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制度不改革 學歷腐敗滾滾來

內地媒體披露,翻查中共十八大後黨政系統一百四十二名省部級以上大老虎的履歷,發現這些腐敗官員的高學歷獲取經歷具有速成多、跨界多、名校多、疑點多等特點。這些所謂的博士省長、教授書記,很多都是浪得虛名。中共用人制度如果不改革,學歷腐敗就難煞車。

在四十八名腐敗的博士高官中,有二十六人跨界;六十六名腐敗的碩士高官中,有三十三人跨界。比如,曾任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公安局局長的武長順工作四十餘年間,從未離開過公安崗位,卻獲得了工商管理碩士、工學博士和高級工程師頭銜,其博士所學專業還是專業性極強的機械設計及理論。

一邊升官 一邊升學

雲南省原副省長沈培平中文專業出身,經過黨校函授學院在職研究生班經濟管理專業學習後,跨界取得了北京某名校自然地理學專業的理學博士。在他獲得博士學位五個月後,還被聘為該校資源學院兼職教授。這些官員一邊升官,一邊升學,兩不耽誤。以南京市原市長季建業為例,他從昆山市委書記、揚州市委書記到南京市長,職位三連跳,學歷也從本科、研究生、博士再到博士後,官愈做愈大,學歷愈讀愈高。但事後發現,其論文涉嫌抄襲,學歷嚴重注水。

事實上,類似情況在官場比比皆是,很多部長、省長、書記的學歷「富麗堂皇」,博士、碩士一大把,有人甚至身兼博導。原來,這些人莫說撰寫學術論文,甚至聽課都由秘書代勞。前總理溫家寶的秘書田學斌就是典型例子,他跟着溫家寶「日理萬機」,居然有空到清華大學讀了個博士後,實在匪夷所思。很多人官位與學歷齊飛,權力共學術一色,當中到底有多少真實性可言?

官員攫取學術帽子如探囊取物,主要是權力的魔法使然。官員手握大權,想讀哪間學校就是哪間學校,大學和教授也以攀附權力為榮,學校有官員學生,意味着政治上有面子,資源上有實惠,何樂而不為?這種趨炎附勢的做法已成為慣例,很多大學淪為博士帽批發站,只要處級以上官員來讀,人人有份,永不落空。

中共用人講究又紅又專,所謂的紅,就是政治立場正確;而所謂的專,就是專業能力強。但專業能力強,發展到最後就是看誰的學歷高。正是在這種畸形用人指揮棒的指引下,官員們紛紛競逐高學歷,不戴上博士帽絕不罷休,有些不學無術的官員居然還成為教授或博士生導師,等到組織部門考察時,個個學歷輝煌,人人履歷完整,但其實都是草包一個。

中共官員是全球學歷最高的群體,同時也是水分最大的群體,如此腐敗風氣,當局卻視而不見,從來沒有在制度上採取措施,豈不怪哉?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