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麼敏感他爸爸知道嗎?

China Xi Jinping in Nanjing (Getty Images/AFP/C. Khanna)
「我相信習近平對他的父親會有很好的交代,和他的在世家人也能和睦相處,其樂融融」

「愛你沒有期限,如果有,那就把它刪掉」,清華法學院男生表白橫幅受到追查。時評人長平認為,言論審查不是因為領導人不夠開明,而是源自權力專橫。

"小香腸的尾部切成十字狀,新鮮蘑菇切片,在平底鍋裡放油,倒入雞蛋,香腸和蘑菇煎熟。起鍋後洗淨平底鍋,放上一片吐司……" 是不是已經看得垂涎欲滴了?有些人可不這麼想。如果你在中國,把這樣一份菜譜發送給朋友,將會遭遇政治審查:"你提交的訊息中有被禁止的內容。"

這不是新鮮的故事,而是中國人的日常生活。是的,不只是"中國網民"。有人考證,敏感詞歷史悠久,悠久到習以為常--一方面人們接受了審查的後果,比如今天姓邱的人,未必清楚他們的先人為聖人孔丘諱而改姓;另一方面,人們也"習慣"了自我審查,就在我寫下"習以為常"這幾個字的時候,都下意識多看了它幾眼。我相信正在人民大會堂"議政"代表委員們,會特別小心避開它的。過去總有一些代表委員操心國民的素質,勸人改掉一些"毛病"和"惡習",不是因為他們"慢慢就習慣了",而是維系審查機制的恐懼在起作用。

最近因為修憲議題,敏感詞空前敏感,不僅"登基"、"千秋萬代"、"袁世凱"被查禁,連"不要臉"、"歪脖子樹"也不能說了。據傳有人因為生日宴會上玩倒車游戲被刑拘,想必很快會出現"如何正確地倒車,避免被誤會為政治諷刺"的熱帖,只是"倒車"要改成"退車"、"回車"才好。也要吸取知乎網站的教訓,不要討論"不肯換班,疲勞駕駛的老司機",就教新司機如何"退車"吧。

我們對"開歷史的倒車"耳熟能詳,是因為接受了馬克思主義歷史觀,認為"誰也無法阻止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其實中國古人並不這麼想,孔子就一直在勸君主們開歷史的倒車,回到"三代之治"。

一些苦心孤詣的勸諫者也希望當今聖上能夠倒一倒車。他們一再提醒:您這麼敏感您老爸知道嗎?想當年,習仲勳就是因為毛澤東過分敏感,認為他們有一個反革命集團"用小說反黨",受到政治迫害,才讓他的兒子習近平有機會當知青避禍,"和貧下中農打成一片",還順道在黃土高原一個山窪的神奇圖書館裡讀遍了世界名著。

你們真的是想多了。世界上的確有父子不和、母女反目的故事,但是把獨裁專制者都想像成眾叛親離的"獨夫民賊",多半是自欺欺人。我相信習近平對他的父親會有很好的交代,和他的在世家人也能和睦相處,其樂融融--包括也曾被"敏感詞"害慘了的老母親,以及在哈佛大學接受過西方"邪路"教育的女兒。

也許習仲勳真的是一個開明的人,認為允許老百姓"'洗淨平'底鍋",吃一頓乾淨的飯,跟建五星級廁所一樣重要。但是,我不會想像他像戲劇舞台上突然跑出來的老人,顫顫微微地,舉起個枴杖,痛罵:"逆子,畜牲,你想復辟帝制?愧對列祖列宗!……"

人們設想,假如有個開明君主,胸襟開闊,樂於納諫,從善如流,世間就沒有這麼多敏感詞了。這實在是對敏感詞太不敏感了。敏感詞不是因為君主胸襟不開闊,而是因為權力專橫。在被影視劇反復稱頌的"康乾盛世",文字獄同時也最為邪惡。

當代文字審查和思想審查的執行機構是宣傳部門。有必要一說的是,習仲勳本人在被敏感之前,也曾擔任宣傳部長職務,也曾執行審查任務。他審查小說《劉志丹》之後,提出要把小說寫成三個縮影,"時代的縮影"、"中國革命的縮影"、"毛澤東思想的縮影"。但他沒有避嫌,或者說冒著犯上的風險抬高自己,惹惱了毛澤東。用今天批判孫政才的話語,就是"政治野心和個人私慾極度膨脹"。

"期限"沒有想到,它成了今天最敏感的敏感詞。最新的一個"敏感"消息說:3月7日,清華大學法學院有男生打出對女生表白的橫幅:"愛你沒有期限,如果有就把它刪掉"。網絡正在上演訊息傳播與追刪的貓鼠游戲。據稱院系負責人將遭到嚴厲追責。

假如時光倒流六十年,對於如此明目張膽地諷刺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行為,作為宣傳部長的習仲勳不要求嚴查重懲,恐怕也是失職吧。

德國之聲中文網 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