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春晚在對女性不變的「物化」和「歧視」中求變

小品《海的誓言》

何桂藍 趙雅珊 BBC中文記者

中國一個地方電視台的春節晚會小品節目,比較娶妻與僱保姆的花費,當中男性角色形容與妻子結婚相當於「花四萬塊買她六十年…一天不到兩塊錢」,遭到網絡輿論抨擊,電視台道歉平息眾怒。

中國的中央電視台與各省電視台,近三年常因節目中的性別意識引發爭議。2015年,央視春晚小品出現大量對「剩女」、「女漢子」、女兒「二十塊娶走」等針對女性的調侃,就曾被轟歧視女性,觸發網民聯署反對。

近年來,中國的女權主義者的行動被嚴厲打擊,但民間對性別問題的敏感度有所提升。從央視的「二十塊娶走」到今年山東衛視的「娶老婆一天不到兩塊錢」,官方回應、坊間反應的不同,能否折視出中國社會觀念的變化?對社交媒體日漸嚴格的管控,想要男女平權,是否越加艱難?

2015年央視春晚的小品"小棉襖"
2015年央視春晚的小品「小棉襖」,出現父親揚言讓男子"二十塊娶走"女兒的內容

「用金錢衡量女性」

雖然影響力無法與央視春晚相比,但山東衛視春晚的收視,領先其他衛視,在新浪微博的話題閲讀量也超過10億。

今年的山東春晚以「高科技」為宣傳重心,加入了AR技術、人工智能等噱頭;雖然在科技上打造出領先時代的形像,但節目內容卻令人詬病仍停留在舊時代。

小品《海的誓言》,講述一名海上救撈隊隊員,堅守崗位應對颱風,未能陪臨盆的妻子,妻子得悉情況後,表示理解丈夫的抉擇。

這名海上救撈隊隊員在小品說:「我跟我老婆從訂婚到結婚,總共花了四萬塊錢。」他假設老婆結婚後生活60年才去世,即21900天,就相當於「我花四萬塊錢買了她21900天,平均一天才合1.826元,一天不到兩塊錢」。

小品《海的誓言》

「現在僱個保姆,一個月不得花三千多?」男主角道:「我這一天花不到兩塊錢,有什麼理由不愛她?」

主角語畢,台上其他角色熱切地鼓掌,並稱「太好了」;鏡頭一轉,台下觀眾咧嘴大笑。

然而在社交網絡,這段小品卻令網民笑不出來。批評者質疑這段話「將老婆視為廉價勞動力」;也有網友將段子體現的物化女性思想,與山東素來給予外界「重男輕女」的觀感聯繫:「在某些地方,重男輕女,歧視女性都已經成為了潛意識了,所以節目組都不認為自己在歧視女性了」。

面對輿論,山東衛視公開道歉稱,有關台詞的本意是對「『金錢衡量愛情』這種不正確的價值觀」的反諷,「沒有任何侮辱、歧視女性,和『用金錢衡量女性』的意圖。」

電視台承認節目組在審核把關上「做得不足」,對台詞為觀眾「帶來誤會和困擾」致歉,並在重播及網絡播放中刪除了有關台詞。

不變的「物化和歧視」女性

全球觀看人數最多的央視春晚今年沒有歧視女性的作品出現。但過去幾年,中國央視的記錄並不良好。

2015年,央視春晚出現一些歧視女性的內容,包括以美貌「女神」挖苦不注重打扮的「女漢子」、將未婚女子比喻為「二手貨」,並有節目暗示女性是靠討好男性上司而升遷。女權組織「女權之聲」在這一年的春晚中,統計出44處歧視,併發起「春晚有毒,萬人聯署要求停播」的網上聯署行動。

2017年,央視春晚小品《真情永駐》中,妻子因辛勞而流產,因為得悉自己或會失去生育能力、而丈夫是家中獨子,而毅然離婚;夫妻倆最後轉而尋求「試管嬰兒」重修舊好。有網民認為這個節目在宣揚「生不出孩子對不起丈夫」的思想。「央視向全國女性道歉」的標籤一度在中國大陸的社交網站成為熱門,但央視實際並未道歉。

中國女權學者李思磐對BBC中文表示,受批評後央視的節目有所改進,當然可以說是一種進步。但「當你不再使用,這樣接地氣的歧視性或者歧視到低俗的內容後,2016年的春晚幾乎就沒有什麼內容可以看了。」

2015央視春晚小品"喜樂街"
2015央視春晚小品「喜樂街」中,以美貌"女神"挖苦不注重打扮的"女漢子"

從背書到抨擊是進步嗎?

2015年春晚引起爭議後,新華社、《環球時報》等官媒為其背書,稱外界批評春晚歧視女性是「小題大做」,屬「被安插的罪名」:「如果不是玻璃心、奉行弱者心態、太敏感 ,就是故意『消費』春晚,刻意製造話題」。

但在今年,具有官方背景的《中國婦女報》則大力抨擊山東衛視的小品,直斥其為「歧視和物化女性……當有識之士適時指出,有不明事理、觀念滯後的人居然還怪人家『屁事兒多』時,則是近乎麻木與癡呆了。」

李思磐並不認為這是官媒的意識提升,反而體現出官煤的代表性的焦慮。公眾期待他們能否代表婦女的心聲。如果不是2015年網友用「女權佔春晚」表達了反歧視的呼聲,《中國婦女報》不會自己意識到這點。所以這是公眾壓力導致的變化。

她說:「具有女權意識的年輕女性網友的聲音在社交媒體上的崛起,這是導致官媒態度變化的一個重要因素。社交媒體帶來了主流媒體把關權的轉移,也對邊緣化的受眾群體和對他們的訴求有一個擴權的作用。「

李思磐表示,中國新浪微博上具有女權意識的網民年齡段集中在學生畢業後到30歲左右的女性。她們雖然與13億的人口總數相比,佔比微乎其微。

但「一個社會群體在政治上的力量,不以人數多少和佔人口的比例做參考值。」

面對阻力如何發力?

即使如李思磐認為的「社交媒體帶來了主流媒體把關權的轉移,也對邊緣化的受眾群體和對他們的訴求有一個擴權的作用。「 但中國近年對社交媒體實行嚴格管控,連社交媒體微博的熱搜也被要求整改後才能重現上線。

在社交媒體發聲平權的群體,是否面臨重重阻力?李思磐認為「信息的傳播和流通被歪曲和管制,它的影響是全面的,它不僅僅針對某一個運動。」

她認為反而是性別平等是中國政府無法否認其合法性的重要組成部分。所以把性別平等作為它的一部分政治正確,這其中有很多動態的機會和空間。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