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潑灑事件連發 同樣手法相反訴求

,
急統派團體在日台交流協會前抗議,之前有該派人士持紅色液體潑灑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大門口的招牌。

鄭仲嵐 BBC中文台灣特約記者

在台灣,表達自己的自由意志,可以透過集會遊行抗議。然而近來,台灣的集會遊行,不論統獨兩派人士,都出現罕見的潑灑舉動。

7日下午,位於台北市內的日本台灣交流協會,突然出現數名男子,他們持紅色液體潑灑大門口的招牌。協會立即聯絡警局,在一小時內清理完畢,隨後逮補了反日的台灣男子。

台灣外交部與日台交流協會兩方對此表示高度遺憾。潑紅液體的極端統派反日團體翌日再度於協會門口前集合。台北市警方出動120多名警力,在協會前嚴陣以待。

潑灑事件的起因,是由於日前一艘台灣漁船「東半球28號」出海時,被日方認定進入日本專屬經濟區,而遭水柱驅離。事後台灣外交部與漁業署也證實該船確實「違規在先」,但已就水柱驅離是否適當一事向日方交涉。

該統派團體聲稱,日本一向就是「柿子挑軟的吃」,只敢欺負台灣漁船,不敢得罪大陸漁船。甚至也批評蔡英文政府,如果無法保護國人同胞,建議台灣直接給中共解放軍統治,隨即在抗議現場放起義勇軍進行曲。

模仿效應

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招牌被潑灑紅色液體。
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招牌被潑灑紅色液體。

然而,這樣情形不是統派獨有,在日前台灣「二二八」紀念日時,一群支持台灣獨立的學生向桃園慈湖的蔣介石靈柩潑灑紅色油漆。這些學生最後被桃園警方帶回偵訊,顯然隨後急統派團體向日台交流協會潑灑紅液行為,是受到急獨派對待蔣介石靈柩的事件刺激。

「那些紅漆就象徵著民主先烈的鮮血,」向蔣介石靈柩潑油漆的學生之一、22歲的台灣獨派支持者羅宜對BBC中文網闡述。其中,民進黨政府執政以來,對國民黨的轉型正義「無法有效落實」也讓他們感到不滿。

在8日的統派集會現場,急統派支持者王志權向BBC中文強調自己潑紅液體的正當性:「他們(獨派)潑我們蔣公!他們都是日本眷養的台獨份子!他們可以潑,為何我們就不行?」

王治權說,「(潑蔣介石靈柩)一切是民進黨的策劃。我們已經很仁慈,選擇紅墨水潑,不是油漆,比較好清洗。」

焦點模糊?

急獨派認為,使用紅墨水或紅漆根本不是重點。「我覺得重點是我們的要求,它(紅墨水)的象徵性。還有我們希望去除威權遺毒的想法,」參與蔣介石靈柩潑漆的22歲台灣大學醫學系學生張閔喬對BBC中文說。

對於被急統派指稱「受民進黨遙控」,受訪的獨派羅宜與張閔喬兩位學生皆認為「無稽」,並表示他們也都很不滿民進黨政府的「轉型正義牛步」。

「民間團體政治理念不同,這都是可以理解的。我希望透過衝突,來讓大家有更多議題討論空間,這才是我們的目標。更希望民進黨不要忘了過去關於轉型正義的承諾,」羅宜說。

,
台灣前領導人蔣介石在1975年過世後,靈柩存放至今。台灣政府編列公帑維護,卻遭受台灣獨派的批評。

自從蔣介石於1975年過世後,其遺體與靈柩就暫安放在桃園慈湖。當初蔣家與國民黨本來想待「反攻大陸」後,在一起將靈柩安葬在南京紫金山。然而等到大陸改革開放至今43年,遷移依舊遙遙無期。

加上每年台灣政府須編列4200萬台幣(140萬美金)維護蔣介石靈柩,讓不少獨派人士對此不滿。更有人認為這是「轉型正義」必須要完成的一部分,不該紀念獨裁者。

社會撕裂?

台灣社會一直以來的大小動蕩,大多脫不了兩岸與統獨關係。過往就有獨派人士砍蔣公銅像,統派人士砍其他日本紀念銅像這樣「一來一往」的事件。而這次的「油漆戰爭」又是一次統獨雙方的對立。

網絡上對這兩起事件看法不一。對於蔣介石靈柩被潑紅漆的行為,有人讚許「應去除威權象徵」,但也有人批評他們如「小丑作怪」。而對於日台交流協會被急統派潑紅墨,許多人則認為日本成了統派洩憤的「代罪羔羊」。

「台灣社會的隱性撕裂一直都存在,主政者要穩住。在自由民主的環境中,如何平常心,讓它新陳代謝,不讓特定團體用暴力殘害他人是很重要的,」台灣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李酉潭對BBC中文說。

李酉潭分析,對蔣介石靈柩潑漆的行為,屬於台灣民主化階段中尚未解決的殘留問題。「我認為他們是相對嚴肅地看待蔣介石靈柩存放。」

而對於日台交流協會的潑紅墨,李酉潭認為如果台灣漁船違法在先,那急統派的抗議就是沒有道理的。「只是單純民族主義情緒發洩,簡單來說就是對日抗戰的情緒消化不掉,」他說。

「我們都該好好面對自己的歷史情緒,理性看待過去發生的問題,以司法途徑解決。上一代的激烈,應該讓下一代緩和掉,」李酉潭說。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