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式打壓:安邦之後,誰是下一個倒下的灰犀牛?

Chinese money

西蒙·阿特金森(Simon Atkinson) BBC亞洲商業事務記者

航空公司、足球俱樂部、五星級酒店,還有電影製片公司。

中國那些最大的商業集團一直在世界各地大舉收購各類企業,其中包括一些相當帶勁的領域。

儘管擴張得這麼厲害,借的錢又這麼多,但是由於它們的政治人脈,這些公司常常令人覺得動搖不了。

直到去年年中,看起來無法阻擋的增長勢頭過後,北京突然對其中一些巨頭企業有所行動了。

然後在上星期,開始動真格了。北京踩了其中一家公司的場——接管保險及金融巨頭公司安邦,並對公司董事長提起公訴。

分析人士指,這可能暗示接下來會有更多的干預措施。

Hainan Airlines
海航集團擁有海南航空公司

誰是下一個?

對安邦採取的行動,被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形容為一次「鳴槍警告」。

而安邦只不過是其中一家。這個行業一個漸漸被普及的代號是「灰犀牛」——指一些巨大而可見的經濟問題常常被忽略,直到有一天「犀牛」開始狂奔,毀掉一切。

分析人士預測,北京的下一個目標可能是海航集團(HNA),它被形容為你從未聽過的公司裏面最大的一家。

過去三年總投資約達400億美元(287億英鎊)的海航集團與安邦不同的是,它最初更傾向於收購「實業」而不是主要圍繞一個複雜的金融體系實現擴張。

它擁有中國海南航空公司、機場服務公司瑞士國際空港(Swissport)、飛機餐飲供應商蓋特美食公司(Gate Gourmet),持有德意志銀行的大部分股權,也持有希爾頓酒店集團的25%股權,擁有運營麗笙連鎖酒店的卡爾森酒店集團(Carlson Hotels)。

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的分析師邁克爾·赫爾森(Michael Hirson)指,雖然沒有跡象顯示海航有任何財政困難,但可以預計北京將會將手伸向海航,清除其大部分金融股份。

Deutsche Bank

本月較早前,海航表示,已經將對德意志銀行的持股份額從9.9%減少至9.2%。

安邦的大部分投資者都是將現金投入保險政策之類業務的個體投資人,而海航的持股者則主要是各家機構。

另一方面,這也意味著它垮台的政治敏感性要小得多。當金融巨頭不小心踩到火坑的時候,普羅大眾很少會有什麼情緒起伏。

但是,歐亞集團表示,我們不應該期待,政府會採取懲罰性大強的措施。

「北京不願意迫使債券持有人承受巨大損失,因為這樣會令其他中國企業對外融資時付出更高的代價,」赫爾森說。

重大的企業破產也會帶來政治風險。

海航目前尚未有評論。但是在去年,首席執行官譚向東在接受BBC訪問時,對於北京有計劃收緊對中國企業海外業務限制的情勢仍然相當樂觀。

他預計,海航仍然會得到中國各大銀行的支持,而由於它在中國以外也有較大的存在感,因此也可能會依靠國際機構。

到今天,他很可能不會如此輕鬆了。

AMC
大連萬達控制著AMC電影院線

大連萬達又怎樣呢?

在所有面對打壓的中國企業當中,大連萬達在海外的知名度是最高的,一部分是由於它所投資的類別。

在中國最大富豪之一王健林的經營下,萬達已經成長為中國最有影響力的地產發展商之一。

而它也有海外投資,最引人注目的是在好萊塢——它控制著AMC電影院線以及傳奇影業(Legendary Entertainment),後者是大製作電影《哥斯拉》和《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等的聯合出品公司。

然而,曾經一度被認為是北京當局寵兒的王健林,與政府意見相左,貸款方被要求不再支持萬達。

而在警告訊號出現後,他很快地卸掉了手上的業務,包括中國最大地產協議當中的主題公園和酒店,將重要放在購物廣場和電影業等核心業務上。有關協議隨後的多番調整也從側面反映了混亂的態勢。

較早前,萬達已經中止了10億美元競購迪克·克拉克製作公司(Dick Clark Productions,DCP)的計劃,該公司擁有電視和電影金球獎(Golden Globe)。外界指中國當局對海外投資的限制是其中的原因。

歐亞集團的赫爾森形容,出售這些業務是「去風險化」的「激烈舉措」。

他表示,這對王健林來說是「一個痛苦的決定,但是現在看來是精明的」。

Wolverhampton Wanderers
足球俱樂部狼隊是復星國際的海外投資對象之一

還有誰在聚光燈下?

另一個2017年中被列入觀察名單的大企業是復星國際。

它的投資對象包括英格蘭足球俱樂部狼隊、休閒度假集團地中海俱樂部(Club Med)、旅遊公司托邁酷客(Thomas Cook)以及娛樂公司太陽劇團(Cirque de Soleil)等。

不過,與其他公司不同的是,它仍在進行海外收購。

上星期,該公司表示已經完成一項協議,成為法國最古老時裝品牌朗雯(Lanvin)的主要持股人;雖然以它的標凖來看,1.2億美元的投資屬於相當小。

據赫爾森所說,萬達和復星「似乎是站在了比較堅實的政治基石上」。

這對中國海外投資來說意味著什麼?

中國當局的打壓很大程度上是針對廣泛投資多個領域的大型企業。

其他大多數的公司則仍然能夠繼續進行海外投資。

不過,與頂峰的2015和2016年相比,已經有所下降。

資本市場諮詢公司Dealogic指,2017年,美國和歐洲企業與中國達成的協議數量比之前一年下降了近25%。

而特朗普政府在美國施展反對中國投資的言論也意味著,這一趨勢可能會繼續。

本周,在吉利汽車收購奔馳汽車母公司戴姆勒(Daimler)將近10%的股份之後,德國表示將會密切關注。

為什麼是安邦?

回溯上個星期,安邦一向以大膽的跨國併購著稱,包括對紐約華爾道夫·阿斯多利亞酒店的收購。

但是中國當局一直在壓制這家金融企業,防止過度貸款的風險。

該公司董事長吳小暉在去年6月就已經被當局關押,涉嫌「經濟犯罪」面臨檢控。

歐亞集團的分析人士形容,這既是接管,也是救助。

赫爾森說:「北京的做法顯示了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壓制大企業時採用的方式——懲罰行政管理者的不當行為,同時又向市場發出穩定人心的信息。」

Waldorf Astoria
2015年,安邦集團以接近2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華爾道夫-阿斯多利亞酒店

中國本來可以將安邦國有化——就像2008年英國金融危機時政府對蘇格蘭皇家銀行所做的那樣。

又或者,迫使它被另一家公司收購——再次以英國為例,就是蘇格蘭哈里法克斯銀行(HBOS)當年被賣給埃德銀行集團(Lloyds Banking Group)一樣。

但是,北京選擇了將這家公司交給中國保險監管機構代管一年。

赫爾森指,這是一個「相對透明和對投資者友善」的做法,容許監管當局出售安邦的資產,在不將其國有化的同時換來資金。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