陈维健,中国人权双周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