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皇帝」習近平讓中國與世界危險同在

Yu Zhengsheng und Xi Jinping (picture-alliance/AP Photo/N. H. Guan)

批評者警告道,習近平至高無上的權力將中國帶上一條危險的道路。身邊盡是點頭稱道的人會讓這名「強人」脫離現實:有誰還會對他說出真情?外交上更加地咄咄逼人也將勢在必行。

有贊歌,也有茫然不知所措。李榮希(音譯)說,有這樣一位領袖,國家前途遠大光明,「我希望,他一屆一屆地做下去。」許多全國人大代表都像這名內蒙代表一樣表達了這樣的心聲。週一,兩會開幕,數千名人大政協代表步入人民大會堂,大家都高聲贊美國家與中共領導人習近平。

但也有不願回答記者提問的,比如來自廣東省石油工業的鄧明(音譯)在聽完記者的「習近平是否會終身在位」的問題後說,「我不認為我能夠回答這個問題」;記者追問:「這樣一個擁有至高權力的人犯了錯誤怎麼辦?「」我回答不了。」記者:「他會表決同意修改憲法嗎?「」您讓我陷入窘境了」。

或者來自山東省的化工工程師袁涓州(音譯)乾脆逃避記者:「對不起,我要走了。」

沒有人懷疑,人大將取消1982年以來就實行的國家主席兩屆任期、每屆5年的限制。迄今為止,並非自由選舉產生的議會百分之百地通過了所有議案。不過這次修憲至少在民間有不少反彈卻很少見。人們擔心,強人的、毫無制約的權力同時帶來很多風險。

前中央黨校《學習時報》副編審鄧聿文認為,我們的領袖掌握著對軍隊、政黨以及政策的無限權力,凌駕於黨和人民之上,不受任何人制約,「如果他犯下過失,沒有辦法進行糾正。」

知情人士說,習近平手下的那些人中,今天已無人指出各種決定的風險和副作用,對錯誤的發展也都噤聲不談,各處彌漫著恐懼的氛圍。一旦迄今只負責監督黨員的監察委員會,再擴大至監督所有公務員的職責,這種恐怖氛圍還會擴散。

歷史學家章立凡指出,「有些人說,中國沒有在歷史中發展,而是在重復封建王朝。」人們又必須君臣分明,一旦人們不再忍受新的當權者,政權便會崩潰。「我們擔心這一新憲法和這一強人的統治,但我們還應該點明心中的憂慮,即不滿的大眾會揭竿而起。」

對習近平作為「新帝」的不滿情緒似乎無法掩蓋。位於柏林的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的斯特潘(Matthias Stepan)表示,過去25年裡,黨和國家領導人10年換屆的制度已經歷了考驗。「對個人崇拜的憤怒抑或擔心首先來自對毛澤東時代的回憶,尤其是他領導的群眾運動導致了數以百萬人喪生。」

外國企業也在擔心。位於倫敦的咨詢公司TS Lombard的中國問題專家馮比(Jonathan Fenby)說,「危險在於封閉制度、一人統治以及他的情緒。一旦意見分歧,就會同顛覆政權等同起來,而對領袖的效忠成了高官階梯上最重要的衡量尺度。」

風險超出中國的范圍,將對世界也產生影響。美國加州大學中國問題專家希克(Susan Shirk)在一篇寫給《民主日報》雜志(Journal of Democracy)的文章中指出,習近平身邊聚集了奉承之能士。

她認為,當今世界,川普總統領導下的美國信譽和影響力都在全面下降,沒有什麼能夠阻擋習近平。不過,中國國家主席正在爭取全球的領導地位,同時從意識形態和貿易兩方面挑戰民主的市場經濟,在希克眼裡卻太過迅猛,可能引起一場新的「冷戰」。她認為,一旦在東海、南海或者台灣出現緊急危機,而大陸做出肆意和不明智的決定的情況下,升級成戰爭的可能性不是不存在。

香港中國事務評論人林和立教授對德新社說,「在外交領域,中國今天的聲調已趨向咄咄逼人,而今後為擴大中國的勢力范圍還會更加如此。」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Andreas Landwehr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