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互鬥 港青將對一國兩制產生新信仰危機

馮智政

青年對「一國兩制」出現信心危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反《基本法》第23條、反「8.31」、反「一地兩檢」、反DQ(取消資格)等,所反映的都只是本地青年的自由民主思想與中國現實政治之間的價值矛盾,是「兩制」之間的老問題。無論哪方辯贏,結果都只是調節香港的「港人治港」有多廣、「高度自治」有多高而已,從來沒有想過要在中西之間作真正的抉擇。

中美曾合力支持一國兩制

然而,我們不能忽視這20年來,一國兩制都有一個穩定的中美關係在背後支持。對中國來說,香港是西方國家貿易關卡與不信任之突破口,也是國際集資、投資的樞紐;對西方國家而言,香港是中國民主化的橋頭堡,向中國境內輸出政治及經濟的自由主義。因此,我們不單止聽到中國官員強調一國兩制是國家基本方針,連《大公報》和《文匯報》極力指摘為「港獨推手」、美國駐港前總領事夏千福也表態支持一國兩制,接任的唐偉康亦在他的首次公開演講中,表明美國是堅持一國兩制原則。對於香港而言,一國兩制的最大好處就是既可吸食「中國夢」的經濟成果,又可利用到西方價值保障自己所得。

美方支持一國兩制,不單宣之於總領事之口,更是落實在《美國—香港政策法》。共和黨前眾議員波特與猶太人大屠殺倖存者、已故民主黨眾議員蘭托斯,在1980年代成立了國會人權委員會後,就發生了「天安門事件」。為穩定香港順利過渡的民心,波特倡議了《美國—香港政策法》,第二節就將一國兩制寫入法案(第一節為法案簡稱),同時保障了在金融、貿易、文化、教育等問題上與香港設有獨立的雙邊關係。雖然《美國—香港政策法》被中國愛國分子打成外部勢力干預的本子,但這本子也打開了中國國企、民間商人的「香港通道」去與國際接軌。此法案也保障了香港可免於美國對華的制裁——至少,過去如是。

中美經貿博弈 首涉及香港

近月,美國政府指有中國鋼鐵和鋁材料嚴重損害美國產業,威脅國家安全,提出徵收分別高達25%和10%關稅 ,並第一次將香港列入此關稅名單內(註1)。當然,香港沒有鋼鐵和鋁材工業,而每年半億美元貿易順差來自何方,就不需解釋吧。去年12月,美國政府用衛星拍到香港貨船違反聯合國制裁運送石油給北韓,早前提出新一輪針對北韓制裁,名單包括5間香港船公司。

英、美兩大權威雜誌《經濟學人》與《外交》雜誌接連地提出中國「銳實力」(sharp power)的威脅。澳洲情報機構ASIO向議會提交的年度報告(註2)更寫道,外國政府正在試圖擴大在社會的影響力,威脅主權、國家機構的誠信和公民權利的行使,劍指中國。連愛國愛港的馬恩國都被《澳洲人報》點名(註3),指出他就是持澳洲人身分卻服務中國政府的例子。加拿大報章也開始關注中國資金、移民及留學生的國安問題。由美方盟友造勢,美國國防報告就正面地提出「中國威脅論」,要防止中國挑戰其全球領導的地位。本月,又是由英、美兩大權威雜誌領航去反問:「西方對華政策做錯了什麼呢?」、「為什麼自由貿易改變不了中國呢?」中美關係或不再是「後克林頓」的感化期,而是要重回尼克遜的現實政治角力。

還可靠一國兩制食兩家茶禮嗎?

一國兩制不單是解決歷史遺留的香港問題的最佳方案,更為了香港上一代可以延續他們的買辦、「白手套」角色,也拓展了中方國際代理,「走人」、「走資」代理的新角色。過去20年,我們用經濟誘因,蓋掩了港人對共產黨的價值衝突。就連建制派政黨都不斷釋出「放下政見分歧」、「祖國?家富有了」等信息。上一代一方面打着「血濃於水」的口號進入中國大陸市場,另一方面卻持英式法治觀、國際資本主義規則,好讓自己在其他同胞面前有優越的競爭力。

然而,今時今日還在中學、小學接受國民教育的學生,他們可能將不再能「食兩家茶禮」。要在內地13億人前有較大優勢差異嗎?則要捍衛西方價值與現在以歐美國家為首的國際秩序;要搭上中國經濟發展火車嗎?則要盡快進入中國政局核心,支持以中國為首的國際新秩序。無論選哪一方,我們的一國兩制已不再是過去普選不普選的低層次爭議了。

註1:bit.ly/2Fi3rPX

註2:bit.ly/2FuhOjH

註3:bit.ly/2Fl2DpD

作者是香港政策研究所教育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