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將派軍艦巡航南中國海,呼籲美英澳聯手“維穩”

英國皇家海軍“薩瑟蘭號”護衛艦前甲板(2011年資料照)
英國皇家海軍“薩瑟蘭號”護衛艦前甲板(2011年資料照)

斯洋

正在澳大利亞訪問的英國防衛大臣加文·威廉姆森(Gavin Williamson)星期二(2月13日)證實,下個月,英國將派出一艘軍艦從澳大利亞起航並穿越南中國海,以維護這片水域的航行自由。威廉姆森的宣布正值澳大利亞和美國與中國關係較為緊張之際。威廉姆森同時呼籲澳大利亞警惕中國的“惡意企圖”,與英、美一起在南中國海“維護我們的價值”。

英軍艦打算巡航南中國海

英國皇家海軍“薩瑟蘭號”護衛艦停靠在印度孟買。 (2000年6月5日)
英國皇家海軍“薩瑟蘭號”護衛艦停靠在印度孟買。(2000年6月5日)

威廉姆森稱,英國反潛護衛艦“薩瑟蘭號”(HMS Sutherland)將於本週晚些時候抵達澳大利亞,“它將(在回返英國途中)駛經南中國海,明確展示英國海軍有權這麼做。”

威廉姆森是在結束了在澳大利亞為期兩天的訪問後接受《澳大利亞人》報(The Australian)採訪時透露的。他並沒有明確說明這艘護衛艦是否會像此前美國軍艦所作的那樣,在距離某個有爭議的島嶼或是距離中國修建的某個人工島嶼12海裡的範圍內通過。不過,他說,“英國絕對支持美國的做法”。

今年1月,美國海軍“霍珀”號導彈驅逐艦在中國控制的斯卡伯勒淺灘(也即中國所稱的黃岩島)附近12海裡的海域內“無害通過”,而中國稱,美艦“侵犯”其主權被“驅離”。威廉姆森說,像英國和澳大利亞這樣的美國盟友應該在南中國海“維護我們的價值觀”,這至關重要。

威廉姆森說,“世界形勢在發生巨變。美國一次只能專注於這麼多事情。美國希望其他國家做更多的事情,對英國和澳大利亞來說,這是一個做更多事情、展示領導力的好時機”。

南中國海被認為擁有巨大的石油和天然氣儲量,而且,每年經過那裡的航道運輸的貨物價值高達五萬億美元。中國、越南、台灣、菲律賓、文萊和馬來西亞都宣稱對南中國海擁有部分或是全部主權。

威廉姆森在接受澳大利亞國家廣播電視機構(ABC)採訪時表示,中國在謀求成為全球超級大國,必須警惕北京方面的“任何形式的惡意企圖”。他說:“澳大利亞和英國都認為中國是一個有著巨大機遇的國家,但我們不應該對中國的野心視而不見,我們必須捍衛國家的安全利益。”

英國外交大臣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去年7月表示,英國今年將派出兩艘新航母“伊麗莎白女王”號和“威爾士親王”號前往南中國海進行自由巡航。

哈里斯上將出使澳大利亞,有利推進美澳同盟

澳大利亞目前還沒有加入美國的在中國看來具有挑釁意味的“自由航行行動”(Freedom of Navigation Operations),不過,澳大利亞皇家海軍經常以自由航行名義出入有爭議的南中國海海域,澳大利亞皇家空軍也對南中國海地區進行日常監控。

過去兩年來,澳大利亞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積極發聲,積極推動印太戰略和美日澳印安全合作。最近有報導說,澳大利亞今年可能與印日美一起在有主權爭議的海域附近舉行聯合軍事演習,以應對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擴張。報導說,上述四國還很可能發布措辭嚴厲的聲明,幫助在海洋主權上與中國對立的國家。

澳大利亞與美國在南中國海的立場一樣,在主權問題上不選邊站,但是,致力於捍衛航行自由和飛越自由的權利。澳大利亞此前一直通過外交渠道對中國進行施壓,希望中國結束在南中國海地區的軍事擴張。目前,中澳關係較為緊張,澳大利亞指責中國通過政治獻金的方式企圖操控澳大利亞政局。澳大利亞近日宣布對外國投資者在澳收購農業用地和電力基礎設施採取更為嚴格的限制,以抵制中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

未來,美澳同盟的關係可能​​會得到進一步加強。近日,川普政府任命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日裔海軍上將哈利·哈里斯(Harry Harris)為駐澳大利亞大使。哈里斯以其在南中國海問題上對中國的強硬態度著稱,分析認為,他擔任美駐澳大使,將對美澳合作的未來方向產生影響。他的任命已經引發中國方面的擔憂。

2015年3月,時任美軍太平洋艦隊司令的哈里斯出席澳大利亞的一個防務會議,稱中國在南中國海修建“沙土長城”,並稱北京的行動顯然不懷好意。哈里斯“沙土長城”的說法引發國際社會對中國在南中國海大舉填海造地和軍事化的廣泛關注。

2015年5月,哈里斯接任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過去近三年來,他不斷批評中國在自己周邊海域咄咄逼人,主張美國採取強硬措施阻止中國將南中國海變成自己的內海,並不斷爭取白宮和國防部批准美軍在南中國海展開航行自由行動。

哈里斯的任命已經引發中國的擔憂。中國官方的新華社隨後發表題為《哈里斯:這名日裔美軍上將讓太平洋很'不太平'》的文章,稱“好戰分子”哈里斯在從軍生涯中致力於攪亂亞太地區和平與穩定,說在亞太地區“劣跡斑斑”的哈里斯在擔任美國駐澳大利亞大使後會使人們更加擔憂地區今後的和平與穩定。

不過,哈里斯的任命受到澳大利亞方面的歡迎。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在推特上說,“哈利,我期待在堪培拉見到你。”

美國以及澳大利亞的防務專家表示,哈里斯出任美國駐澳大使將有利於鞏固和深化兩國軍事盟友的合作關係,提升他們應對安全挑戰的能力。

澳大利亞長期以來一直是美國的重要盟友,但是,川普上任後,澳大利亞大使的職位一直空缺,令外界覺得澳大利亞對美國不重要。不過,哈里斯曾經明確表達對美澳同盟的重視,認為美澳同盟是維持安全、繁榮與和平的強大力量,對美國和澳大利亞,對印度洋-亞洲-太平洋地區都很重要。

有分析認為,從哈里斯一貫的行為方式和價值觀念來看,他未來很有可能會鼓動澳大利亞進一步加強軍力建設、加強與美國的軍事安全合作,並對中國採取較為強硬的“制衡”政策。

但是,澳大利亞學者認為,澳大利亞與其他亞洲盟友一樣,一方面擔心被美國拋棄,另一方面也不願被美國拉入與中國的對峙中。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亞洲與太平洋學院院長邁克爾·韋斯利(Michael Wesley)近日在東西方中心華盛頓分部說:“對很多盟友來說,我們擔心被拋棄,美國不會在我們需要的時候出現。現在又有一種'陷入困境'的擔心。擔心美國可能會把我們拉入我們並不希望的與中國的某種對峙中。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川普總統的不可預測性增加了這種擔心。”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