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安拘捕RFA多名记者的新疆亲属

资料图片:全副武装的武警在喀什市巡逻。(AFP)
资料图片:全副武装的武警在喀什市巡逻。(AFP)

中国公安部门近来在新疆逮捕了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维语部工作的多名记者在新疆的家人和亲属,显然是旨在威吓或惩罚这些记者有关新疆的报道。

美国的《华盛顿邮报》日前报道,家人或亲属被监禁或被消失的自由亚洲电台维语部记者包括,雪珂莱提-霍舒尔(Shohret Hoshur), 古丽恰克热-霍迦 (Gulchehra Hoja), 买买提江-居码(Mamatjan Juma),以及库尔班-尼雅兹 (Kurban Niyaz)。另一名其家人和亲属被中国当局监禁的维语部成员是埃塞特-苏莱曼 (Eset Suleyman).

买买提江-居玛(Mamatjan Juma)透露,他的兄弟阿合买提江-居玛和阿卜杜卡德尔-居玛于2017年5月被中国当局逮捕。目前,阿合买提江的下落不明,而阿卜杜卡德尔已被关押在乌鲁木齐的一家监狱里。自由亚洲电台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居玛的家属对阿卜杜卡德尔的处境极为担忧,因为他被关押在一家条件很不人道的监狱里。

买买提江-居玛在接受本台中文部采访时表示:

“我们家里最近发生了一些悲剧,比如我父亲于去年10月去世。但是,我的两个兄弟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件事儿。”

雪珂莱提-霍舒尔的三个兄弟都于2014年在新疆被当局监禁。在美国政府表示抗议后,他的两名兄弟于2015年底被释放。但另外一名兄弟在2015年被当局以危害国家安全罪判处5年徒刑,如今仍被监禁。

霍舒尔说,他的两名已经获释的兄弟去年9月份再度被当局拘捕,并被关押在霍尔果斯市一家被称为“慈爱学校”的政治再教育中心。霍舒尔透露,一位消息人士告诉他,目前有三千人关押在该中心。他还透露,中国公安当局联系他的家人,要求他们转告他本人,停止往新疆打电话以及报道新疆发生的事件。

自由亚洲电台维语部记者古丽恰克热-霍迦上周在网上发布的一则声明中表示,她43岁的兄弟恺撒-柯玉穆(Kaisar Keyum)去年10月被公安当局带走,迄今为止无人知道他的下落。公安人员当时对霍迦女士的母亲说,他的兄弟被抓,原因是古丽恰克热在自由亚洲电台工作。

从自今年1月起,古丽恰克热还与70多岁高龄的父母失去了联系。她说,父亲目前半身不遂,她的母亲最近又做了手术,身体很微弱,需要不断有人照看。她表示,需要知道父母目前在哪里,需要能够跟他们通电话。她的父母没有任何犯罪行为!

古丽恰克热的一位朋友最近向她透露,由于她对新疆事件的报道,她在新疆的近20名亲属目前已被当局逮捕。有报道说,她几年前与一些亲属在微信上的联系,可能导致多名亲属被中国当局抓捕。

古丽恰克热-霍迦女士在接受本台中文部记者采访时表示:

“去年9月28日我弟弟被公安逮捕,当时我妈妈问公安人员,为什么要抓他,公安人员的回答是,因为你女儿在自由亚洲电台工作。最近我又接到电话,说我大概有20名亲属被抓,其中有我许多表兄妹,我的父亲、弟弟和姨妈也都被抓走。”

自由亚洲电台维语部播音员库尔班-尼雅兹的弟弟哈桑江(Hasanjan)去年5月被当局逮捕,随后被当局以“怀有民族仇恨”为罪名判处6年徒刑。

《华盛顿邮报》的报道说,目前只有少数独立媒体仍在报道中国当局在新疆的打压,其中之一就是自由亚洲电台的维语部。

自由亚洲电台公共事务部主任罗西特-马赫江(Rohit Mahajan)表示,对本台这些记者在新疆的家人和亲属,特别是那些目前正需要医疗护理人的处境非常担忧。自由亚洲电台也尤其关注中国当局试图通过监禁拘押记者的家人亲属来打压和威吓独立媒体,以及限制自由亚洲电台向封闭地区传播自由信息的使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最近的一个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欢迎外国记者对中国进行客观公正的报道。对此,自由亚洲电台维语部的古丽恰克热-霍迦女士表示,果真如此,她本人会第一个报名前往。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不久钱发布的有关调查报告说,近几个月来,成千上万名穆斯林维吾尔人被中国当局监禁在所谓的“政治再教育中心”。中国当局说,他们是为了打击恐怖和分离主义分子。但实际上,任何表达宗教和文化认同的维吾尔人都是中国当局的打击目标。

(记者:希望;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