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建峰:梵蒂岡並不是好惹的對手

有一群人就一些看來是官方不公義的事發聲及對抗;然後,一個疑似能「直達天庭」的媒體就事件刊登報道。這報道不止反駁發聲人士的說法,還有一些聲稱事實其實很複雜、有人勾結外部勢力、有人想從中得益等說法。

聽下去,這好像是《人民日報》海外版、《環球時報》等的作風。但我上述形容的,其實是意大利報章La Stampa旗下、由一群與梵蒂岡關係密切的記者與梵蒂岡專家操刀的Vatican Insider專頁。

近日,就着一名88歲的汕頭地下教會主教,為了中梵協議而被教廷「施壓」讓位給一名曾被逐出天主教會的所謂「愛國」(即忠於中共政權的)教會主教所惹來的風波,Vatican Insider刊登了一篇措辭很似內地報章的報道。報道聲稱,這風波是一些為了讓全球媒體網絡得益而炒作的,而炒作者有意在「編製故事」時隱瞞一些「事實」。然後,報道就不停重複地說,雖然有關地下主教不被「愛國」教會承認為主教,但他多年來都有參與「愛國」教會事務。報道更聲稱,汕頭的地上、「愛國」教會爭議,只是客家、潮州人族群之爭。報道亦指控這故事被炒作,是因為有人想從中在教會職銜上得到益處。

教廷或比中共更「高招」

從以上可見,中共今次面對的談判對手與別不同。最基本來說,Vatican Insider報道顯示的,就是這個中共的對手在「玩」傳媒手段的老練程度一點都不弱,教廷甚至比起中共更「高招」。中共要靠自己直接控制的喉舌,但教廷自己控制的媒體在報道中梵關係發展時反而相對地低調、溫和。教廷反而懂得抽離一點,透過不受其直接控制的媒體去做其硬銷工作。

為何梵蒂岡一個小國能有這樣的「功力」?這個問題有很多答案,在有限版位下我暫且只提兩個宏觀、皮毛看法。

首先,梵蒂岡背後的天主教會是一個有10多億成員的團體,世上除了中國與印度就沒有這麼大人口的單一群體了。天主教會與中國及印度不同,不是靠軍事或維穩實力去維持的。它當然一方面有感動人心的能力,但另一方面亦要比中國和印度更靠軟硬兼施、手段超然的政治手腕去令信徒服從;或就算不服從,都很多時不會貿然離開。

第二,天主教會誕生於被羅馬帝國迫害的年代。2000年以來,天主教會要面對的,及成功與其「鬥長命」的強權,多不勝數,除了羅馬外,還包括羅馬末期的各日耳曼蠻族,文藝復興後反天主教的基督教強國,拿破崙下的法國,極左的蘇共及其控制的東歐共產政權,極右的意大利、德國法西斯政權。在與這些政權交手時,天主教會一路都很有靈活性,就算是面對着同一個政權都會「五時花六時變」。就此,天主教會一時會苟且偷生,一時會幫強權打壓異己(當中不時包括一些因忠於教會、信仰而捱過不少苦的信徒),一時會搶地搶錢搶權,一時會有耐性地消磨強權意志,一時會有戰略地或帶道德勇氣地向強權說不。

內地地下信徒很可能成犧牲品

就此,我不禁想起一位做過基督教牧師後「轉會」天主教的神學家Scott Hahn在著作Rome Sweet Home中,說自己為何視天主教為真理的一句話:天主教會並不止是另一個宗教派系那麼簡單——它或是真理,或是魔鬼(the Catholic Church is not just another denomination-it is either true or diabolical)。所以,與其擔心天主教會中了中共的圈套,大家不如看看中共現在面對的天主教會是什麼2000年來神魔、敵友難分,打又打不死,與她達成協議又要預她隨時會反悔,一點都不好惹的對手吧。

當然,無論中梵角力最終結果如何,多年來承受甚多苦難的當今內地地下教會信徒、神職人員,都很可能會成為被教廷出賣的犧牲品了。

(作者按: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作者是執業律師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