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競爭 已從暗湧變成巨浪

孔誥烽

今年1月,綽號「癲狗」的美國國防部長James Mattis發布最新的美國國防戰略報告,開宗明義將中俄——特別是中國——視為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主張大力提升美方在軍事和非軍事(如網絡)領域與這兩個大國競爭的能力。

報告指出,隨着阿爾蓋達的式微和伊斯蘭國在伊拉克與敘利亞失去所有大城市據點,反恐已經不是國防首務。報告又指,中俄凌霸不少是美國盟友的鄰國,利用經濟與軍事實力輸出威權政治、干預別國內政,對二戰後的多邊國際秩序構成威脅。報告因此指摘中俄為「修正主義勢力」(revisionist powers),對美國和全球安全帶來威脅。

美軍針對中國的範式轉移

報告正式宣示美軍已回到當年對抗蘇聯時「準備打大國間戰爭」的範式。這一範式轉移,絕不是特朗普政府的一時即興,而是在美國軍事工業綜合體醞釀多年的結果。2017年秋,美國海軍和海軍陸戰隊聯合發表了《敵對環境中的近岸行動》(Littoral Operations in a Contested Environment, LOCE)報告書。這個LOCE概念,源自奧巴馬時代後期,被指是針對中國在西太平洋擴張而產生。

冷戰結束後,美國長期假設美國軍艦和航母乃是全球公海的獨霸力量。但隨着中國近年成功開發所謂「航母殺手」的東風21D彈道導彈,美方已改變這個假設。LOCE就是讓美國海軍與海軍陸戰隊在一旦爆發戰爭時迅速協調行動,以小型艦艇和登岸部隊進攻由敵國控制的島嶼和大陸海岸線,將部署在那裏可以威脅美方軍艦的設施如反航母導彈發射器和導彈依賴的航母感應器等清除,讓美軍大型戰艦和航母得以安全穩妥地開入衝突地區參戰。

與LOCE概念相關的,還有隱形近岸戰鬥艦(littoral combat ship)和能截擊行進中超聲速反艦導彈的艦載SeaRAM飛彈系統之開發。不少專家認為,美軍這些新作戰概念和系統都是為西太平洋環境度身訂做。美國軍工界已經為可能爆發的美中戰爭積極準備。

將中國定性為競爭對手是兩黨共識

將中國定性為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並不單是共和黨人和軍方右翼的取態,而是民主共和兩黨共識。今年2月,奧巴馬時期的兩名重要亞太政策官員——前助理國務卿Kurt Campbell和曾任美國前副總統拜登副國家安全顧問的Ely Ratner——在《外交事務》雜誌發表題為〈醒過來看中國:北京怎樣違背美國期望〉文章,指出過去幾十年華府對中親善政策徹底失敗,因為華府對中國的假設全盤錯誤。他們主張美國應大幅調整對中政策。

文章表示美國自尼克遜訪華以來的對中政策,皆假設只要美國與中國不斷改善關係、幫助中國發展,中國便會朝政治和經濟自由化的方向發展。但到了今天,中國的獨裁統治變本加厲,中國在美國大力幫助下「入世」後即開始實行保護主義,在政治價值與世界經濟秩序兩個方面挑戰美國。這兩名前民主黨政府官員,因此認同特朗普政府將中國定性為戰略競爭者。

文章對特朗普政府的批評,乃是美國如要認真與中國競爭,便要鞏固美國與其他亞洲盟友的關係;但現政府的作為,由退出環太平洋伙伴協議到要求盟友多付軍費,都與此背道而馳。

民主共和兩黨同時拋棄過往視中國為合作伙伴的取態,改為視中國為競爭對手,不止停留在說說的層次。除了前述軍方在戰鬥模式與武器系統開發的範式轉移,美方還在很多其他領域有所行動。

香港前民政局長、智庫「中華能源基金會」秘書長何志平在華府和紐約聯合國總部活躍多時,為中國在世界的形象與利益奔走。美國聯邦調查局監控其活動和通訊多年後,在去年11月忽然將之逮捕。美國選擇在這時出手,可能不是巧合。

美國制中動作頻繁

過去幾個月,美國政治人物與執法機關高層針對中國的言論與行動十分頻繁。例如共和黨得州參議員Ted Cruz據報提醒得州大學要防止中國滲透,致使大學拒絕了董建華的中美交流基金會一筆給予該校中國研究中心的捐款。

聯邦調查局長亦在最近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作供時明言,中國對美國社會上下的滲透十分嚴重,點名批評孔子學院,並表示要動員美國全社會對抗滲透。這番暗示中國留學生和學者都有可能構成國安威脅的言論,引起一些美國華僑團體抗議。但更值得留意的是,一向維護美中和諧的政界和學界親中人士對此竟然十分沉默。

去年底特朗普政府簽署行政命令,根據原本針對俄羅斯侵犯人權官員的Magnitsky Act,宣布凍結一名被指嚴刑審訊導致維權人士死亡的北京警區負責人在美國的任何資產,以及禁止任何美國公民與他進行金融交易。這是美國以人權為理由制裁中共官員的首例。人權團體批評特朗普做得不夠,要求他針對更高層級的中共官員。中共高層及其家屬多在美國擁有資產,對此美方應瞭如指掌。現在華府找一個小警官開刀,無疑是向中共高幹發出了一個不甚友善的警告。

同時美國對台灣近來也愈加友善。現正在國會審議、一般估計通過難度不大的《台灣旅行法》,將會容許台美政府高層互訪,打破1979年華府與台北斷交後的現狀。今年美台國防工業會議,美方更決定打破一直在美國舉行的慣例,不理北京的可能激烈抗議而改在高雄舉行,到時可能還會有美國軍方高層出席。去年底特朗普簽署成法的《2018財年國防授權法》,還開啟了美國軍艦停靠台灣的可能性。

我在過去兩三年不斷在這裏和其他園地提醒大家,美國的對中態度與政策正在出現逆轉;現在這個轉變已從暗湧變成巨浪。過去香港不少朋友受惠美中和諧關係,吃盡兩面好處,一面服務於中國國家利益,也在太平洋彼岸大搖大擺,盡顯「蝙蝠」本色。現在情勢丕變,他們以後恐怕要加倍小心,並準備好在競爭的雙方選定邊了。

延伸閱讀:

(1)Kurt M. Campbell and Ely Ratner. "The China Reckoning: How Beijing Defied American Expectations." Foreign Affairs. March/April 2018.

(2)Jim Garamone. 2018. "DoD Official: 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 Will Enhance Deterrence."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3)Steven Stashwick. 2017. "US Navy, Marine Corps Unveil New Strategy to Turn Tables on A2/AD: New Marine role in sea control appears aimed at potential China conflicts." The Diplomat.

作者是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偉森費特政治經濟學教授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