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完美引入中國式選舉


中國式選舉的特色除了有篩選外,甚至連民主選舉產生的議員都不能開會。資料圖片

英國《經濟學人》發表的2017全球民主指數顯示,香港與巴拉圭及納米比亞並列71位,較2016年下跌3位,屬「具缺陷民主」。這個指數是以選舉過程、政府運作、政治參與、政治文化及公民權利五大範疇去計分,香港總分為6.31,中國僅得3.1分,全球排139位。不過,以目前香港民主惡化速度,跌至跟中國同類別,甚至比中國更差,絕非危言聳聽!

事實上,香港政治與中國接軌的速度非常驚人。其一是近日備受爭議的DQ事件。兩年前的立法會選舉首推「確認書」,報名參選者要簽署聲明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區,並由選舉主任審查是否真誠才獲「批准」成為正式候選人,當時有陳浩天等六人被DQ。選舉主任憑主觀臆測「我認為、我不能信納」就DQ參選人,不僅開創香港因政治主張而剝奪參選權的先河,更是對選舉公平公正的極大破壞。

有牌爛仔阻議員開會

到今次立法會補選,選舉主任對選舉公正的踐踏更加肆無忌憚。周庭被DQ竟是她所屬的政黨「眾志」支持「民主自決」,而選舉主任認為「鼓吹或推動『民主自決』或以何種形式提議獨立的人士」不可能擁護《基本法》」。同一位選舉主任,2016年處理同是眾志的羅冠聰參選時,卻沒DQ他。眾志還是那個眾志,可見選舉主任的裁定只是基於她個人的估計、認為。選舉主任DQ新界東參選人劉穎匡的理由就更神奇──從傳媒報道得知他獲得梁天琦支持。

沒有最高層的支持默許,一個首長級D2的選舉主任可以估計、相信等作為DQ參選人的理由,從而破壞選舉公平?簡直天方夜譚!即使選舉主任倒行逆施,特首仍有很多糾正機會。顯然,選舉主任只是幕前「刀手」,真兇躲在幕後。

由選舉主任去篩選參選人資格,跟中國式選舉庶幾近矣!中國的鄉鎮或部份縣級人大代表也是直選產生,但當選的幾乎全是中共認可的人,除舞弊及用各種手段逼退獨立參選人,最重要的手段就是在確認候選人時加入篩選機制。理論上,除了中共推薦,所有合資格公民只要獲得十個選民聯署提名,就可參選人大代表,但法例也列明各選區都有候選人數上限,報名人數超額就要由相當於香港選舉主任的「選民小組」去討論協商,以確定正式候選人。但選舉法並沒寫明如何產生「選民小組」,它就成了中共的傀儡,替中共DQ獨立參選人。

另一個中國化的政治現象就是四名身份不明黑衣人,竟然關上東區區議會大門,阻止民主派區議員入內開會。外界相信他們是便衣警員或保安公司人員,但他們沒權限及法理依據阻撓議員開會,在場警員竟沒採取拘捕行為。這種形同黑社會的手法,跟中國的國保等「有牌爛仔」如出一轍!中國國保最為人詬病就是無視法例、漠視人權,採取黑社會式手段對付異見者及維權人士。若非獲得上級授權和默許,這群黑衣男女敢如此囂張,在大批記者見證下仍拒絕開門給議員進入會議室?

由此可見,香港選舉已跟中國式選舉無限接近,而香港政治已非劣質化能形容,而是徹底的敗壞腐朽,距離現代、文明的公平選舉漸行漸遠。回歸,難道是遠離文明、回歸野蠻?

潘小濤 資深傳媒人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