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会就特兴奋,让我莫名其妙

有件事儿,这么多年了一直没弄明白。

那就是为什么一开会我们就特兴奋,像过年一样像过节一样像办喜事一样。

以前吧,最夸张。那叫做喜讯传开,神州大地欢声雷动,各地群众奔走相告,敲锣打鼓上街游行,全国上下彩旗飞舞,祖国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海洋。

现在好些,好就好在不再折腾咱人民放下手里的营生上街发疯,只剩下参会人员和媒体自娱自乐,兴奋异常。

代表们这个激动啊,有“畅所欲言”的;有“欢欣鼓舞”的;有特意穿上民族服装的;有唱山歌的……好在没有拉美的,不然没准儿还有跳起桑巴舞的。

媒体们这个兴奋啊,采访都不叫采访了,叫新闻大战;任务都不叫任务了,叫光荣使命。记者会前摩拳擦掌,憋足了劲,和要冲锋陷阵一样。交请战书了吧,表决心了吧,开誓师会了吧?会上更是乐颠颠地跑来跑去。占据有利地形,追击采访目标。代表们鼓了多少次掌,交了多少个提案,怎么吃怎么住,坐什么汽车走什么线路。抢着拍照,抢着发稿,消息铺天盖地,迅速占据各媒体头条。

开会是人类社会再普通不过的一件事儿,从原始社会的部落酋长会议,到今天的联合国会议,一开就开了几万年。

简单地说,绝大部分会议举行的原因是有事要商量。总有事要商量,就要总开会。

庆祝会应该高兴,毕竟是有什么喜事儿要庆祝;运动会应该高兴,毕竟是大家热热闹闹在一起玩一次,不能参加项目的也能跟着起起哄,开开眼。传达涨工资精神的会应该高兴,没发现谁和钱过不去,一听说要给钱多了就哭的。

可这商量事或选个举什么的会,有什么可高兴的?

满眼都是万众瞩目、隆重开幕、精神振奋、热烈庆祝、决策英明、一致拥护、圆满结束、胜利闭幕……

看得我这个傻呀,闹得我这个晕啊。不就是开个会么,兴奋个什么劲啊。

女士们先生们,我实在是不明白,你们谁能告诉我,你们为什么兴奋?有了开心的原由别自己藏着,让咱也和你们一起高兴一次,我会非常感激你们的。

电视,广播,报纸闹闹也就算了,竟然发现我常去的一个社交网站主页上,也打出了大红标语,“心情喜悦,迎接××会”。社交网站不是咱草根娱乐休闲的地方么,你们喜悦什么?咱弟兄们天天在这里一起混,应该有福同享。你们自己喜悦,不告诉我为什么喜悦,就是不让我喜悦,多不够意思。

国外议会党会也隔三差五就开,没看人家乐的不行,偶尔还吵的不行。难道他们神经集体出了问题,赶上这么大的喜事不知道兴奋?

你们不告诉我,那我就自己瞎猜,猜错了,可别怪我。

喜欢把开会当成喜事的是谁?不是你吧?不是我吧?隔壁的王老三我也问过,他说也不是他。那就应该是组织开会的人。为什组织开会的人们要把开会当成喜事?

 我要是问他们,估计他们在心里肯定会这样骂我:你这没良心的,开会是我们在一起总结过去,规划你们的美好未来。你一天吃饱了什么事情都不想,我们替你想,你不高兴?再说,这么一大群人开会,又讨论又选举的,那是民主的体现。给你民主权利,你不高兴?

要这么说,我高兴,当然该高兴。这么抬举我,再不高兴我对得起谁啊。

可是,可但是,我觉悟低,反应慢,还是有点不明白。你们就是大家选的纳税人雇的管理公共事务的,你们为我们操劳,那是你们应该做的,再正常不过,有什么可炫耀的?还有,民主是宪法规定的权利,不是谁赏的不是谁赐的不是谁当生日礼物送的,有什么可庆祝的?

算了,不瞎琢磨了。正是:

不是不明白,事情真奇怪;
正常开个会,莫名乐开怀。

林奇,林中奇谈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