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心政府守財 地產霸權當道



杜耀明

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一次過破了兩項歷史紀錄。他上周發表財政預算案,錄得去年財政盈餘接近1400億元,是歷史新高,但又竟然是近十一年來最不受歡迎的預算案。

預算案不受歡迎,不單單因為背逆民情沒有派銭,更在於反映出政府不但迷失更且病入膏肓,香港在這批無心無力的高官帶領下,即使資源豐厚,注定要原地踏步。

上年度財政盈餘雖然風光,但亦突顯了兩大問題。一是港人無法走出地產霸權的惡夢。上年度的盈餘,主要來自房地產收入遠超預期,包括賣地收入比預期多出600多億元,印花稅亦多收近400億元,政府收入更倚賴地產業,兩者成為利益共同體亦不言而喻。

表面上,政府坐擁豐厚儲備,大可全數動用上年盈餘全力解決房屋問題,例如大量興建公屋及居屋,以每單位87萬元的成本計,也可以為四十多萬人提供11萬5千個單位。再加上原定計劃中公營房屋每年供應兩萬多個,若再放寬中產家庭申請居屋的入息限制,香港人的居住問題起碼看到曙光。

政府的盈餘命脈依舊是房地產,大地產商更是長期拍擋,來年單是賣地收入亦以千億元計,並預計地價將不斷破頂,政府又怎會自斷經脈,推出不利地產商的政策?更何況本地大地產商是北京上賓,又在特首選舉團手執多票,而近年來不少國企亦踴躍投入香港地產市場,特區政府又豈敢造反,不照顧主子的利益行事?

今年手握大量盈餘卻對港人居所問題毫無幫助,反而突出政府財政充裕有賴地產興旺,是今次預算案一大敗筆。但若能好好運用財政資源,也可稍為緩和社會矛盾。遺憾的是,特區政府既無長遠規劃,也不懂回應民情。

十五年來,不僅年年財政盈餘,實收盈餘更往往遠高於預期,每年以百億元計,其中幾年更逾千億之數。單以過去五年計,平均每年盈餘860億元,也就是說,大量盈餘已是常態,早該納入經常賬目作經常開支用途。政府卻一直低估收入,看來是扣起資源不用,也不願用來改善醫療服務,提升教育質素,加強安老政策,以至設立退休保障制度等等。

執政者的不作為,表明無意改變開支遠低於收入的情況,抵觸了《基本法》規定,即政府財政必須符合量入為出、收支平衡的原則,也使香港公共服務的發展停滯不前。香港只求經濟增長,縱有發達國家所羨慕的財政資源,卻故意每年扣起860億元,也不撥給經常開支,提高公共服務的級數,也不承諾社會改革和發展的目標,逐漸已難以應付一個已發展地方丶人口老化社會的各項需要。

結果是︰醫院佈滿臨時床位,公立醫院醫護人手短缺;以考試為本的填鴨式教育依然當道,高官子女大多上國際學校;還有樓價繼續上升,劏房漸成常態,公屋輪候時間不斷延長;三分之一老人家活在貧窮線下,私人老人院舍監管不足質素參差。今次預算案加強港人對政府的反感,正正在於經濟連年增長,政府庫房水浸,香港人生活質素卻沒有與時並進,經濟數字令人眼前一亮,卻只是莫大的諷刺…政府庫房充盈,卻窮得只有錢。

政府沒長遠打算,甚至連因勢利導也不願意。眼前房地產炒賣既然無法改變,政府大可運用由炒賣得到的收益,定期投放於社會各方面的發展。

不過,特區政府坐擁接近一萬一千億元儲備,每年寧願大量盈餘到手才臨時決定如何運用,可見其既無意志收復地產霸權,也無決心紓解民困。因此不難理解,千多億元盈餘,六成用作投資,只用四成來「派糖」,其中八成類似酬賓,以折扣回贈納税人稅款,其餘兩成才分給最貧困的基層,而不會改動決定利益分配、製造貧富懸殊的現行體制。

更令人耻笑的是,陳茂波一面堅拒向市民派錢,另一方面卻慷納稅人之慨,以不同藉口,向建制人物主持的機構大量獻金,單是科學園的項目,口說投資卻又不問回報,一揮筆便撥五百億元。只求政府派一萬幾千的香港人,又怎會不看儍了眼?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