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时:中国电影为何与奥斯卡渐行渐远

美国电影奥斯卡金像奖 网络

第90 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4日在好莱坞杜比剧院举行。《纽约时报》发表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访问学者郝建的文章,探讨中国电影与奥斯卡渐行渐远的原因。

文章写道:看看中国电影与奥斯卡的文化对话,或许能让天问有答。与其他奥斯卡获奖作品一样,最佳外语片的魅力就在于其精巧呈现的视觉叙事,以及它底层隐含的个体尊严价值观和共同伦理。在评选机制上,它与那些政府钦定或者七八个评委裁夺的奖项截然不同,它由六千多评选人共同投票选出赢家。而中国操办选送奥斯卡事宜的是中共宣传部领导的电影局,他们奉行的潜规则当然是注意上级的眼色、高层的颐指气使。
 
文章分析从1979年以来中国历年选送的奥斯卡参赛作品,指出,可以隐约发现一条大致的变化曲线。这就是由1980年代对世界文明潮流的追求、接近,到 1989年“六四”之后却逐步转向以我为主、政治第一。以我为主,就是强调中国特色、确立文化主体性,政治第一就是彰显爱国主义、集体主义价值观。2017年,中国政府报送的作品是《战狼2》,它在这个变化曲线上点画出一个民族主义的巨大里程碑,一个强国宣言的闪亮高点。
 
文章写道:在中国和西方,都有许多观众左翼学者喜欢强调好莱坞也有爱国主旋律,似乎好莱坞建立在个人主义基础上的爱国与中国的主旋律电影中的国家主义难分轩轾。在我看来,中国电影与奥斯卡奖渐行渐远具有其内在必然性:因为两者的内在价值观截然不同。北京电影学院退休教授、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访问学者崔卫平认为,中国的主旋律电影与西方主流电影大相径庭:“中国存在一个凌驾于一切之上的、不可以被质疑的权力。这种权力所秉持的价值观崇尚暴力,强调屈辱感、受害者心态,在某种悲情中将外部世界与中国对立起来,只要是以这种价值观指引的电影,就不是引发人性中的善,而是释放人的狼性。”
 
今天,中国的经济总量跃居全球第二,中国在全球政治舞台上也显露出某种帝国思维,试图输出或改写世界秩序。借助《战狼2》,难道中国政府是在向好莱坞发出决绝的告别信和高调的文化宣战书?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