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观察:他这么敏感他爸爸知道吗?

“爱你没有期限,如果有,那就把它删掉”,清华法学院男生表白横幅受到追查。时评人长平认为,言论审查不是因为领导人不够开明,而是源自权力专横。

China Xi Jinping in Nanjing (Getty Images/AFP/C. Khanna)

“我相信习近平对他的父亲会有很好的交代,和他的在世家人也能和睦相处,其乐融融”

(德国之声中文网)"小香肠的尾部切成十字状,新鲜蘑菇切片,在平底锅里放油,倒入鸡蛋,香肠和蘑菇煎熟。起锅后洗净平底锅,放上一片吐司……" 是不是已经看得垂涎欲滴了?有些人可不这么想。如果你在中国,把这样一份菜谱发送给朋友,将会遭遇政治审查:"你提交的信息中有被禁止的内容。"

这不是新鲜的故事,而是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是的,不只是"中国网民"。有人考证,敏感词历史悠久,悠久到习以为常--一方面人们接受了审查的后果,比如今天姓邱的人,未必清楚他们的先人为圣人孔丘讳而改姓;另一方面,人们也"习惯"了自我审查,就在我写下"习以为常"这几个字的时候,都下意识多看了它几眼。我相信正在人民大会堂"议政"代表委员们,会特别小心避开它的。过去总有一些代表委员操心国民的素质,劝人改掉一些"毛病"和"恶习",不是因为他们"慢慢就习惯了",而是维系审查机制的恐惧在起作用。

最近因为修宪议题,敏感词空前敏感,不仅"登基"、"千秋万代"、"袁世凯"被查禁,连"不要脸"、"歪脖子树"也不能说了。据传有人因为生日宴会上玩倒车游戏被刑拘,想必很快会出现"如何正确地倒车,避免被误会为政治讽刺"的热帖,只是"倒车"要改成"退车"、"回车"才好。也要吸取知乎网站的教训,不要讨论"不肯换班,疲劳驾驶的老司机",就教新司机如何"退车"吧。

 

我们对"开历史的倒车"耳熟能详,是因为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历史观,认为"谁也无法阻止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其实中国古人并不这么想,孔子就一直在劝君主们开历史的倒车,回到"三代之治"。

一些苦心孤诣的劝谏者也希望当今圣上能够倒一倒车。他们一再提醒:您这么敏感您老爸知道吗?想当年,习仲勋就是因为毛泽东过分敏感,认为他们有一个反革命集团"用小说反党",受到政治迫害,才让他的儿子习近平有机会当知青避祸,"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还顺道在黄土高原一个山洼的神奇图书馆里读遍了世界名着。

你们真的是想多了。世界上的确有父子不和、母女反目的故事,但是把独裁专制者都想象成众叛亲离的"独夫民贼",多半是自欺欺人。我相信习近平对他的父亲会有很好的交代,和他的在世家人也能和睦相处,其乐融融--包括也曾被"敏感词"害惨了的老母亲,以及在哈佛大学接受过西方"邪路"教育的女儿。

也许习仲勋真的是一个开明的人,认为允许老百姓"'洗净平'底锅",吃一顿干净的饭,跟建五星级厕所一样重要。但是,我不会想象他像戏剧舞台上突然跑出来的老人,颤颤微微地,举起个拐杖,痛骂:"逆子,畜牲,你想复辟帝制?愧对列祖列宗!……"

 

人们设想,假如有个开明君主,胸襟开阔,乐于纳谏,从善如流,世间就没有这么多敏感词了。这实在是对敏感词太不敏感了。敏感词不是因为君主胸襟不开阔,而是因为权力专横。在被影视剧反复称颂的"康乾盛世",文字狱同时也最为邪恶。

当代文字审查和思想审查的执行机构是宣传部门。有必要一说的是,习仲勋本人在被敏感之前,也曾担任宣传部长职务,也曾执行审查任务。他审查小说《刘志丹》之后,提出要把小说写成三个缩影,"时代的缩影"、"中国革命的缩影"、"毛泽东思想的缩影"。但他没有避嫌,或者说冒着犯上的风险抬高自己,惹恼了毛泽东。用今天批判孙政才的话语,就是"政治野心和个人私欲极度膨胀"。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Imago/epd)

时事评论作家长平

"期限"没有想到,它成了今天最敏感的敏感词。最新的一个"敏感"消息说:3月7日,清华大学法学院有男生打出对女生表白的横幅:"爱你没有期限,如果有就把它删掉"。网络正在上演信息传播与追删的猫鼠游戏。据称院系负责人将遭到严厉追责。

假如时光倒流六十年,对于如此明目张胆地讽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行为,作为宣传部长的习仲勋不要求严查重惩,恐怕也是失职吧。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