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汇市:欧元继续走强 美元仍居弱势

 

今日经济

星期一在国际汇市上,欧元继续走强,巴黎股市开盘后,欧元兑美元的比价是1.2416,高于上周五收盘时1.2410的水平。路透社指出,今年美元受多个因素重压,包括随着其他国家开始撤走宽松货币政策,美元的利差优势被蚕食,这驱动欧元升至2014年12月来的最高位。

尽管美元兑一篮子货币上周五从三年低位蹒跚走高,但仍录得今年七周来第五周下跌。交易商对美元的信心被削弱,因担心美国经常帐赤字和预算赤字,在政府支出急增和公司税下降的情况下,预算赤字预计在2019年会膨胀至接近1万亿美元。瑞穗汇市策略师表示,“市场在关注去年达成的政策,特别是减税,以及这些政策将对美国财赤产生怎样的冲击。”美元下跌,而美国公债收益率则触及四年高位,且强于预期的美国通胀数据,提升了对美联储可能在今年加息四次的押注。

麦格理银行认为,未来几年美国预算赤字增加将导致美元进一步走低。麦格理称,美国预算状况迅速恶化,随之而来的融资需求增加将产生比美国利率上升更加重要的影响。该行将美国近期采取的减税描述为“前所未见的财政试验”,其认为此举将使得2019年美国预算赤字超过GDP的5%,而调整后的结构性赤字将达到GDP的6%以上。麦格理指出,若以史为鉴,贸易平衡与预算平衡的双双恶化将促使美元贬值,美元自去年初以来的抛售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该行称,美元目前处在熊市的初期阶段。

有关美元与人民币的汇率问题,一项路透社的调查显示,如果美联储如多数分析师预期的那样今年至少加息三次,那么未来一年人民币兑美元将回吐2018年迄今以来的大部分涨幅。上周人民币兑美元触及两年半高位,今年迄今上涨了近3%,主要受美元卖盘的推动,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中国央行给出的中间价总体上升。这项针对逾60位外汇策略师的调查显示,六个月后人民币兑美元料走弱至6.41,一年后料降至6.44。目前人民币兑美元报约6.33元。不过相较于上次调查,本次调查的预估区间和中值显示,分析师们对美元的反弹并不那么确定。这与路透上周对主要货币进行调查所得出的结论相符。美元指数继去年下跌将近10%后,在2月1日触及2014年12月以来最低点88.671。但随着美债收益率最近上涨,美指已收复一些失土。

德国商业银行外汇分析师在研究报告称,“美国薪资近来表现强劲,已在市场引发通胀将上升的疑虑,这对美元有利。我们认为美元有不错的上涨机会,从而也帮助美元/人民币进一步走扬,” “我们预计人民币兑美元未来几个季度将小幅贬值,受到中国经济增长前景较弱的影响。” 路透社在今年1月进行的调查显示今年中国经济预计有所降温,2018年中国经济料增长6.5%,如果成真将是27年最低年增速;2019年经济增长率则预估为6.3%。尽管如此,少数外汇策略师仍预计未来一年人民币兑美元将上涨,最乐观的预期甚至认为人民币将大幅上涨至5.65,为1992年11月以来最高。中国人民银行上周指出,今年将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要进一步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加强影子银行、房地产金融等的宏观审慎管理。

至于美元兑日元的走势,周一亚洲股市早盘,美元兑日元震荡下跌,最低触及106.14。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此前表示,目前没有必要干预汇市,这实际上是对近期汇市走势的支持。荷兰国际集团表示,汇价继续下滑屡破新低,而且似乎正朝着100关口的方向发展。野村证券指出,目前日元面临的市场环境与数十年前显著不同,日本以外的其他国家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将导致货币政策分化进一步扩大,中期内将利好日元交叉盘。

日本政府周五任命黑田东彦连任日本央行总裁,任命支持更激进宽松货币政策的学者出任央行副总裁,投资者认为,这是决策者不急于撤走大规模刺激计划的明显的信号。高盛称,日本政府再次任命黑田东彦为日本央行行长以及提名“再通胀学派”经济学家若田部昌澄为副行长,是政府释放的一个强有力信号,意味着其将继续实施当前包括收益率曲线控制在内的货币宽松政策。

法广RFI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