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腐:中國看不見的手

對於習近平雷厲風行地打貪反腐,固然大快人心,但是負面效應也所在多有,最直接的影響就是經濟成長收縮、GDP擴張受限。

1980年代,鄧小平改革開放,衝在第一線的經商大軍當然是幹部,共產黨內很多幹部下海發財,明顯背叛馬克思主義和毛澤東思想,於是有跟不上形勢老幹部酸不溜丟地抱怨:「革命革了40年,一朝回到解放前」,並且主張嚴禁幹部經商。

靠賄賂讓政府運作

如果中共當時嚴禁幹部經商,中國斷無今天的繁榮。原因很簡單,不准幹部經商,幹部就不准老百姓經商,或者刁難,或者從後門取得賄賂巨款。中國歷代的潛規則是卡到百姓經商的官員一定要分若干比例的利市(尋租行為),如果服從不賄賂、不收賄的規矩,那百姓休想順利地經商。

現管的官員及幹部有一種心態,要過我的關卡先繳買路錢;如果我清廉到天誅地滅、人神共憤並擋人財路地步,我若不嚴格擋人財路,會被懷疑我拿了人家什麼好處;若嚴格抓捕貪污幹部,小百姓固然深感安慰,但要申請經商就沒那麼順利了,開個小公司要蓋4、50個章,消防、環保、勞動條件、公安、稅務等有得刁難了。所以,禁止幹部經商,就是妨礙民間經商,整個經濟無法起飛。

習近平自從打貪反腐以來,經濟成長緩慢很多,發財積極性減弱了,不知道與反貪腐是否有關聯性。幹部賺不到賄款,推動經濟成長的意願降低,各種妨礙經濟發展的理由紛紛出台,百姓要經商阻礙重重,逼得商人非設法打通關節不可,賄賂於是變成潤滑液,讓鏽蝕不堪的政府機器稍微順利運作。

打貪反而拖累經濟

所以中國絕不可能徹底反貪到弊絕風清的地步,如果有那一天,就是中國經濟死亡的一天。所以貪污是推動中國經濟一隻「看不見的手」,若鐵腕反貪繼續執行,那隻手就會關掉經濟動能的開關。

這就是中國反貪的悖論,滿足了反貪的道德清高感,就拖慢了經濟成長;若要經濟高度成長,就不能太反貪,像是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接管吳小暉的安邦集團,重創紅二代,重創了什麼?當然就是發財的事業體,今年底的GDP計算,就得減掉安邦集團的貢獻。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