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周日補選選情展望


立法會補選將在周日舉行,今天且在這裏展望一下選情。

今次補選的議席共有4個,分別是港島、九龍西、新界東3個直選議席,及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建測規園」)那個功能組別議席。

功能組別那一席最危

4席中以功能組別那一席,民主派要奪回的難度最高。畢竟在2016選舉時,民主派的姚松炎在該組別只取得43.4%選票,並未過半,只是因得益於建制派內訌,謝偉銓及林雲峯兩人各不相讓鷸蚌相爭,姚松炎才漁人得利。如今建制派重整旗鼓、重新整合,只讓謝偉銓出選,民主派司馬文要再接再厲自然難度更高。更何况選舉期間他又被揭發僭建醜聞,都令他的選戰更加難打。

至於3個直選議席的情况,且讓我們先看一下2016年換屆時3個選區民主派的總體得票率。

民主派新界東及九龍西「安全水位」較大

從表1可見,民主派在新界東及九龍西的總體得票份額高達57.6%及57.4%,領先建制派比較多,有相當的buffer(水位),可承受一定數目選票流失。相反在港島區,民主派得票份額已跌穿一半,只有48.1%,這為他們敲響警鐘。如果今次有選票進一步流失,議席便岌岌可危。

補選投票率通常較換屆為低

而根據以往經驗,補選的選舉氣氛都比換屆選舉為淡,投票率都比較低,只有八成至九成左右(表2;這裏撇除2010年五區總辭那一次不計)。

而在補選較低的投票率下,通常是民主派較受影響,得票份額往往會下跌。至於建制派因為有組織動員拉票和鐵票,影響則較小。

從表3可見,在3次補選中,民主派有兩次的得票份額有所下跌,只有一次上升(這裏再次撇除2010年五區總辭那一次不計)。

今屆選前氣氛冷淡

至於今屆選前氣氛,更是特別冷淡。首先,TVB企硬不搞選舉論壇。而港台又不知為何,選舉論壇一早便搞了,早到一個地步甚至連後來被DQ(取消資格)的參選人都有份上台。於是新春放假回來後,踏入選舉最後衝刺,電視選舉論壇卻寥寥無幾,且收看過的人數極為有限。

這還不止。不知是因為經費緊絀還是其他原因,今次幾乎所有媒體(無論是電視、報章、網媒)都沒有光顧和報道選情民調(唯一的例外是now的手機App民調,但可信度成疑)。以往選舉,媒體每隔幾天便報一次poll,會把選舉持續置於公眾視野之上,也讓選民為候選人的升升跌跌、起起落落而牽動心弦,加強大家投票意欲。如今連poll都沒有報,媒體cover選舉的報道更少。

今次補選,若然因為選舉氣氛冷淡而讓投票率大幅下降,民主派的選情自然不容樂觀。畢竟倚靠組織動員拉票和鐵票的建制派,受選舉氣氛影響較小。

再加上近年民主派苦於所謂「政治光譜碎片化」的問題,要單一一個候選人能夠跨越民主派的政治光譜,包攬所有民主派選民支持,愈來愈困難。若然他來自溫和民主派,本土派選民未必願意投他一票;若然他來自本土派,溫和民主派選民卻又未必願意投他一票。這也就是近年所謂抗拒「含淚投票」的問題。

建制派的一些優勢

相反,建制派今次補選卻有一些優勢。首先早於大半年前,建制派便協調出陳家珮、鄭泳舜、鄧家彪3人出戰補選。不似得民主派般因為初選、「Plan B」、「臨門DQ」等問題而一直兜兜轉轉,直到1月尾才塵埃落定。因此建制三子一早便密鑼緊鼓、秣馬礪兵、頻頻落區,選舉工程比起民主派(除了范國威外)早了大半年展開,贏了起跑線。

其次,綜合回歸20年來經驗,每逢特區政府民望高,建制派選情就會受惠,就會選得好;相反當政府民望低殘,建制派選情也會受拖累,就會選得差。林鄭月娥不是梁振英,今次補選的政治氣氛也不似2016年9月,如今林鄭民望仍處於高位,建制派受拖累的擔憂也較小。當然,唯一隱憂是上周財政預算案推出後各界批評不斷,這也是建制派要趕緊劃清界線的原因。

選前評估

總的來說,如果要我作一個選前評估,正如前述,民主派在新界東及九龍西因為得票領先建制派比較多,有相當buffer,可承受一定數目選票流失。除非投票率出奇地低,抗拒「含淚投票」者眾,否則選情應大致樂觀。至於港島區,因為民主派上次得票份額已跌穿一半,再無優勢可言,所以今次選情將十分吃緊。最後,民主派在「建測規園」界的選情應是最為惡劣。簡單來說,就是:新界東>九龍西>香港島>「建測規園」。

(利益申報:民主派港島區候選人區諾軒是筆者曾在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教過的學生,現時是系內兼職任教同事)

(編者按: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候選人另有黃成智、方國珊、陳玉娥、趙佩玉;九龍西補選候選人另有蔡東洲;港島補選候選人另有伍廸希、任亮憲)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