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被公开指责为吴小晖洗地开脱

图为安邦董事长吴小晖接受新京报专访网络照片

223日,中国官方宣布,安邦集原董事总经理吴小因涉嫌经济犯罪,在上海被以集资诈骗罪等罪名公

保监会网站则宣布,鉴于安邦集团存在违反法律法规的经营行为,可能严重危及公司偿付能力,为保持安邦集团照常经营,保监会决定于2018年2月23日起,对安邦集团实施接管,接管期限一年。官方公告强调接管过程中,接管工作组将积极引入优质社会资本,完成股权重整,保持安邦集团民营性质不变。

安邦吴小晖曾是邓小平的外孙女婿,公司股东还包括了陈毅元帅的儿子陈小鲁等红二代,此前虽然已经失踪落马,但被正式宣布涉嫌刑事案,仍然震动了政商两界。

最早对安邦的崛起进行调查报道的是2015年初的《南方周末》,记者李微敖经过几个月调查,对安邦的崛起提出质疑,并明确指出安邦拥有特殊政治背景,在安邦的强大压力胁迫下,南方周末被迫在官方网站上道歉。

这份道歉声明写道,“本报关于安邦保险的报道,信息核实有不实之处,就此对安邦集团和主要负责人致歉”,但并未谈及失实的细节是什么,具体的真相如何。

此后几年,财新传媒对安邦刊发多篇调查报道,并明确指出安邦存在违规等问题,安邦则通过网站直接攻击财新传媒创始人胡舒立,用语鄙俗,但不久安邦吴小晖就被传出带走的消息。

2月23.有自媒体人通过微信公号“拆哪儿”讲述了安邦被调查前后,知名的《新京报》为安邦站台洗地的一段难堪往事,并分析了背后可能存在的商业利益。

吴小晖最后一次半公开的亮相,应该是2017年4月底。当时,处在风口浪尖的安邦董事长吴小晖,接受了新京报一个非常奇怪的独家专访。

那个时候,安邦正处在多事之春。财新的连篇报道,让这家保险集团大为恼火,乃至于其在官网发布声明时,都是指名道姓叫板胡舒立。吴小晖在新京报的亮相却很有意思。他,以及采访他的记者,都默契地回避了当时外界最关切的问题。吴小晖只谈了安邦经营的成绩以及下一步的战略。

质疑者“拆姐”认为,这篇报道让人看起来非常尴尬。并不像一个知名都市报该有的报道,而更像是企业官网自己发布的宣传文章(后来,这篇报道确实被全文转到了安邦的官网上)。

报道中,新京报记者甚至引用了经济学家林毅夫的观点,来为安邦的海外并购策略背书。当然,这只不过是一场精心安排的公关表演。当事人试图用这种方式的亮相,来化解外界所有的争议。

受新媒体冲击,在经营方面还算出色的新京报,境况比南方都市报好了不少,还算有骨气的新京报,为何会安排这样一个专访,刊发这样一篇近乎软文的文字呢?

知情者透露,2015年底,新京报社出资设立了一个叫山水从容的创投基金,基金法人戴自更是当时新京报的社长。而山水从容的最大股东则是一个叫君助天合的私募基金,出资人广宏盛通是安邦的关联公司,基金管理人上海君助的老板林聪,是吴小晖的表弟。

也就是说,这个创投基金最大也是唯一的出资人,其实就是安邦(出资1.87亿元占股85%)。只是这层关系较为隐蔽,一般人难以发现罢了。自媒体人拆姐质疑,因为利益,带来共同体。但受伤的却是媒体不可多得的信誉。

安邦的股东充斥着大量的谜团。那些谜一样的公司,即使层层穿透,也让人一头雾水,你搞不清楚这是谁的安邦。这恰是吴小晖的高明之处。就像安邦一直以来的发展轨迹,就是伴随着这样的神秘感,让你觉得这是一家很有背景的公司。

这种神秘感,在中国反而是一种难得的身份砝码,是捷径上的通行证。加之吴小晖本身的特殊身份,更让很多人笃信不疑。

此外,在安邦的高层团队中,不乏前监管官员的加盟,甚至有前监管高层的亲属参与其中。吴小晖安邦搭建异于其他险资公司的独特禀赋,强调一种背景,或宣示一种能量。

此外,安邦卷入的北京CBD的土地争夺也再次被提起。

因为自身的利益没有得到满足,安邦所掌控的一级开发公司迟迟不向北京市政府交地,让已经买了地、付了款的企业无法进场,有苦难言。这也造成北京CBD核心区一大片土地搁荒多年。

根据2017年五月份的财新的报道,在繁华的北京东三环国贸桥东北方向,528米的北京第一高楼“中国尊”即将结构封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尊”往南一街之隔,却还散布着一大片废弃的空地。

这块寸土寸金的北京中央商务区(CBD)核心区“最有价值的土地”,在2010年12月轰动一时的“世纪大拍卖”中卖出。但六年多后的今天,开工仍遥遥无期。

根据财新的报道,编号为Z3的这块商业金融混合用地的一级开发商  实际控制人为安邦保险集团,拒绝向北京市土地储备中心移交上述土地,早已交付土地出让金的开发商苦不堪言,政府也面临数十亿元的巨额违约金。

北京朝阳区CBD管委会书面回复财新透露:“由于一级开发企业对成本确认方式存在异议,未能按照土地一级开发程序配合交付土地,导致一期范围内地块受让人无法进场,实际建设工作处于停滞状态”。

拒绝的原因是,安邦方面提出按市场价把熟地卖给土地储备中心。按照北京市的惯常做法,土储中心是按照一级开发总成本的一定比例  一般为8%左右,作为核定经营利润,支付给一级开发商,“但这点儿核定利润率怎么能让他们满意?所以就提出来国土局要按市场价回购土地;而这又是国土局绝对无法接受的,否则政府卖地就无钱可赚了”。

为了此事,中金公司先后三任董事长出面找北京市主要领导协调,北京政府方面则多次召开专题会议进行协调推进,但均无济于事,项目停滞至今。

拆姐说,“在众目睽睽之下暴露难看的吃相,真的好吗。”

法广RFI 上海特约记者沈愚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