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一帶一路」的香港定位



2月3日,張德江在香港政府於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論壇」上發表講話,對香港政府積極參與「一帶一路」的動議給予非同尋常的肯定。那麼,如何來理解北京當局的這一決定呢?

第一個問題就是,香港在「一帶一路」的大戰略中的定位,究竟象徵性還是實質性的?香港真的能在北京的這個戰略中扮演一個難以替代的角色嗎?我的理解是,香港的角色,象徵性遠大於實質性,也就是說,香港不大可能在「一帶一路」中扮演非常實質性的角色。為什麼呢?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這個戰略的投資風險巨大,很多投資項目的主要考慮不是盈利,而是長期的地緣政治利益。因此,其主角只能是不怕長期虧損的國企。而香港從資本市場籌集的投資,無法承受這種風險。充其量,香港可以憑借其投資人才的優勢,開發一些由中國政府的戰略投資派生出來的投資機會,從而改善總的投資質量。但中國政府投資風險如果太大,這種派生出來的機會,也有巨大的連帶風險。

這是否就意味著香港政府主動參與「一帶一路」,是一個犧牲香港資本利益的決定呢?我並不這樣看。香港政府積極支持「一帶一路」,政治收益是明顯的,而這種政治收益,從短期來看,有助於增加香港資本在其他方面的盈利機會。最重要的機會有兩個,一個就是人民幣國際化帶來的套利機會。最近英國首相梅翠珊首次訪華,中國政府並沒有兌現當年的承諾,也就是給予倫敦人民幣交易中心的地位。原因之一,就是英國對於「一帶一路」,沒有表示出中國政府希望的那種支持。這就給香港在全球人民幣交易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帶來機會。在這個情況下,香港政府增加北京的信任,對於香港爭得更多人民幣交易的套利機會是有利的。

不過,我認為對香港資本來說,更實質性的好處,是香港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增加了參與中國內地資本外逃帶來的套利機會。孔子云,「名不正則言不順」,有了「一帶一路」這個名頭,內地資本取道香港外逃,就多了一個名正言順的機會。這個機會帶來的實質性好處可能是很大的。眾所周知,中國內地擁有一定數量資產的人,都希望至少將自己的部分資產轉換為海外資產,以規避國內巨大的金融風險和資產價格風險。也正因如此,當局採取了許多措施來控制資本外逃。但是,政府管制越緊,轉移資產的衝動也就越大,從中套利的收益也就越高。不難理解的是,借「一帶一路」的名頭來轉移資產,對於內地的一些權貴是非常有利的,我相信,這也是北京當局對香港主動要求參與「一帶一路」給予積極回應的一個內在原因。

那麼,香港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對香港人的長期利益意味著什麼呢?可以明顯看到的就是,這個選擇將進一步加強香港金融業對於內地政治的依賴性,進一步強化香港資本利益與內地權貴利益的勾結,從而弱化香港社會的自主性,弱化香港的自治能力。對此,香港當局者的內心自然是十分清楚的。但他們有別的選擇嗎?眼看香港不大可能加入TPP,眼看北京當局現在可以繞過香港對外開放內地金融市場,從而對香港金融業帶來巨大的競爭威脅,香港當局再不打「一帶一路」這張政治牌,恐怕就真的沒有什麼更好的選擇了。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