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崇义:修宪复辟元首终身制,习近平率中国重返极权

陈小平(左)对冯崇义教授进行访谈Mirror Image

 

【明镜书刊 】 : 中共中央向全国人大建议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在海内外引起轩然大波。刚刚上市的《外参》95期,发表了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接受明镜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访谈的长稿,是根据3月2日的《法治与社会》第109期电视节目整理。今天我们请明镜集团总主笔高伐林先生来介绍他们的访谈。

法广:高伐林先生,中共中央修宪建议提出来之后,明镜媒体上的反应很热闹。你们为什么要请冯崇义教授当嘉宾呢?

 

高伐林:中共提出修宪建议,一下成为民众和学者们关注的焦点,明镜旗下的电视、广播、网站、杂志和社群媒体,用了大量篇幅,提供各方人士的各种意见,帮助大家从各种角度来深入了解这个修宪建议的来龙去脉,它的实质和一旦通过、可能造成的影响。对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的访谈,就是其中的一篇。冯崇义教授多年研究中国政治、宪政转型,中共修宪建议正在他的研究视野内。

 

法广:冯崇义教授对中共修宪建议有什么看法?

 

高伐林:他认为这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习近平刚上任时,表现得左右都要兼顾,大家都猜他是会往左,还是往右?但是五年下来,习近平亮了底牌:既不往左,也不往右,而是往后,就是复辟个人专制的极权制度。

 

法广:为什么冯崇义教授这么说呢?

 

高伐林:冯教授回述,文革之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改革开放,是从极权社会转变到后极权社会,表现出三股大潮流:市场化、全球化和民主化。现在回头从政治层面看,中国领导干部体制的改革,任期制是仅存的成果。邓小平当时总结,文革那么大灾难之所以会发生,就是因为毛泽东成了一个权力不受限制的最高领袖。所以,要限制最高权力,防止新领导人拥有一人独尊、至高无上,连对身边战友都可以生杀予夺的专制权力。但习近平这次修宪,等于把这个任期制完全颠覆了。

 

冯崇义反驳了对习近平集权种种正面解读的说法。

 

法广:他反驳了哪些赞同习近平修宪的说法呢?

 

高伐林:例如,陈小平引述说何频认为习近平之所以集权,因为他首先要保命,避免落到胡耀邦、赵紫阳的结局。冯崇义教授认为,这是一个误判。习近平已经大权在握,掌握了枪杆子、刀把子,完全控制了办公厅和中央警卫部队,习王联手反腐,打击最厉害的就是军头。而习近平现在压制的,恰恰是那些党内和社会上相对温和、理性的、追求民主宪政的人和组织,五年来把中国公民社会的进步力量,像非政府机构、民间异见领袖、自由知识分子、律师群体......几乎是斩草除根!习近平要做独裁者,当然有各种政治对手,但他更多的是“假想敌”,疑神疑鬼,将别人看成、说成“阴谋篡党夺权”。这是独裁者的惯用把戏,不同的是,毛泽东用的名义是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习近平用的名义是反腐。

 

法广:记得您此前接受我们专访时介绍过,何频先生认为:集中权力的正面作用是避免无人负责的情况、更有效率?

 

高伐林:对,陈小平在对冯崇义的访谈中也转述了何频的看法:任期限制在两任,造成当王储时不敢积累自己的人脉,接任后才能着手组织班底;五年过去,到第二任可以按照自己的蓝图施展了,交班的期限又到了!取消任期限制,才能避免互相牵扯。冯崇义不同意何频这种看法。他说,习近平五年来集权,所谓“效率”在哪儿?都体现在对社会、对民主力量的摧残上了;而十八届三中全会那些体现经济理性、法治思想、集体智慧的改革举措,几年来一条都没落实,因为这跟他的党权至上、个人权威至上相互冲突。对习近平集权的利弊,要看放在哪个框架里面来评判。不能跟着习近平做梦,在党国专制框架里打转,要跳出来看一看更重要的政治评价:个人专制和集体领导,哪一种体制更有利于社会发展、更有利于宪政转型?冯教授说,从治国模式的博弈过程来看习近平修宪的实质,就更清楚。

 

法广:这怎么理解呢?

 

高伐林:冯教授认为,江泽民和胡锦涛时期一直贯穿党国维稳和公民维权二者的博弈,习近平的做法是将维稳系统整个升级,从周永康的政法委、维稳办模式,提升到国安委模式。这是巩固党国专制,还是走向宪政转型?无疑他所做的一切制度安排,完全是服从于他个人专制这个目标,服从于党国极权专制这个目标,就是要切断、要堵死中国向宪政民主转型的路。五年来,习近平一直是开历史倒车,千方百计想把中国从后极权社会又拉回到极权社会。那么,我们根据什么事实、什么逻辑,去幻想习近平可能启动中国民主转型机制呢?

 

法广:习近平这种思路,根源何在,冯教授怎么看?

 

高伐林:冯教授说,习近平春节期间慰问群众讲不忘初心,脱口而出自己的使命就是保住“党的家业” 他是把这个国家,把我们的民族,十几亿人,都当成“党的家业”的!这就是北京人所讲的,是一个二愣子的使命感。刚才我们谈到反腐,冯教授指出:腐败的定义是以权谋私,这个“私”可以是金钱,可以是女人,但更厉害的是权力。习要攫取不受限制的专制权力,把天下都当成属于他和他那个小集团的,这是最大的腐败、头号腐败!这是所有专制帝王共同的一种心态,一种病态。

 

法广:习近平修宪走向终身制的前景如何?

 

高伐林:这次全国人大看来是会通过修宪草案的,但是对习近平走向终身制的前景,冯教授很不看好。他说,所有专制者都把天下安危系于一身,“离不开我”。但是他没有可以信任的党国接班人,社会条件已经不复存在了,“红三代”是成长不起来的,所以不管习近平“红二代”如何折腾,党国是要在他们手中结束的!

 

位高权重的人,需要有章可循来确保有自身安全感。现在如果把这些仅有的章法都摧毁了,这既冒天下之大不韪,又激起党内元老、同僚的恐慌,把人都得罪光了。还有别的路好走吗?那只能是越来越依赖蛮横暴力。这就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再次极大地增加了政治争夺的不确定性、隐秘性和残酷性。

 

法广RFI 索菲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