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宪法呼之欲出,审查措施变本加厉

人大投票将即,当局对言论管制愈发严格。但反对的声音并未因此而消失。

Chinas Volkskongress - Jahrestagung (picture-alliance/dpa/xinhua)

中国全国人大会议在本周一(3月5日)开幕

(德国之声中文网) 本周日(3月11日)全国人大将就修宪草案举行表决。投票在即,当局的言论管制愈发严厉。 美联社指出,严格审查制度让一些民众们使用间接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担忧。

修宪建议的消息公布后,政府的审查机构开始限制社交媒体上的相关议论,"习泽东" 、"无耻" 或者是"我不同意"都成了敏感词。到后来,连英文字母"N"也被封了,当局可能担心民众以"N>2"暗指两届任期制可能成为历史。

 

甚至一些对于政府最直言不讳的评论家也不愿大声批评宪法修正案。北大法学院教授贺卫方拒绝就修宪发表看法,说这个问题"有点敏感"。

然而,异议声音还是时有出现。在国际妇女节的前一天,清华大学的学生挂起了一个庆祝非官方的女生节的横幅,上面拿任期限制问题开起了玩笑。横幅上面写着"爱你没有限期。如果有,那就把它删掉。"这些横幅被迅速取下。

一些海外的留学生态度更为直接。3月初,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布告栏出现了印有习近平头像并用中英文写的# NotMyPresident和#IDISAGREE的海报。之后,哥伦比亚大学和纽约大学也出现了相似的海报。一名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学生指出,呼声蔓延到各个国家的8所大学。

伤痕作家老鬼(马波)反对修宪,在微博上写道这是历史"严重的倒退",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他不能保持沉默。老鬼发表的文章很快就被删除。在微博发表的文章被封之后,这位作家决定使用推特发声。

 

就在昨日(3月9日),老鬼公开表示反对修宪,在推特上发表了对修宪的几点意见。台湾中央社报道,他表示这次修宪勾起了他对文革的伤痛回忆,毛泽东时代就是实施终身制才出现了文革。自己反对修宪的出发点有一个,就是不希望中国再倒退回那样的时代。他说:"有很多的恐惧……人们知道习近平即将成为皇帝,所以他们不敢违背他的愿望。 大多数人只是在观望"。

接受美联社采访时他表示,目前警察还没来找他:"但是我为此做了准备。"他透露,在北京的一些知名异议人士都被"旅游"了。他在推特上写道:"眼下,国内威信群不能有一点点反对修宪的声音,一有马上被封帖。"

《中青报》前编辑、少数公开表示反对的李大同说,代表们知道修正案是错误的,但没有人有勇气说出来:"我知道,只有几个普通的中国公民表达意见不会改变任何事情,但我正在这样做,这样,我才可以坦然面对后人。"美联社引述李大同表示:"他们以后回首到这段历史,我不想让他们说'没有一个中国人站出来反对'。如果人们说起纳粹,总是会问,那个时候怎么没有人做些什么。我希望以后能够面对我的过去。"

《纽约时报》报道指出,尽管精心组织了公众对提议的修宪表示支持,但异议的声音仍在不断出现。该媒体引述活动组织人权捍卫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的研究员法兰茜(Frances Eve)指出:""当局不得不拘捕、噤声和审查批评习近平巩固权力的人,以此来描绘一幅公众支持的表象。……习近平努力将自己巩固为中国的国家核心,嘲讽或开他玩笑的公民可能面临进一步的骚扰和拘留。"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