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走势不稳 但其最国际储备货币地位不变

纽约股市路透社

 

【今日经济 】 : 美元走势持续震荡,与其它货币的兑换率继续波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要对进口的钢和铝征收重税,引起人们对爆发全球贸易战的担忧,导致美元进一步走软。而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辞职也加大了特朗普政府经济政策的不确定性,科恩此前被市场视为特朗普政府经济政策的稳定器。虽然周四欧洲股市开盘后美元略有回升,但总的低迷势太并未真正改变。

亚洲方面,路透社的调查结果显示,投资者仍然看涨多数亚洲货币。这项调查集中于亚洲新兴市场九种货币的当前仓位情况,它们是人民币、韩国韩元、新加坡坡元、印尼卢比、台币、印度卢比、菲律宾 披索、马来西亚马币和泰国泰铢。韩元多头押注在过去两周增加了一倍,主要是因为在贸易战担忧加剧之际美元料将进一步走软。周四,美元获得短暂喘息,美元指数在两周低点上方持稳,因白宫称主要贸易伙伴可能得到美国钢铝关税计划的豁免。市场等待特朗普签署加征关税的公告,以获得进一步交投线索。在这种背景下,投资者增持韩元和马来西亚林吉特,维持做多人民币和泰铢等其他货币。

 

虽然过去一年美元一直处于下跌势头,最近有关贸易战的威胁进一步加剧美元的跌势,这种状况重新燃起有关美元作为全球最重要储备货币地位的担忧。但路透社的数据显示,这种担忧有些过虑了。鉴于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绝对优势份额,以及有限的其他替代选择,还需要很多年才能对其主导地位构成实质性的威胁。去年美元指数下跌10%,跌幅创下2003年以来最大,因为有迹象显示欧洲、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经济增长比美国更快,尽管美联储三度升息。今年以来,美元指数已经下跌近3%,市场担忧全球贸易关系变得紧张,以及其他国家央行收回刺激政策。美元2月一度跌至逾三年低点。

 

一名瑞穗驻纽约外汇策略师表示,特朗普的保护主义立场可能对美元产生短期负面冲击,但不会产生持续影响。有鉴于美元在全球储备中的主导地位,以及替代品相对缺少,对美元超群地位的任何真正威胁可能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实现。另一名驻费城投资组合经理表示,“二十年内我都不会担心美元为最大储备货币地位的问题。”自从1980年代以来,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就一直受到质疑。欧元面世以及中国经济突飞猛进等都是影响因素。今年1月,美国财长努钦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曾经表示,” 很显然美元走软对我们有利”。但一天后,特朗普却称,他希望看到一个“强劲的美元”。

 

有分析师指出,尽管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元可能持续下跌,但除非出现外国政府抛售美债、美元计价的贸易额下滑、以及美元指数跌破2009年创下的历史低点等迹象,否则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可能不会有什么危险。根据汇报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美元储备数据,2017年第三季美元储备总额升至6.126万亿美元,第二季时则为5.912万亿。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外汇委员会1月公布的半年度调查报告显示,去年10月北美日均汇市成交量同比上升7%。汇市成交量是基于美元交易量的替代指标。总而言之,美元自2017年初以来虽然风光不再,但短期内还不至于有被摘下全球最大储备货币桂冠的危险。

 

与此同时,今年一月又有一批欧洲国家央行披露了在外汇储备中持有人民币资产的计划,似乎凸显出人民币已跻身世界主要储备货币之列。西班牙央行称,正在考虑投资人民币;比利时央行称,已经购买了价值2亿欧元的人民币;斯洛伐克央行也表示,已购买了人民币,但未披露数额。瑞士和英国央行已经持有人民币资产,德国央行也表示计划投资人民币。欧洲央行去年卖出了价值5亿欧元的美元储备,转投人民币资产,显示其对人民币的信心,且可能鼓励其它央行效仿。但并不是所有央行都看好人民币。瑞典央行和斯洛文尼亚央行均表示,他们不持有人民币,也不计划投资人民币。在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后,人民币在全球央行外汇储备配置中的占比以相对较快的速度增加。

 

法广RFI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