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再次被揭因拖欠油款面臨斷飛




2018年2月9日,中信銀行曾和海航簽訂戰略合作協議,海航稱獲200億元戰略授信,但迄今為止內情依然不明。(圖片來源:海航官網。)

被傳陷入財政危機的海航集團,繼日前爆出拖欠中航油三十億元油款之後,另一份涉及拖欠藍天航油料油款的公文,也於周二(6日)曝光。文件並向海航提出警告,因欠款而有被中斷燃油供應的可能。種種跡象顯示,海航的資金鏈危機依然在持續。(黃小山 / 黃樂濤 報道)

據這份被指是華南藍天航空油料有限公司的公函顯示,從去年10月起,海航就沒有按合同約定,向藍天航油支付油款,已嚴重違反雙方的付款約定。

該公函還顯示,藍天航油已多次採用多種方式催討,並向中國國際貿易仲裁委員會提出了仲裁申請,並被受理。藍天航油要求海航在3月16日下午4點前支付拖欠的油款和違約金,並作出承諾不再拖欠油款,否則將在18日中斷供油。

而據財經媒體人透露,華南藍天油料是由中航油控股的中外合資企業,從2009年經歷東星航空破產風波後,對壞賬管理流程比一般國有公司嚴格,因此其發出的催債公函,更具有預警的參考價值。

為此,本台立即致電華南藍天航空油料有限公司,據該公司人士稱,作為經濟往來,欠賬情況存在,但他以涉商業秘密為由拒絕透露詳情。

他說︰這是我們和它之間的商業秘密,正常都有些,往來是有的,每天都有。我們暫時跟那個海航沒有什麼需要給你透露的,我們有需要我們會通過我們的新聞發言人來。好吧。

該人士還強調,華南藍天航空油料有限公司是獨立的公司,中航油只是其中的股東之一,海航拖欠其公司油款和此前被媒體披露的海航拖欠中航油三十億油款不是同一回事。

此次被爆面臨斷油,已不是近年內海航首次出現的油料危機。僅六天前,路透社即爆出海航已拖欠中航油欠款達三十億元。並且在過去6個月中,海航集團對中航油的未結款項大幅增加。

中航油一位沒有透露職務的張姓人士向本台記者證實,目前海航欠款事件,還沒有太多進展,但因為金額每天都在變化,他也不能確定海航現在實際拖欠的油料款的實際金額。並建議記者採訪負責此事的宣傳部王部長。

張先生說︰哦,這個沒有新的進展,我現在我這邊也沒有新的消息能向你那邊通告。三十億的金額也有問題,每天都在變化,沒法確認。我們負責任的說,不能就說是三十億。這樣,我們有一個專門負責這個事情的對外的新聞發言人,我告訴你他的電話號碼,王部長……

但此後本台記者多次撥打該宣傳部王部長的電話,但該電話都無人接聽。

本台記者就海航已出現航油斷供危機的說法,向海航集團求證。該集團對接媒體的人士依然沒有正面回應,只是稱將和負責海外媒體的香港辦公室負責人協調。

他說︰你方便發郵件給我嗎?那個李永寧沒有聯繫你嗎?因為他是專門管這一塊的。我跟他提醒跟他確認一下吧。你有我微信吧?我讓我同事跟你確認一下吧。

但此後,本台沒能收到海航集團的進一步回覆。

成立於1993年、迄今總資產已過萬億元的海航,曾是具有國資背景的企業集團。但此後,國資的股權逐漸減少,而實際的出資人和股權構成則一直被指缺乏透明度。

去年4月,曾和中共情報機構關係密切的逃亡富豪郭文貴在海外曝料,引爆了海航危機。去年下半年開始,海航已出現包括飛機租賃、航油費拖欠、到期債務違約的系列麻煩。上月9日,中信銀行稱對其戰略授信二百億,但迄今為止,海航的資金壓力還未見緩解。

海航則回應,一如既往以旅客權益為先,持續保持安全穩定的生產運營,確保旅客的順利出行。對於各類不實言論和蓄意誹謗,海航稱將依法追究責任。出席北京兩會的海南省副省長毛超峰對媒體表示,海航目前資產質量和狀況應該完全沒問題,省政府既不干預企業經營,也不能違背市場經濟規律。但他強調,海航存在一定的流動性問題,該公司正在國內外進行資產重組以解決問題。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