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營企業家譴責政府,太陽能行業凸現危機?

China Solar - Huang Ming von Himin Solar (picture alliance/dpa/J. Ekstromer)
皇明太陽能公司的總裁黃鳴

一名中國私營企業家發表公開信,對當地政府的不作為提供批評。這份信也披露了中國發展模式中存在的問題以及太陽能行業目前所面臨的困境。

迄今為止,很少有關於德州的負面新聞。畢竟這裡擁有"中國太陽能第一城"或者"中國太陽谷"等美譽,還曾舉辦過2010年世界太陽能會議。在這個擁有五百萬人口的山東大城市中,幾乎每個屋頂上都可以看到太陽能電池板。市內有一家太陽能研究所,一個太陽能博物館,太陽能廠家則有上百家之多。前不久,當地最大的太陽能企業,皇明太陽能公司的總裁黃鳴發表公開信,對德州政府的不作為提出批評。這封信披露了很多內幕,同時也能幫助外界瞭解中國的發展模式以及企業和政府的關係。

政府主導 企業交錢

事情發生在2010年德州世界太陽能會議之前。黃鳴寫道,他的公司在德州政府一個項目中中標,將在20公頃的土地上修建一個包括大飯店和辦公設施的會議中心,整個建築都將安裝太陽能電池板。因為政府沒有錢支付建築費用,所以願意將整個項目的使用權提供給皇明公司。

黃鳴表示,他為此出資十億元人民幣,並貸款兩億,完成了這一建築項目。修建過程就已出現了問題,20公頃地皮中只有不到一半被正式過戶皇明公司。當時,黃鳴認為,既然市領導口頭答應過的事情,"應該不會出問題"。

太陽能行業出現危機

時隔不久,太陽能行業陷入了危機。2016年,北京大幅削減了對太陽能行業的補助。這一政策的直接後果,使許多太陽能企業依靠貸款維持的局面變得不再可能。因為國有銀行以優惠條件為太陽能企業提供貸款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

而歐盟和美國也對中國的太陽能產品施加懲罰性關稅,更使局勢雪上加霜。此前的一系列調研顯示,中國產的太陽能電池板得到大量國家補貼,使其得以非常廉價地進入歐美市場。目前,國際市場上70%的太陽能電池板都是在中國生產的。

這一系列變化使黃鳴的企業也陷入了困境。多年來,他從來不需要為貸款抵押的問題操心。而現在這突然成了燃眉之急,於是,他想到了德州政府的承諾。

說變就變的政策

黃鳴是一名具有國際視野的企業家。他曾當過兩屆全國人大代表,還曾參與起草過中國可再生能源法。他見過德國總理梅克爾、瑞典公主維多利亞以及美國環保政治家史瓦辛格。對於企業陷入困境之事,他一直三緘其口,直到農歷新年他才打破沉默。黃鳴在公開信中寫道:"我為什麼冒險寫這封公開信?我已經六十歲了,本來沒有必要這樣做。但是我必須對我的數千名員工,數千個供貨商以及他們的家人負責。"

他坦承,三千多員工已經有四個月沒拿到工資了。他期望,政府能兌現諾言,把另一半地皮也過戶給企業,以便他用地皮作抵押獲取貸款。

但政府並沒有這樣做。因為德州市政府也和中國許多地方政府一樣,已經債台高築。2017年11月,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發出警告稱,要注意地方財政中"隱蔽、復雜、隨時可能爆發、又會引發連鎖反應的種種風險。"來自中國財政部的數據稱,中國的地方債務高達2500億歐元。這相當於2017年德國財政的四分之三。

出售土地

迄今為止,出售土地一直是中國地方政府獲得資金的秘密武器。直到今天,這種商業模式也仍然在全中國范圍內普遍存在。在中國,土地屬於國家。個人和企業可以獲得50或70年的使用權。地方政府靠出售土地使用權賺了很多錢。

在太陽城德州,情況也不例外。2017年9月,政府承諾給皇明公司、但皇明公司沒有拿到的那部分土地以每平米1100歐元的價格易手。價格和德國大致相當。這批交易款假如屬於皇明,企業也就得救了。然而,市政府顯然也急需這筆款項。

控訴書

情急之下,黃鳴以公開信的形式對當地政府予以譴責。信中對政府的指控不可謂不嚴重:違背諾言,兩面三刀,無所作為。他表示,他曾多次要求同政府對話,但得到的回復總是"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或者"去市場上找出路,不要跟政府要出路"。對於政府當年讓黃鳴承建的項目,現任市領導表示並不知情。

黃鳴的公開信也得到一些回應。市委書記和市長在社群網站中讀到這封公開信後,同他會了面。德州市政府發表的一份聲明中稱:"本市將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對這一遺留問題展開調查,並以現行法律為基礎同黃鳴進行討論,以求找到解決方案。"聽起來並不像是願意解決問題的態度。

觀察家們猜測,市政府可能是想把這一成功的私營企業收歸國有。政府可以繼續把持承諾給皇明的土地,然後再用土地交易的盈利將土地買回來,這樣一來,黃鳴就只能宣佈破產了。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當遠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