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軍長徐勤先司機成功逃美

右圖:2018年2月18日,劉建國(前38軍軍長徐勤先駕駛員)攝於華盛頓。左圖:1989年6月6日,天安門事件遭到鎮壓後,長安街上駐守著坦克。(馬立克攝/法新社)
右圖:2018年2月18日,劉建國(前38軍軍長徐勤先駕駛員)攝於華盛頓。左圖:1989年6月6日,天安門事件遭到鎮壓後,長安街上駐守著坦克。(馬立克攝/法新社)

解放軍第38集團軍前軍長徐勤先,六四期間反對開槍鎮壓,受刑5年後行蹤仍然受限。徐勤先的前司機劉建國,2017年10月27日舉家成功出逃美國。劉建國近日在華府接受本台專訪,披露大陸軍中黑幕。有學者認為,劉建國的第一手敘述,可信性甚高,有助研究89期間軍中的心態。(馬立克 報道)

劉建國1982年入伍,駐紮在河北的第38集團軍,1986年開始成為徐勤先軍長的駕駛員,直至1989年徐勤先被撤職。因為拒絕率兵進京,實施軍事作戰行動,徐勤先被降級、逮捕、開除黨籍、收監5年。

劉建國在去年10月27日成功逃到美國。他在華府接受本台採訪,透露因為一份六四作戰計劃,他被軍隊、地方嚴密控制。他指,六四期間38軍的作戰計劃乃機密文件,保衛部門為防該份作戰計劃流落民間,甚至將他公配住房的內部裝修,全部拆掉。

劉建國是抗命少將徐勤先的前司機,身份十分敏感。他說,由北京機場飛美時,舉家一度被扣。

劉建國說:我是1982年10月份入伍,在38軍工作10年。89六四期間,我們軍長徐勤先拒絕執行高層的殺人計劃,受到了迫害。我因為一份作戰計劃丟失,受到牽連,長期受到打壓。92年年底,被以不適合部隊生活為由,提前退役了。1993年5月份到北京市民政局軍隊離休退休軍隊安置辦公室工作。

劉建國指,北京戒嚴前,徐勤先在北京301醫院治病療養。六四鎮壓前,有一個上午,當時北京軍區參謀部作戰部的一班軍官,到醫院給徐勤先下達一個作戰命令。劉當時在門口迎候。他發現談話完畢後,這班軍人魚貫而出,與平時接待的感覺不一樣。

就徐勤先被解除軍職一幕,劉建國回憶,當天下午,有總政治部保衛部的一班人馬,未經事先通知就到了徐勤先的病房,客氣地通知徐將軍,38軍由其他人指揮,請首長(徐勤先)繼續在301治療養病。並口頭告訴在場沒有來得及迴避的劉建國:小夥子,你可以收拾東西回部隊了,首長這邊不需要留人了。

從此,劉建國一直到現在沒有再見到徐勤先。

劉建國說,六四鎮壓期間,他還在首長車隊聽差,但已經不被信任和重用。38軍進京鎮壓任務完成後,部隊內部開始清洗。同時部隊懷疑,丟失了一份給徐勤先的軍事作戰命令,劉建國脫離不了關係。

劉建國向本台透露,這份六四鎮壓的軍事作戰命令,證明部隊進京鎮壓是鐵的事實;同時,也可以清楚知道給部隊下達命令,並簽署的到底是誰?劉建國說,時任軍委副主席的楊尚昆乃該份作戰命令的簽署人。

他並說,軍長徐勤先抗命,引起38集團軍其他幾位軍黨委常委的嚴重不滿,甚至是憤怒。

領導層擔心徐勤先的抗命不遵,會成為38軍立功授獎的障礙;亦擔心往後的秋後算帳,會連累全軍將士。在天安門執行鎮壓任務期間,38軍也表現得比其它戒嚴部隊更狠、更英勇。

劉建國說:軍長這事一出來以後呢,其他的集團軍首長對他並不是同情而是特別的惱火。因為好多人都感覺到會吃「瓜烙」(牽連拖累),等將來這事要追查起來,難免會受牽連。在38軍軍長徐被解除指揮權後,新的軍領導班子,顯示了堅決執行鎮壓作戰命令的決心和積極表現的決心。

就天安門清場與開槍的情況,劉建國回憶:清場部隊由112師的棒子隊開路,指揮官在脖子上別了個白毛巾,後面是手提衝鋒槍的戰士。

劉建國說:告訴執行任務的戰士們,看見別白毛巾的人嗎?那些都是軍首長,這次行動一定要表現一下自己,要不然就完蛋了,以後沒法說了。

紐約民運人士王軍濤被中共指為六四幕後的黑手,他對本台說,劉建國的第一身描述,有助世人弄清六四鎮壓的事實。

王軍濤說:38軍開槍是怎麼回事?都知道38軍最先開槍,是在什麼情況下開的槍?89後的迫害,當時調查徐勤先,當時是怎麼調查的?怎麼去迫害他的?89後的迫害,實際上大家對軍隊軍內的迫害,其實並不太清楚。講得全都是很籠統,只是說一些高級幹部降職,當時包括動用酷刑等等都不太清楚,而且還有滅口等等一些事情。劉建國的身份很特殊,第一他是普通士兵;第二他又是一直在高級軍官邊上,他跟徐勤先將軍接觸很多。

王軍濤說,就劉建國講述的細節,他與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黎安友討論過,黎安友認為細節和過程可信。至於抗命軍長徐勤先,目前外界仍未能與他取得聯繫。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