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美中新冷戰 似箭在弦上



2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財辦主任劉鶴在兩會前急忙趕往美國,希望面見美國總統特朗普,緩解迫在眉睫的貿易衝突問題,但無功而返。就在中國懊惱之際,美國方面傳出一則令中國高興的消息,特朗普讚揚習近平成為“終身主席”。

儘管這是特朗普私下裡說的,但對於正面臨嚴厲批評的習近平來說,無異於雪中送炭。特朗普是政治強人和鐵腕領袖的崇拜者,他在言語之間經常透露出對俄羅斯普京和中國習近平的讚賞,並且為自己與習近平保持著良好私人關係感到自豪。特朗普的讚揚肯定讓習近平十分受用,對自己終身執政增強了信心。中國方面甚至會打特朗普這面大旗做虎皮,為自己的制度吹噓,正如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主任沈丁立所言,支持習近平的中國人會重視特朗普的認可,他們會說,“看,我們很棒。超級大國也贊同我們的路線”。

但是特朗普對習近平的欣賞,並不妨礙美國準備祭出幾十年來最嚴厲的經濟制裁。據BBC透露,在劉鶴抵達美國的同時,美國商務部發布對中國鋁箔產品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最終裁定,將實施48.64%-106.09%的反傾銷稅率。與此同時,美國披露為國會準備的《2018年貿易政策綱要暨2017年度報告》,口氣十分強硬,稱“特朗普總統可動用一切可用工具做出反擊,以阻止中國等國家破壞市場原則的行為”。

不過,劉鶴率領一個龐大的代表團在此時訪美,顯然是想真誠地和美國談判。他準備告訴美國官員,中國經濟將在哪些領域對外開放,並推動恢復兩國之間經濟會談的官方承諾。他在一月份召開的達沃斯論壇講話中稱,中國已經承諾在銀行、證券、保險等領域擴大開放,今年將一一落實,還承諾要保護知識產權和擴大進口等。

問題是,中國領導人嚴重地言行不一,美國已經不相信中國的承諾了。中國在2001年加入WTO時承諾,要採取市場經濟模式,但十多年的時間過去了,中國採取的仍然是中央統制經濟模式,政府在經濟中的角色近些年來不僅沒減弱,反而在增強。在去年長達一百天的美中經濟會談中,中國同意開始進口美國牛肉,但早在布什執政期間,中國就已經做出此項承諾。劉鶴說中國承諾取消外資在中國的保險、銀行和證券領域的限制,但中國早在奧巴馬做總統時就做出了此項承諾。

中國政府在推動自由貿易領域說一套做一套,在歐美世界已經臭名昭著。德國企業面臨的問題和美國一模一樣。德國駐華大使柯慕賢(Micheal Clauss)表示,中國的政治領導層從未中斷過向我們保證︰對外投資進一步開放市場、為德國和中國企業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保護知識產權等,但在華德國企業仍面臨重重市場障礙、須成立合資公司並把技術轉移給中國合作伙伴等。美國商會在一項針對九百個在華經營企業的調查顯示,超過半數的美國企業認為中國對市場進入實行限制,違背了其開放市場的承諾。

美國甚至不相信中國會以真誠的態度進行談判,這是特朗普和他的高級貿易顧問對中國的普遍看法。美國方面明擺是不想和中國談判,所以獅子大開口地提了幾個中國肯定無法做到的條件︰一是要北京取消國有企業補貼,二是減少政府作用。這兩點是中國模式的核心內容,沒有它們就沒有中國模式。中國方面無論如何也不會在這兩方面讓步。

美國的問題是,特朗普本人在嚴詞指責中國和極力稱讚習近平之間遊走(見《紐約時報》,2/18/2018);或者說,美國政策是在硬經濟和軟政治之間搖擺。中國方面的對應,只要美國不挑戰中國的政治制度,不在中國搞和平演變,不談令中國領導人頭疼的人權問題,不觸及中國模式的核心,其他事情都好說。

但是對中國來說,現在承諾甚至真的言行一致,已經too small too late,美國對中國的經濟制裁已經箭在弦上。對美國而言,何嘗不是too small too late?中國已經長大,對“中國威脅”圍追堵截,可能已經為時晚矣,但不能什麼都不做。

一場由經濟引發的美中新冷戰,似已劍拔弩張。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