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美經貿關係「牽頭人」劉鶴

江迅

在中美貿易摩擦頻發的關鍵節點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劉鶴在「兩會」召開前出訪美國,返回北京後多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的新頭銜。三月五日開幕的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接近尾聲之時,將公布劉鶴出任國務院副總理的消息。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劉鶴

劉鶴小檔案
一九五二年生於北京,畢業於北京海淀101中學,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同班同學,後獲得中國人民大學工業經濟專業碩士學位。現任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中央經濟體制和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專項小組組長、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黨組副書記。劉鶴是習近平的重要財經智囊,被譽為「中國的薩默斯」、「中國新經濟計劃的總設計師」等。

初春北京,暖意融融。當今國際舞台上,北京的一舉一動都牽動外界目光。走進三月,為期十八天的中國「兩會(全國人大和政協)季」是十年來最長的一次會議。觀察家都認為每年「兩會」都是觀察中國外交「風向標」的重要窗口,中共十九大後首度換屆的今次「兩會」,即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全國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頻頻透露中國外交新動向,是全球觀察家共同探索的課題。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劉鶴三月五日出現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開幕式主席台上,他是主席團成員一百九十人之一,沒有引起中外媒體的特別關注。三月三日,這位在美國受過教育的中南海官員剛剛從美國回到北京,才倒了時差。繼二月上旬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訪問美國僅僅十多天,劉鶴臨危受命,再度訪美,可見當下中美關係依然是熱點。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認為,劉鶴、楊潔篪兩位政治局委員相繼訪美,說明中國政府對與美國合作夥伴關係的重視。在中國「兩會」召開前出訪華盛頓,在中美貿易摩擦輿論頻發的關鍵節點上,劉鶴此行多了一層意義。

劉鶴訪美出發前的二月二十六日,用北京官方的文字描述,劉鶴的職務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一個是國的,一個是黨的。「二月二十七日至三月三日,劉鶴開始為期五天的訪美之行,雙方將就中美關係和兩國經貿領域合作交換意見」。當劉鶴於三月三日回到中國之際,官方又發布消息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增添了一個新頭銜「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剛從美國回到北京便被掛上這一新職。他從美國回來,參加三月五日開幕的人大會議,他又會有一個目前尚未宣布而大會末期才公開的新職:國務院副總理。

熟悉中國政治的都這麼說:內政看領導核心,外交看中美關係。二零一八年頭兩個月,中國這兩方面接連有大動向。外交方面:中美關係在經歷了相當長的穩定發展之後,站到了一個臨界點:進一步,是更穩定的利益連接的新型大國關係;退一步,則可能滑向接近冷戰的遏制狀態。

北京官方描述是「中美全面經濟對話」稍後在北京展開,卻沒明說何時,不過,「牽頭人」已經明確而高調公開了,這在過去相當少見。此外,即將出任副總理的劉鶴「兩會」前出行美國,意味著劉鶴在出任副總理後將分管對外經貿,跟吳儀、王岐山、汪洋幾位前任一樣,是「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

劉鶴赴美「救火」失敗?

劉鶴在美國磋商中,用北京發布的文字表述,雙方認為,「應採取合作的思路而不是對抗的方式來處理兩國經貿摩擦,維護兩國經貿關係健康發展。雙方同意近期繼續在北京就有關問題溝通,為兩國下一步深入合作創造條件」。訪美期間,劉鶴同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科恩、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就中美經貿合作及其他共同關心的重要問題作了磋商。中國外交部副部長、人大會議發言人張業遂三月四日在新聞發布會上稱,日前在華盛頓會面的中美官員同意近期在北京繼續磋商。不過,白宮發言人旋即對此明確表示,中美沒有就磋商一事達成一致意見。

陰雲密布,遲遲不散,中美貿易,戰鼓擂動。中美貿易面臨洗牌,有西方輿論認為,全球兩個最大經濟體之間的貿易緊張關係週前不斷升級,臆測劉鶴訪美目標是力避中美之間一觸即發的貿易戰。美國等西方媒體紛紛引述消息人士說,劉鶴的美國之行所獲具體成果欠奉,他與多名美國官員的會晤也相當困難,中國希望能重啓中美全面經濟對話,劉鶴卻未能爭取到美國贊同。此外,劉鶴也沒能與美國總統特朗普非正式見面,美國在增加關稅問題上卻給了劉鶴下馬威,畢竟劉鶴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首席經濟官員。一句話,「劉鶴今次赴美已『救火』失敗」。

不過,亞洲週刊從中國外交部人士獲知,這種論斷言過其實,評論過分聯想,習近平原本也只是要求劉鶴此行美國能穩住對方,有些事需要再拖一拖,等待三月全國「兩會」換屆、改機構、換新人後再出新招,劉鶴訪美歸來,達到了目的。再說,今日美國,從白宮到內閣,雖有諸多情緒性表達,但總體而言,理性聲音仍佔上風。二零一八年美國經濟,尤其是股市出現異動,與國債、宏觀經濟基本面的表現有關係。中美兩國的宏觀經濟的發展對世界經濟具有長遠影響,雙方就需要在宏觀經濟上做一些溝通,中國需要對美國闡述下一步在經濟領域的改革措施。

劉鶴會晤中提出中國將擴大外國企業在華的市場准入,尤其是保險等金融行業。但美國官員則提出更高要求,包括要北京取消國企補貼,並採取其他措施減少美國對華貿易赤字,還有為美國企業在華投資提供公平的競爭環境等。劉鶴對美方提出三點訴求:建立一個新的經濟對話機制,任命一名專人負責中國事務,提出一份清單說明具體要求。

過去半年,中美貿易摩擦不斷。進入二零一八年,美國針對中國的貿易反制措施更加頻密。一月,美國突然宣布大幅增加對進口洗衣機和光伏產品收取的關稅,該舉措是美國近年來最嚴厲的貿易保護主義措施,首當其衝的就是中國。同時,美國政府提出「保護美國通訊法案」,禁止政府機構及其相關單位使用中國公司的通訊產品。此後,美國商務部頻頻發起對中國出口產品的「雙反」,即反傾銷、反補貼調查。美國對中資企業在美投資經營活動密集設置「玻璃門」、「彈簧門」。

美國對華態度漸趨強硬

進入二月,美國商務部要求白宮向包括中國在內的十二個國家生產的鋼鐵附加五成三的關稅,另外對原產於中國等國的橡皮筋發起反傾銷反補貼調查。當劉鶴踏足美國之際,美方就「美國優先」連環祭出三招:美國商務部二十七日宣布,中國鋁箔生產商獲得政府不公平補貼,並在美國傾銷產品;傾銷幅度為百分之四十七至一百零六,補貼幅度為百分之十七至八十一。美方因此對中國製鋁箔,徵收稅率最高達百分之一百零六的保證金;美國貿易代表署二十八日向國會提交年度貿易報告,直指中國的國家主義經濟發展模式影響美國及世界,美國會強化執法。

就在劉鶴抵美當天,美方公布了《二零一八年貿易政策綱要暨二零一七年度報告》,報告中批評中國採取的「中央統制經濟模式」,政府角色很大,並在不斷加大。特朗普不顧白宮內部及貿易夥伴的強烈反對,三月一日宣布,他將簽署一項對鋼材進口徵收百分之二十五關稅、對鋁進口徵收百分之十關稅的命令,後者的稅率比美國商務部的建議還高出二點三個百分點。除了經貿領域,美國還開始試探中國紅線,劉鶴到訪次日,美國國會通過了《台灣旅行法》。美國對華態度漸趨強硬,早前發表的《國家安全戰略》把中國與俄羅斯並列為戰略競爭對手,還罕有地把「經濟安全」置於僅次於「國土安全」的地位。美國國會更先後通過准許美國軍艦停泊台灣的《國防授權法》及促進美台高官互訪的《台灣旅行法》,後者核心是解禁美國高級官員去台灣。

中國商務部警告說,在美國國內,中美經貿問題正有被政治化的傾向,這最終只會損害中美兩國企業和廣大消費者利益,阻礙兩國經濟發展。面對咄咄逼人的美國,中國也採取反制行動。二零一八年一至二月,中國連續發起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涉及原產於美國的苯乙烯、高粱、乙二醇和二甘醇的單丁醚等。據美國穀物協會統計,美國出口高粱的四分之三以上賣給中國。但理智又告訴中國,協商比對抗更有利,除非觸及中國核心利益。一個明顯信號是,在劉鶴抵達美國的同時,中國商務部發布公告稱,即日將終止對原產於美國的進口白羽肉雞產品徵收反傾銷稅和反補貼稅,徵稅措施二零一零年實施,原本將持續到二零二一年。

中美貿易摩擦目前還控制在個別行業,橫亙在中美貿易之間的關鍵因素是巨大的貿易逆差。中國官方數據顯示,二零一七年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一點八七萬億人民幣(約兩千九百五十七億美元),較上一年繼續擴大一成三。但在貿易摩擦之戰中,誰都是輸家。讓摩擦上升到「貿易戰」的地步,對於中美兩國、對於全球正在復甦的經濟來說,都是災難性打擊。特朗普至今的實質貿易戰行動只針對加拿大、墨西哥等國,有學者分析他的思維有一部分還是理智的,至少對中美貿易戰兩敗俱傷結果尚有顧忌,北京尚有時間緩衝。也有分析認為,目前他的一些政策還停留在「口頭上」,不僅離真正實施相差甚遠,甚至連特朗普自己也承認,它目前處於「撰寫階段」。 其次,特朗普此次針對的領域是鋼鐵和鋁,美國需要從一百一十個國家和地區進口鋼鐵,中國的出口量僅佔百分之二,排名第十一,遠在加拿大、日本、韓國等美國盟國之後。

北京財經評論人莫開偉認為,現在的全球貿易越來越朝著自由貿易的方向前進,越來越依靠多邊貿易體制下的爭端解決機制來解決貿易爭端,越來越依靠全球自貿區,推動全球貿易與投資便利化,而絕不是動輒就打「貿易戰」,搞貿易保護主義。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問題專家呂祥認為,討論中美雙方宏觀經濟協調問題,現在最關鍵的問題是美國國債。美國國債的收益率正在提升,十年期國債的收益率已接近百分之三,超過三是危險的,意味著美國舉債成本會大幅提高。中國、日本這兩個國家是美國最重要的兩個債權國,如何保持這方面的合作,是美方最關心的問題,這比貿易問題重要得多。再說,二零一七年特朗普訪華,雙方簽了二千五百三十五億美元的合作協定,大部分是意向性協議,怎麼落實?需要雙方往前走一步。特朗普號稱一點五萬億美元基建計劃在國內遇到阻力,這或許也是劉鶴使命之一,就是要了解情況,知道細節。絕大部分美國專家和美國媒體也都不知道一點五萬億美元在哪,如何實施。

二月二十八日,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在北京舉辦「經濟每月談」活動,多位國際問題專家就當前中美關係的熱點問題展開討論。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陳文玲認為,美國發動貿易戰的信號清晰,中美貿易之間正在經歷從貿易摩擦進入貿易衝突的關鍵階段,一旦雙方在貿易問題上交惡,美國遭受的損失未必比中國小,「中美之間產生對抗性博弈,真正打起貿易戰,一定是美國傷得更重。第一,美國原來的貿易保護主義,限制高科技產品的出口,倒逼了中國高科技的加快發展。第二,美國有很多大宗商品的主要出口市場在中國,如失去中國市場,對美國將是重創」。

早前,特朗普不可一世講完「貿戰是好事,要贏很容易」,日前卻話鋒一轉,稱不認為貿戰會爆發。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阮宗澤表示,美國對華貿易調查,從中美建交以後就沒有斷過,要用平常心看待中美之間的「雙反」調查,但要防止失控。總的來說,現在中美關係的基本盤是穩定的,而且誰也沒有意願和力量要推倒重來,「互補才是中美關係的主要特徵」,「關鍵在於拓展、擴大和強化中美的經貿關係。蛋糕做得越大,大家才會分得越多」。阮宗澤認為,「過去四十年,中美之間的貿易量增加了二百多倍,從二十五億美元到五千多億美元,未來用不到四十年,完全可以把中美之間的貿易額推到上萬億美元」。

中國經濟三大攻堅戰

一月二十四日,劉鶴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二零一八年年會上致辭說,中國將推出超出國際社會預期的開放措施。中國未來幾年經濟政策的頂層設計,關鍵是要實施好「三大攻堅戰」:防控系統性金融風險、精準脫貧、污染防治三大攻堅戰,中央政府在經濟領域會有哪些「辣招」?全世界都在關注劉鶴的言行。

中國媒體稱劉鶴為「未來中國經濟發展的理論操盤手」、「中國經濟政策的核心智囊」、「中國新經濟計劃的總設計師」,美國媒體則稱他為「中國的薩默斯」,以強調劉鶴在經濟決策中的重要性。二零一三年初夏,時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多尼倫飛往北京參加一場中美高層會晤,習近平指著他身邊一位身材高大、有著學者風度的助手對多尼倫說:「這是劉鶴,他對我非常重要。」

劉鶴參與了第八個五年計劃(「八五」計劃)、「九五」計劃、「十五」計劃和「十二五」規劃綱要的編制,同時還是十六屆三中、五中、六中全會,十七大,十七屆四中、五中全會文件重要執筆人,已為三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起草經濟講稿。他還讓「頂層設計」一詞火了起來。

劉鶴生於一九五二年,河北昌黎人,曾就讀於北京一零一中學,一九六九年「上山下鄉」到吉林插隊,後加入三十八軍當軍人,當兵三年後在北京無線電廠當工人,後轉為幹部。一九七八年考入中國人民大學,於一九八六年獲工業經濟系碩士學位。翌年進入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工作,進入國家計委後,劉鶴每年都有研究成果發表。一九九八年劉鶴與人發起「五十人論壇」的組織工作,由一流學者組成。後來,論壇中有包括劉鶴在內的多位十八屆中央委員。二零零三年三月出任中財辦副主任。

細心的人發現,劉鶴在二零一四年底的視頻和照片中,頭髮「突然」變得幾乎全白。其實,他以前是染髮的,後來聽說染髮對身體不好,於是就決定停止染髮了。熟悉他的朋友都說,劉鶴的性格與處事特點就是「低調」,「思想開放」,「雖身居要職,仍注重研究問題」,「患有喉疾,他說話聲音很輕」。他提出「底線思維」、「新常態」理念,都獲習近平認同而為他所用。不過,中財辦曾經特意對外說,劉鶴認為外界對他在中國經濟政策制定方面扮演的角色有許多誤解,中國經濟政策是透過一個集體決策體系制定的,任何個人發揮的作用都有限。

劉鶴訪美是全國兩會前夕,即新一屆政府外交前哨戰。「堅持和平發展道路,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共十九大報告中這一行小標題明確表達中國堅定的「世界觀」和外交方向。

二零一八年以來,法國總統、英國首相、荷蘭國王等先後踏上北京的紅地毯,體現合作共贏理念的「一帶一路」成為各方客人與中國領導人必談的話題。同期,日本外相和國家安全保障局長在一個月內相繼訪華,印度外交秘書顧凱傑上任伊始即赴華訪問,馬爾代夫總統派特使訪華。瀾滄江—湄公河合作第二次領導人會議達成多項務實成果。中國在周邊外交中,展現了一貫的積極、穩健、務實風格。中國—拉美和加勒比國家共同體論壇第二屆部長級會議、中國非盟第七次戰略對話等外交活動相繼舉行,中國對發展中國家夥伴們進一步釋放「利好」信號。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向松祚認為,中國的學界、政界、媒體界人士不能跟著起哄,炒作什麼中美分道揚鑣,什麼中國挑戰美國,什麼人民幣挑戰美元霸權,什麼中國要取代美國引領世界,什麼美國已經衰落,什麼二十一世紀是中國的世紀,什麼中國已經站到世界舞台中心。姑且不論中國目前在很多方面與美國還有相當差距,就算是有一天中國全面超過美國,也不應該大張旗鼓去自我炫耀,自我宣傳,甚至自我吹捧。這無異於自找麻煩,自己主動樹敵,是很不負責任的言行。美國今天對中國政策的強烈反彈,與中國媒體界、學界包括一些官員煽風忽悠起來的高亢的民族主義情緒不能說沒有一點關係。

全國「兩會」期間,中國外交部長按照慣例將回答中外記者提問,為各方全面了解中國外交政策敞開窗口。同時,在以往全國兩會期間,中國國務院總理在會見中外記者時,也會對中國外交政策作出新的闡述,廣受關注。據北京外交部一位人士透露,二零一八年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週年、北京奧運會舉辦十週年、「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五週年,中國外交將重在「落實成果、穩中求進」,繼續推動國際秩序改革和全球治理完善。外交部長王毅在外交部新年招待會上已「劇透」中方一系列外交部署。他表示,將深入推進「一帶一路」建設,落實首屆高峰論壇成果,啟動籌備第二屆高峰論壇,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辦好博鰲亞洲論壇、上海合作組織峰會、中非合作論壇峰會和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等主場外交活動,助推開放發展的時代潮流。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人大會議上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中國未來一年會「積極參與改革完善全球治理,致力於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推進大國協調合作,深化同周邊國家睦鄰友好和共同發展,加強同發展中國家團結合作。辦好博鰲亞洲論壇年會、上海合作組織峰會、中非合作論壇峰會等主場外交。繼續為解決國際和地區熱點問題發揮負責任大國作用。完善海外利益安全保障體系」。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員賈晉京認為,中國對全球新增經濟的貢獻已連續五年超過百分之三十,中國首倡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正加速形成新型市場網絡,這都為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的深入開展提供保障。當下,地區熱點問題此起彼伏,恐怖主義、網絡安全、重大傳染性疾病、氣候變化等非傳統安全威脅持續蔓延。面對全球性挑戰,作為全球性大國,中國有話要說,有事要做。二零一八年的中國外交又將度過熱絡而繁忙的一年。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