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投票!投票!


本港將於3月11日舉行立法會補選。資料圖片

接下來的周日(3月11日),便是立法會補選投票日。向來補選的氣氛都不會太熾熱,再加上候選人知名度不高,故大家可能並未很關注今次補選。

以港島區為例,民主派的代表原先是較多人認識的香港眾志周庭,無奈,因她被違法取消參選資格,才由區諾軒補上。他擔任區議員多年,具優秀參選條件,可惜知名度不高,再加上人力物力不足,根本就難以在短短個多月內,就能令港島區選民廣泛認識他。

至於同區的主要對手保皇黨的陳家珮,知名度也低,而且她亦自認落區少,早前保皇黨的造勢活動上,再三有同鄉社團代表讀錯其名字。不過,大家都心裏有數,這並不會影響其得票,因為保皇黨的鐵票,就如那些同鄉社團代表,即使連其名字都不清楚,都會發揮其影響力全面支持她。況且,低調助選根本就是保皇黨針對補選的慣常策略,因補選是單議席單票制,故選舉氣氛冷淡,支持民主派選民的投票意欲越低,對保皇黨的選情越是有利。由於保皇黨候選人背後有中聯辦此選舉機器支援,一方面他們可運用多年來建立的選舉網絡來拉票,如透過同鄉社團、地區樁腳、社區組織,以打電話的方式催票,另方面他們手上握有大批不在港居住的幽靈選民,可按選情需要而「種」在不同的地區。這樣下來,大批鐵票在手的保皇黨候選人,當然毋須積極地公開拉票。過去曾有民主派候選人在參與區議會選舉期間,非常積極落區宣傳,卻從未見過保皇黨的對手在區內拉票,但最終保皇黨候選人還是能勝出。

民主派候選人雖然沒有選舉機器的支援,但按照過往數據,多數港人是支持民主派的。因此,我們唯一希望,就是向來支持民主派的選民,都能竭盡所能為民主派候選人拉票。今次補選,民主派必須全取四席,否則,民主派就無法奪回分組點票的否決權(即地區直選組別的半數議席,暫為17席,因尚有2個直選議席因司法程序仍在進行,故懸而未決),而且就連關鍵否決權(即必須佔三分之一,24席)都會岌岌可危。一旦民主派落敗,就會徹底失去在議會內制衡政府的權力。

保皇黨只為政府護航

眼前形勢,令筆者憶起1991年的首次立法局地方直選。當年是採用雙議席雙票制,把全港分為9個選區,每區選出2席。香港島共分為兩個選區,民主黨前身港同盟共有4名候選人,楊森及黃震遐出戰港島西,而我與文世昌則出戰港島東,同區候選人還有親共代表程介南。那時候,大家都認為我必定能贏得一席,故程介南經常公開宣稱,把一票投給李柱銘,另一票就投給他,便可平衡議會勢力。對於此說法,我們一直想不到任何對策,直到選舉前一天舉行的論壇上,我突然想到如何回應。我打了一個譬如:「大家如果去街市買餸,要買兩條魚,魚檔有游水的生猛鮮魚,那你們會不會買一條游水的,跟一條不游水的魚作平衡呢?」程介南即時反駁說:「你咁即係話我係死魚啫!」我說:「我冇話,係你自認係死魚咋!」此比喻獲廣泛報道,最終我和文世昌雙雙當選,而且大多數選區都是全取兩席。

眾所周知,在政制民主化遙遙無期的政治現實下,今天的保皇黨比過去更加明目張膽,毫不掩飾地為政府施政護航,根本是主動放棄監察政府的權力,那怕是侵害市民的權益,他們都會奉迎,導致立法會就如橡皮圖章,任由中共治港者和政府為所欲為。我們實在不可能承受,再失任何議席給保皇黨了!

港人都看在眼裏,近年中共治港者總是牢牢掌握特區的全面管治權,千方百計地扼殺特區的核心價值,以致特區的民主前景看來越來越黯淡。然而,正因為如此,爭取民主多年的我們更不可以放棄,更加要盡力把握所有機會去爭取,除了自己要踴躍投票,亦必須積極呼籲住在港島、九龍西、新界東和屬建測界的親朋好友,都一定要去投票,務求令民主派全取四席,為自己手上一票增值。否則,贏得戰役卻輸掉戰爭,特區的民主前路只會更崎嶇。

民主派一席都不可失!3月11日,大家一起為民主而拼!

李柱銘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