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產會 藍軍兵臨城下了

段正明

最近婦聯會以28票贊成與31票反對「和解契約」,否決了「葉俊榮調停」。先撇開黨產會處分的法理問題,其實黨產會正在重演東北國共會戰歷史,孫立人經驗值得參考。

第一,馬歇爾調停的錯誤:其實黨產會在婦聯會案的破局,除了是內政部長葉俊榮誤信婦聯會鷹鴿派分離宣傳,基於和諧主義而沒搞懂人家是一面談,一面做司法全面性戰爭準備的策略所致外,更重要的是黨產會從顧立雄時期至今都忽略和誤解德國經驗,根本沒搞清楚德國獨立黨產調查委員會絕不顛倒的「先認定附隨組織後,才能在法院訴訟程序中對該組織的不當黨產進行協商」的順序。是以導致內政部的「葉俊榮調停」失敗,也牽連到黨產會戰局不利。

而反觀婦聯會則在打臉內政部後,早就司法戰布局完成,準備好第一份書狀了。而黨產會卻變成媒體的「沒簽行政契約就去強迫認定婦聯會是附隨組織」的「賣贖罪券無良神父」,這在未來行政訴訟恐怕要大費周章了。

二,實在不該和敵軍僵持在四平,應該繞道強攻敵軍大本營哈爾濱,敵軍必然全力來救,僵局可解:援救婦聯會案真正主力,恐怕是以陳長文為中心的律師群及藍軍大牌留德公法學教授組成的團隊為主,並有其他「馬友友」們的加入。「馬友友解放軍」實力不可小覷,其乃透過累積法學論述、辯證宣傳而著眼於未來司法實戰的勝利。可惜黨產會的法學論述部分至今都沒有留德一線公法和刑法學者的幫助。而相反的,「解放軍」則對內成功擋住了中新生代主力公法學者站在對立面,而對外則是積極找尋德國奧援,這從理律劉昌坪律師在救國團案出具「哥廷根大學的Starck教授鑑定」就可略知一二。

本來在法律戰上,黨產會就應該要邀請德國當年有處理前東德共產黨黨產的那些公法教授或法曹來台提供比較法經驗,並且須直接和國內留德的公法和刑法學者協商求援。結果黨產會策略卻完全忽略了比較法學論述的問題,於是在司法、媒體與「解放軍」僵持。這剛好中計,因為「解放軍」目的在把整體戰役拖成「釋憲戰」,而在憲法法庭以強大法學論述決勝。這百分之兩百的可以預見得到在這方面不足的黨產會釋憲戰不妙。其實在婦聯會戰役潰敗就等於「失去東北」!而「失去東北」後,台灣轉型正義能不全面完蛋嗎?更遑論司法改革和小英政府連帶陪葬了!

忽略誤解德國模式

三,解放軍的人海戰術裹脅不足為懼:以國民黨和其相關附隨組織員工的生計與未來就業問題當作訴求,等於是把「可憐的民眾」放在訴訟戰前擋黨產會砲火,這訴求會造成黨產會、法院和執行署的處分上要做「人道考量」,但事實上這些「民眾」的生計和就業問題黨產會依法行政即可,其他私法上問題國民黨及相關附隨組織也本來就要自行負責,但人道考量下變成背後火力強大的「馬友友解放軍」全力攻擊,讓「黨產會的司法訴訟和行政措施」進退不得,接著「國軍」在孤立無援的訴訟戰就被完全殲滅。這裡黨產會在訴訟戰上要趕快補足比較法經驗,並以全民和國家利益為戰略重點,畢竟真正負責的企業主或政黨是不會把自己該負的責任和應盡的道義賴給國家的。

四,戰略錯誤是無法取勝的:以婦聯會案而言,當初就是對德國模式有誤解,才會出現內政部和解。德國絕非行政機關自行協商,而是德國黨產會在法院的「共黨、附隨組織或其所屬個別營利事業的個案訴訟」和解 。以1995年共黨建物和解案為例,本案和解就有嚴謹的21條主條文以及備忘錄、附錄,並非簡單的「負責人隱匿罰2倍」的誤傳,也不是德國黨產會和前東德共黨或附隨組織、企業的通盤和解;而是就前東德共黨告德國黨產執行署、德國黨產會而與保留屬於自己有所有權建物的個案和解,德國黨產會仍在和解後繼續踐行法律義務的追查不當黨產。該案重點是:法律賦予黨產會的任務不是和解標的,且該和解只是追討黨產的執行步驟。

內政部「和諧進步,各蒙其利」的思維本質有誤,我國黨產會卻未指正還被牽連,其真正原因是一開始黨產會就誤信謠傳,且無法掌握德國經驗。和「馬友友解放軍」的司法戰,在現有轉型正義立法有設計疏失的前提下,不但要考慮我國司法系統對小英政府有偏見的不利情勢,更要考量法理上說服人民的能力,如果不此之圖,只怕黨產會「真的」要解散了。

婦聯會案打臉政府

「婦聯會案」的打臉小英政府,更讓「馬友友解放軍」士氣大振。例如,馬英九和陳長文就是趁其勢成立「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表面上訴求看來是針對陳師孟,但細繹其公投訴求卻是要讓馬英九從檢方追查的弊案中脫身,並藉機利用尚不了解情況的審檢辯學人士、媒體,反撲司改及轉型正義,以「維護司法獨立統一戰線」爭取支持。黨產會若不能從孫立人經驗做戰略調整,那轉型正義就會成為未竟之業。

律師、民間司改會歐洲特派員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