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悔恨養虎為患


《經濟學人》雜誌過去多次批評習近平的集權行為。資料圖片

習近平透過修改憲法成為「習帝」,內地人民敢怒不敢言,不但只能啞忍,還得被官媒說成是真心擁護支持「復辟」。國際傳媒可就沒有這樣客氣了,批評之聲此起彼落,最不客氣的大概要數《經濟學人》,剛出版的一期就發表措詞強烈的社論,指西方國家過去幾十年大力協助中國融入全球政經體系,協助它實行改革開放政策原來走錯路,催生了一個不斷加強社會控制並開始全面挑戰自由市場、開放、尊重人權等西方文明價值的怪胎,只差沒用上「養虎為患」幾個字而已。

把習帝復辟、專權說成是養虎為患當然是從西方觀點出發,但《經濟學人》的說法也不能說是沒有根據。鄧小平當年搞改革開放率先到美國打招呼,跟美國政府打交道,正是希望順利加入西方主導的國際經濟體系,以便取得中國急需的技術、資金、管理及龐大的外國市場。西方陣營特別是美國之所以樂於協助中國走向市場經濟及開放,起初是為了制衡蘇聯,從東西兩方面向它施加壓力。

習欲顛覆國際秩序

九十年代蘇聯東歐集團瓦解以後,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想的是和平演變中國;希望透過市場改革及隨之冒起的中產階級新一代推動中國步「蘇東波」後塵,放棄共產主義體制,走向自由市場與政治自由化。它們因此大力支持中國成為世界貿易組織成員,讓中國按多邊貿易體制進入各國市場,出口才能大幅上升。要是西方陣營堅持不讓中國入世,中國要成為世界工廠肯定難得多。

只是,西方大國們低估了中國的發展速度,也低估了中國專權體制的深厚社會與政治基礎。入世頭幾年,中國還像個聽話的孩子那樣,對國際規範言聽計從,恭恭敬敬,對開放市場讓跨國企業進軍內地也沒有太多阻攔。簡而言之,中國仍願意做西方及資本主義的poster boy,展示西化及普世價值的好處。

可自金融海嘯中國獨善其身儼然成為發達國家、西方金融機構救世主後,情況開始有變,中國開始爭取國際政經秩序上的話語權,包括在IMF的投票比重及人事任命權。2012年習近平上台後,中國表現出的就不再是在現有秩序中爭取話語權,而是要顛覆、改變現有秩序及勢力均衡,並開始另起爐灶。

聯繫俄羅斯、中亞各國的上海合作組織只是前菜,亞投行、一帶一路等以我為主的區域架構才是真章。而在國內市場開放上,中國一改以往大開中門歡迎外企的做法,而是增加越來越多的限制,要外企按中國政府的意見、規矩辦事,否則就會被教訓;輕則罰款及短期停業,重則被逐離市場。原來答允要開放的金融市場到現在仍然未見影,官方、黨的控制反而比以前更嚴重。

政治上的倒退更嚴重。八十年代開放改革讓大量外國思潮進入中國,學者、學院基本上可以自由作內部討論,不用擔心被秋後算賬。黨內仍有改革派、異議的聲音,異議人士、非政治性的維權如反官倒、反地方官員貪腐仍然被容許,民間團體也可以在政府權力鞭長莫及的灰色地帶活動。

近五年來政治上開始來個大倒退,開放、多元的氛圍沒有了,異議人士固然苦不堪言,黨內的開明派、改革派也被滅聲,所有人要跟從黨中央即「習帝」的指示。大學內不能再自由討論政治問題,人權、自由、民主等普世價值更成了禁區,碰一下就可能被開除教席甚至入獄。

西方幾十年悉心「培育」,最終得到的是一頭跟自由市場、政治開放背道而馳的「惡虎」,這「惡虎」並已開始反過來想取西方價值代之,向全世界推銷它的「銳實力」。《經濟學人》發出迹近「養虎為患」的慨嘆不是沒理由的。只是「惡虎」已養成,它的利爪、尖牙也閃閃發亮,西方能做的也只能是慨嘆而已,再想令它走向經濟、政治自由化已是奢望。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