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不是monster

余杰 旅美華裔作家

美國《外交評論》雜誌將中國和習近平形容為「monster」(惡魔),這是有史以來最嚴重的「辱華」術語。

這個形容詞呼應著1月30日美國總統川普在國會發表的國情咨文演講中唯一提及中國的地方:「在世界各地,我們面臨流氓政權、恐怖組織和中國與俄羅斯這樣的對手,它們挑戰我們的利益、我們的經濟和我們的價值觀。面對這些危險,我們知道,虛弱注定會引向衝突,無與倫比的力量是我們最保險的防禦。」西方似乎正在「睡獅夢醒」,這一覺睡了30年,在對中國極權模式向全球擴張保持太久的沉默之後,終於「在沉默中爆發」了。

在中國,受到中共修憲、取消國家主席兩屆10年任期的限制之刺激,很多自以為「坐穩了奴隸」的中國人似乎也醒了過來。一夜之間,百度上關於「移民」的搜索增長了10倍,人們用「袁二」(袁世凱第二)憤怒而隱晦諷刺「今上」。也有改革派公共知識份子發起上書,反對此種「開歷史倒車」的行徑。

然而,正如旅居德國的評論人長平所說,習近平並沒有「倒車」,「習近平一直在往前瘋狂飆車。如果他真的能夠倒車,把歷史的大卡車開回到1949年以前,那就真的是英明領袖了」。長平認為,習近平並非橫空出世的政治怪胎,他是在毛澤東時代成長起來,在鄧小平時代經受歷練的中共官員。知青、紅二代、從基層幹起、血腥權鬥,這些都是典型的中共幹部特色。

與江胡是一丘之貉

換言之,習近平不是「例外」,而是「典範」,他是中共極權體制的產物,同時也大力推動此一體制的升級換代。如果認為在中共黨史上只有毛澤東、習近平是monster,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都是「正常人」,那是對中共的本質太過無知。習近平並不比江澤民、胡錦濤更壞或更好,他們是一丘之貉,其分別僅僅在於演技的優與劣、野心的大與小、殺人的多與少而已。

比起無望地阻止習近平「稱帝」,有更多事情值得關心。2月18日,江蘇常州金壇49歲的律師吳建生,被發現身中30多刀死在家中。當地公安對現場進行勘察,認定死者為自殺。然而,即便是剖腹自殺的日本武士也不會如此「壯烈」,誰能自己砍自己30多刀呢?2月26日,同樣只有49歲的人權律師李柏光在南京解放軍八一醫院突然「被肝病死」,他的離世留下了妻子與年僅8歲的兒子,也引發人們對其死因的追問。此前他從未有過肝病歷史,兩個星期前還赴美出席總統早餐禱告會,與友人熱烈地交談。用卑劣且慘烈的方式殺害異議人士,成了中國的「新常態」。

將習近平描述成monster,是一種智力上的欠缺和道德上的懶惰。習近平不是獨一無二的monster,他是漢娜 ● 鄂蘭所謂的「平庸之惡」的代表,十有八九的中共官僚都是「習近平」。不過,雖然習近平不是monster,中國卻已加速邁進「殺人如此不聞聲」的黑暗地獄。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