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何以官富民窮


政府於上周公佈新一份財政預算案,顯示庫房錄得近1,400億盈餘。資料圖片

財政預算案一出激起民怨,有人問政府為何不派錢?又有人問為何要送錢予海洋公園?為何要免費考試?為何要撥款予科學園?這些問題都要問、應該問,但最重要的問題,只有一個:為何政府明明那麼多錢,市民卻活得這麼苦、這麼不滿?答案是結構性盈餘,和慣性不作為。要拆解這情況,先要清楚政府巨額收入來源:賣地和印花稅。

以上個財政年度為例,政府收入約6,100億,其中單是賣地已逾1,600億,印花稅則有920億(分別比原先預期多六至七成),這合共2,500多億已佔政府總收入超過四成,是政府嚴重低估收入的根本原因。而這種低估收入致年年盈餘的情況,自香港走出沙士以後十多年來一直持續,終積累過萬億的儲備。

政府盈餘豐厚本來代表財政穩健,但問題是這些收入從何而來,和其帶來的效果。天文數字的地價收益,得利於香港瘋狂的樓價,已到了20年不吃不喝才買得起樓的地步,政府地價收入增加、發展商發過豬頭,「上晒岸」的一群資產增值的同時,一眾中下階層卻吃盡苦果,中產淪為樓奴,基層捱貴租甚至上無片瓦、下無立錐,政府的地價收益名副其實是「人血饅頭」。

印花稅亦然。印花稅來源有二:股票和樓宇買賣。樓宇買賣的印花稅和賣地收入本質一致,而股票交投旺盛背後是北水和紅色資本湧港的結果,有能力「錢搵錢」的一群當然獲利甚豐,但無資源在股海搏殺的基層則要承受過量資金湧入,致令物價上漲的後果。

低稅率只是數字遊戲

眾所周知,香港一直以「簡單低稅制」為傲,但時至今天「簡單低稅制」已經是騙人的把戲,政府長年透過高地價高物價間接向市民徵取巨額稅款,才會有千億盈餘,稅單上的相對低稅率只不過數字遊戲,市民的血汗錢最終都以交租、供樓等方式,回到政府口袋。

面對這種情況,政府有兩件事要做,第一是嘗試扭轉樓市過熱的情況,第二理應投資未來,甚至透過公共政策增加社會福利,達致財富再分配,促進社會公平。但結果政府繼續慣性不作為,加上有「量入為出」這面擋箭牌,令政府可以安心當個短視的守財奴。

所謂量入為出源於港英時代,宗主國英國要避免殖民地政府過份大花筒,最終要宗主國包底,所以傾向壓縮殖民地政府開支以免赤字,這在社會經濟急速發展,成果人人有份的八、九十年代自然問題不大。

但到主權移交後,香港發展放緩,經濟結構越趨單一,社會貧富懸殊極化,政府卻選擇繼續「積極不作為」,例如拒絕推行全民退休保障,連全面的社會福利政策檢討亦付之闕如,只消極地將部份福利負擔,外判予關愛基金作一次性紓困措施。另外,社福界長年受整筆過撥款所苦,醫學界人手不足,連教育界都要鼓勵所謂產業化,教師教席不穩、大學資助學位短缺,都是政府「量入為出」壓縮政府經常性開支,拒絕長遠負擔思維的延伸。只有當盈餘過盛時,政府才會事後孔明般單次增加撥款,或將盈餘分發到各式各樣的基金(例如未來基金)這種左手交右手的會計伎倆來為庫房瘦身。

這就是香港的現況:小市民營營役役捱貴租、供貴樓,這些錢最終透過賣地回到庫房,政府卻不願長遠投放資源,最終錢多到花不完,就用派糖等一次性措施散財,根本性的社會不公和問題無從解決,然後年復一年、周而復始。

這種結構性盈餘和慣性不作為,就是為甚麼政府富得出油的同時,市民卻苦不堪言的真正原因,亦是整個社會必須反思的問題。

林彥邦 傳媒工作者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