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的轉型正義成績單為何?

葉虹靈 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執行長

二二八事件71周年紀念日之際,轉型正義議題再度成為焦點,今年最受矚目的議題,當屬不久後將依《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成立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促轉會),與立法院新會期可能通過的「政治檔案條例」。這些新工作在今年的進展如何,可說幾乎決定了蔡政府會留給台灣什麼樣的轉型正義成績單。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將整合推動開放政治檔案、清除威權象徵、平復司法不法與處理不當黨產等轉型正義基礎工作;「政治檔案條例」則更為細緻地處理政治檔案的徵集、管理與應用,尤其是威權時期國民黨與附隨組織的相關檔案,若經認定後將被列為國家檔案,有助揭露歷史真相。

以促轉會來說,平復司法不法,還給高齡政治受難者與家屬等待多年的正義,自然是首要工作;然而轉型正義從來就不只關乎受害者與家屬的權益與正義,它的核心意義在於國家如何看待自己對人民所犯下的不正義與甚至不法行為,是坦然面對或逃避遮掩避重就輕;而更廣大社會中的人們又是如何面對同胞所曾經遭受的苦難,是感同身受或淡漠以對?

對戒嚴體制的檢討未來或可透過對檔案與歷史的研究,在總結報告中呈現;但如何透過議題的選擇,對話機制的設定,推進有著不同歷史記憶、認同乃至立場的人們的討論,使轉型正義不只是專家學者的閉門研究,更是集體回望創傷歷史的社會過程。文化部在去年的中正紀念堂轉型工作中,已經踏出了重要的一步,未來如何處理其他轉型正義議題,如蔣介石記憶以外的加害者議題,將是促轉會重要的挑戰。

檔案研究難有進展

而在檔案方面,檔案的清理與研究向來是追求歷史真相的重要基礎,官方雖然保存了遠較外界認知更為大量的政治檔案,但長年以來並未積極投入研究與整理;例如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在2014年,自財團法人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承接而來的大批補償卷宗,原本預計在2015年完成並逐步開放,但迄今開放的仍僅有2014年底即已供申請的判決書文字檔,系統性的檔案整理則遲至去年下半年才啟動,相關研究短期內恐難有進展。

而主責政治檔案管理的檔案管理局,工作重點向來是檔案的保管與開放應用,雖在去年開始了政治檔案的內容分析工作,但在上線的50萬頁檔案中,網站說明是「依案件審判過程,檔案文件性質等原則釐定類目名稱,並進行檔案內容逐頁分析整理」,不過實際操作上,僅提供各類目所對應之「人名、檔號與影像編號資訊」,對使用者的助益相對有限,迄今並未得到外界太多迴響。

如今國發會已再次啟動大規模的政治檔案徵集,未來國民黨及其附隨組織檔案可能也將被納入國家檔案,面對這些龐雜的檔案,主管機關如何匯集不同研究專業,建構更為高效能的資料庫,既為促轉會提供協助也俾利長遠的公眾使用,是檔案局無可迴避的職責。

盼轉化成集體資產

這些工作看似瑣碎,卻都是轉型正義發展的重要基礎,未來促轉會、文化部、國家檔案局等權責機關,如何透過嚴謹紮實的歷史研究,謹慎設計的社會對話機制,帶動人們對歷史的反省,使得不管是二二八或白色恐怖的創傷與壓抑,不再只是受害者與家屬的個別創痛,而能夠轉化成為社會集體的民主資產,將是蔡英文總統對轉型正義的最大貢獻。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