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鶴訪美滅火 中美矛盾難解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結束了他的美國之行,就在他訪美期間,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了對進口鋼、鋁產品課徵新關稅,雖然此舉對墨西哥、加拿大及巴西等國的影響比對中國更大,但外界還是將此視之為特朗普政府對華貿易戰的先聲。這反映了美國朝野對華情緒的變化。而劉鶴此行能否扭轉美方的這種情緒,目前看並不樂觀。

改革開放中美交集

時移世易美方失望

從公開報道看,劉鶴此次訪美,除與美國企業界高層會面外,還與美國財長梅努欽、白宮經濟顧問科恩和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一連兩天會談,雙方均稱會談是「坦誠、有益、具建設性的」,但具體成果卻欠奉。身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劉鶴,今次不惜請假缺席中共中央三中全會,突顯訪美議題緊迫;而同為政治局委員的國務委員楊潔篪,2月上旬剛剛到訪過美國,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國務卿蒂勒森會面。中國一個月內派兩名政治局委員到訪華盛頓 ,也是前所未有的。因此,劉鶴此行,恐怕遠不止阻止中美貿易戰這麼簡單,有報道指劉鶴此行是代表中方向美國作「戰略交底」,確認中國的改革開放方針不會改變。

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文革」結束後,在鄧小平倡導下,中共中央達成共識:中國要實現現代化,必須改革開放,必須自西方引進先進技術和先進管理經驗,而對外開放和引進的重點是美國。這樣一來,實現中美關係正常化,就成為保證對外開放路線順利實現的關鍵。中美關係的發展,也就和中國國內的改革開放路線緊密地聯繫起來。推動中美關係正常化,不僅是在冷戰格局中維護中國國家安全的迫切需要,更是鄧小平改革開放路線的內在需要。中美建交的直接動力,除了引進先進技術和管理經驗,也為中國國內建設和改革開放,創造了一個有利的國際環境。

自1978年以來的改革開放,成功令中國登上了全球舞台的中央,美國原來希望這個共產主義國家變得「更像我們」的試驗,結果令其大失所望。從八九六四,到銀河號事件、台海危機,從「誤炸」中國駐南斯拉夫使館,到海南島撞機事件,再從人權、網絡安全、知識產權紛爭,到近年南海島礁紛爭、朝鮮核危機,中美兩國的戰略分歧日益明顯。

對華失望的情緒近年來在美國朝野瀰漫,以致在奧巴馬總統後期,美國外交學術界曾經有過一場對華政策是否失敗的大辯論,對中國戰略欺騙的上當感和對中國威脅的恐懼感疊加發酵,加上習近平執政後,中國對不同於西方發展道路的自信與張揚,更加劇了中美之間的戰略互疑。

在此背景下,美國對華態度漸趨強硬,特朗普政府早前發表的《國家安全戰略》,把中國與俄羅斯並列為戰略競爭對手,美國國會更先後通過准許美國軍艦停泊台灣的《國防授權法》及促進美台高官互訪的《台灣旅行法》,國務卿蒂勒森更直接批評中國是國際秩序的「修正主義勢力」、「新帝國主義」。

美方施壓胃口更大

戰略互疑漸行漸遠

「改革開放」現在成了美方向中國施壓進行自由化的利器。但習近平強調堅持「改革開放」的「正確方向」,已彰顯中國與新自由主義經濟路線漸行漸遠,這也是導致美方對中國逐漸失去戰略耐心的主因。就在去年中共十九大習近平的報告發表後,特朗普政府一名匿名高官就表示,美國對中國近年在市場改革上缺乏進展十分失望。美國現在擔憂中國的政府補貼、產能過剩以及工業政策,希望中國繼續堅持改革開放,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並沒能給美方帶來理想的結果。

據美國傳媒報道,在今次與美方的會面和談判中,劉鶴提出了連串擴大外資企業在華市場准入的舉措,包括允許外資進入保險等金融行業。但美方「胃口」更大,提出了包括取消國企補貼等更高的要求。就在劉鶴抵美當天,美方公布了《2018年貿易政策綱要暨2017年度報告》,報告中批評中國採取的「中央統制經濟模式」,政府角色很大,並在不斷加大;又指中國加入世貿組織(WTO)多年,至今並未採取市場經濟模式,反而遠離了這一模式。美方的要求與指摘,突顯出華府對中國以市場與政府兩手發展經濟發展模式的誤解。在此背景下,劉鶴此次重申改革開放不會動搖的「滅火之旅」,與1999年朱鎔基訪美的「消氣之旅」一樣,恐怕都難奏效。

多年來,中國一直能夠較好地應對美國新總統上任帶來的不穩定性,而到總統任期結束時,中美關係一般都會有所改善,從克林頓到小布殊都證明了這一規律。但這一次,特朗普的轉變過程,能否快得過他身邊對華鷹派的攤牌動作,值得警惕。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