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富懸殊下的千億盈餘


香港庫房充盈,但同時是全球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城市之一。資料圖片

陳茂波繼承了曾俊華「計錯數」的傳統,預算案連續第九年錯估盈餘。香港現在是處於一個怎樣的困局:我們明明是坐擁豐富的資源,卻又為甚麼我們如此貧乏?庫房盈餘再達新高峯,但我們值得慶賀嗎?雖然香港的GDP高達26,600億港元,名列世界十大富裕城市之中。但不代表香港人因此而得到快樂。全球十大不快樂地區之中,香港排名第七。香港明明坐享如此豐盛的財富,享受到這個經濟成果的,只是佔社會的少數。

香港貧富懸殊問題在全球「數一數二」,僅次於美國紐約。反映貧富懸殊的堅尼系數,2017年已升至45年來最高。全港最低收入家庭的入息中位數是2,560元,與全港最富有家庭相差44倍。

香港窮得只剩下錢,雖然錢買不到快樂,但是用得其所,就可以令人安居樂業。然而香港政府卻知而不行。香港的社會福利照顧、醫療服務、資助房屋的供應,都沒有隨着香港的經濟步伐同步增長。

香港流感高峯期醫院爆棚的場面,相信所有香港人都不會陌生:公營醫院的急症室、病房內外都是人滿之患。大量的病人需要照顧,以帆布床、甚至座椅作為臨時病床讓病人接受治療;讓他們躺在病房外的走廊、甚至是接近洗手間的位置,對於醫護人員而言也是無可奈何。可憐的除了病人,還有我們的醫護人員。他們如同身處戰場,一秒也不能停下、一秒也不能鬆懈。

除了醫院床位不足,長者的安老院舍宿位同樣供不應求。過去多年來,預算案中都會有小恩小惠增加200個宿位。可是今年陳茂波對安老院舍宿位完全沒有投放資源,難道要長者再多等幾年才可以得到照料?2016年就有6,000多名長者,未輪候到宿位就離世!

政府一年又一年的「計錯數」,庫房豐盈不缺。但何以我們的社會,仍然有不計其數的長者生活得刻苦貧困,與香港的繁榮沾不上邊?他們為了檢查牙齒,而通宵達旦輪候街症,為了一餐溫飽而在街上執紙皮鋁罐……香港政府對我們長者,絕對是欠缺同理心,對於長者的照顧與關懷,實在是乏善足陳。政府守財依舊,實在看不到何為「理財新哲學」。

香港正面對人口老化問題,到2026年,香港的長者人口將會增至25%,到2036年,更會上升至逾30%。長者人口增加,屆時社會對於福利、醫療的需求將會比現時更龐大。錢,是要花,但應用得其所,投放於社會福利,用於有需要的市民身上,才是最實際有為、公義的做法。政府實在應該「好天斬埋落雨柴」,在盈餘如此豐盛的時候,增加公營醫療服務、設立全民退休保障,才是正道。

郭家麒 立法會議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